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0-14 20:18:20作者:林墨

林墨沐晴羽是什么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林墨沐晴羽小说名为都市之奇门玄医,由林墨倾心创作的一本小说。这里提供完整版都市之奇门玄医无弹窗在线免费阅读。内容简介:小小中医下山寻婚,一着不慎堕入花都,从此以后便开启开挂人生,清纯校花,性感御姐,冷艳警花,妩媚打女纷至沓来且看林墨如何龙潜花都,一手针法救世人,一手符箓渡恶鬼外加一个小福利,不慎开启黄金瞳...

《都市之奇门玄医》主角林墨沐晴羽小说-林墨沐晴羽无广告免费阅读 免费试读

015:行医资格证

  第十五章:行医资格证

  呦,我看到送钱的好像来了。林墨笑嘻嘻的说道。

  听到送钱的来了,王杰腾的一下从椅子上坐了起来,向着门外看去,就看到宋康明正大步流星的向同济堂走来。

  他怎么来了。看到宋康明,王杰不禁低声嘀咕道。

  作为卫生局的工作人员,王杰自然是人是宋康明这个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的,但是最主要的是宋康明的另外一个身份,卫生局局长宋元的父亲,所以王杰对他一向都是极为忌惮的。

  看到宋康明,老周也是一头的雾水,自己刚才明明没有打电话,更没有给宋康明打电话啊,他怎么来了?

  这个时候,老周忽然想起,刚才外面病人骚动的时候曾经上了一趟厕所,难道是那个时候他给宋康明打的电话?

  宋康明是卫生局局长宋元老爷子的消息他自然是知道的,而且上一次去医院救人宋康明对林墨就表现的极为尊敬,看来这次是有好戏看了。

  想到这里,老周也放下心来,站在柜台前打算看这出好戏。

  宋,宋老爷子,您怎么来了?看到宋康明,王杰的声音都开始变得不正常了。

  宋康明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呦,王主任啊,你挺清闲啊。

  我,我也是听到群众举报,说同济堂有人无证行医,前来查证的。宋康明一边说着一边示意身后的几个小混混赶紧滚出去。

  宋康明毕竟是老江湖,一眼就看到了他身后几个流里流气的小混混,冷笑道:群众举报,我看王主任玩的一手好无间道啊。

  被宋康明这么一说,王杰也是老脸一红,毕恭毕敬的站着不敢说话。

  我今天来的目的和王主任正好相反,我听说小林大夫前几天在卫生局申请的行医资格证一直没有时间去拿,路上正好经过卫生局,就顺便去帮他捎了过来。

  宋康明说着将那黑色的匣子摆在林墨的看诊桌上,打开匣子,里面是一张大红烫金的行医资格证,而且日期确实是几天前的。

  怎么,王主任不会是还怀疑这张证书的真假吧?宋康明冷着脸说道。

  不敢不敢,既然宋老爷子亲自把证书送来,那这件事自然是了了,不过还请宋老爷子一定在宋局长面前替我多多美言几句。临走时,王杰也不忘不要脸的讨个脸熟。

  哼,会的,我一定会在你们宋局长面前将王主任的所作所为悉数传达。宋康明冷哼道。

  王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低声道了一声告退,就带着几个手下灰溜溜的离开了同济堂。

  妈的,这就是你们打听的底细,你们知道那宋老爷子是谁嘛,可是卫生局局长他亲爹,你们这次让我把他给得罪了,以后我在卫生局的日子能好过。

  刘国栋的诊所内,王杰怒气冲冲的大声骂道。

  王哥,消消气,我们我们也不知道这个林墨有这么硬的后台啊,这次就当我们吃了个哑巴亏。这样,今天晚上塞纳尔西餐厅,咱们吃法国大餐去,我给您压压惊。陈飞在一旁劝道。

  好了,就当我他妈倒霉,今天晚上六点的时候来卫生局接我,我车没油了。王杰说完一把推开众人,向着自己的车子走去。

  不过他还是一脑子的黑人问号,这个林墨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能让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亲自给他取行医资格证!?

  妈的,没捞到钱还要赔出去几千,这王杰真他妈抠门,连个油钱都不舍得花。陈飞恶狠狠的骂道。

  同济堂内,接到行医资格证的林墨自然又开始看诊,不过宋康明却在一旁笑道:小林医生,可别忘了咱们之间的约定。

  林墨笑道:宋院长放心好了,为这些病人看完诊,我自当倾囊相授。

  那就好。宋康明听到林墨这么说,笑得双眼都眯成了一条缝。

  宋康明在滨海市属于权威专家级别的人物,看到他都来给林墨排忧解难,这就更加让众人坚定了在同济堂看病的信心。

  下午三点钟,这一批病人才算彻底看诊完毕。林墨喝了口水清了清嗓子,然后将宋院长请到了内堂。老周倒是对林墨倾囊相授什么的不感兴趣,此刻,他正自得自乐的在外面计算着刚才的营业额。

  上次见到小林医生施针,实在是极为震撼,因此老头子我回家翻阅了大量中医典籍,都没有找到相似的施针方法。不过皇天不负有心人,我倒是在一本野史之中看到过记载,不过也都是一笔带过而已。

  宋康明作为中医的骨灰粉,自是对林墨的针法念念不忘,可又不好开口询问,所以正好趁这次林墨打电话请他帮忙,他顺带着提了个要求,请求林墨透露他使用针法的相关信息。

  林墨此次下山看到西医大行其道,中医凋零无所依,所以早就有了想要振兴中医的想法,但是却没有门路,这次宋康明打电话提要求正好中了他的下怀,所以他倒也不吝啬自己的针法。

  如果此套针法能够广度世人,倒也算他功德一件了。

  哦,宋院长倒是说说我这套针法叫什么?林墨一时也来了兴趣,毕竟这套针法是他门内秘术,外界绝不可能知道。

  五行针法,对不对?

  哦,野史确实宏大,看来是哪位祖师爷在行针的时候曾经提起过这套针法的名字,不然的话外人是绝对不会知道的。

  林墨笑着点了点头,看来这位祖师爷也想将这套针法传于世人,广度众生,只是不知为何,现在之人皆不知五行针法。

  呵呵,小林医生不用担心,这野史只是提了一下名字,针法的具体内容根本没有做任何的介绍。宋院长笑道。

  毕竟像林墨这种可以治病救人的针法,都能拿去申请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或者国家专利了。

  林墨也笑着说道:非也,恐怕就算这本书记录详尽,非医道天才也不会知其皮毛。

  哦,此套针法当真如此?宋康明有些不太相信,以为林墨夸张了它的难度。

  对,祖师爷创这套针法之时是为天下中医所创,最后之所以独剩我一门掌握,不是我一门将秘籍悉数藏尽,而是世人无法悟透,只得放弃。

  五行针法是指在人体的方位,从上面看把方位放在人体上来说就应该是上为心属火,下为肾属水,左为肝属木,右为肺属金,中央为脾属土。五脏生理功能,南方生热,热生火,火生苦,苦生心,心生血,血生脾,心主舌林墨说着将自己的针包拿了出来。

  五行针法用针亦为不同,这些银针都是特别打制的,宋院长可出手在我身上做实验,按照我的方法看看能不能达到理想的效果。林墨说着将手伸了出去。

  宋康明也没有拒绝,拿起银针就扎进了林墨的曲泽穴之中,但是轻弹针尾之后,并未出现暗红色的脉络。

  五行针法非一朝一夕所能炼成,我在下山之前,无时无刻不在研习这套针法,但是就算现在我也只能说自己研习内容不过十分之一。林墨摇着头说道。

  宋康明也笑道: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果然不是我们这些后人能够轻易染指的,但是滨海能够有小林医生,已经算是滨海人民的万幸了。

  林墨笑着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敢当。

  宋康明此次前来自是了解到了五行针法的强大之处,只是自己想要学习亦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就决心今后一定要将五行针法的传人维护好,他刚才并没有夸张,只要林墨在,滨海人民就再也不用遭受医疗上的折磨了。

  想到这里,宋康明就道别了林墨,离开了同济堂。

  傍晚时分,林墨在看完最后几个病人之后,按照自己行医的规矩,酉时之后就不再给人看病,于是就将同济堂打烊,他正好也该去接周苗苗下课了。

  林墨拿上小电驴的钥匙就出了门,骑着小电驴,哼着小曲,看着刚刚放学的小学生在路边排队等红绿灯,洒水车唱着欢快的歌儿完成今天的最后一次洒水任务,夕阳下,一对爷爷奶奶相互搀扶着遛弯。

  林墨忽然觉得,这种生活也确实不错

  骑着小电驴穿过马路,进入大学路,滨海中医大学有三个大门,其中西门是设在一条小街上的,今天周苗苗给他打电话让他去西门接她。

  西门的这条小街与平常的小街却不同,平常在大学校门口的小街那是清一色的小吃一条街,到了傍晚,各种小车小摊都纷纷出动,简直能将整条街赌的水泄不通。

  但是这条小街却是古董一条街,刚入街口的时候,有几个摆地摊的古董摊子,再往里走,就是有规模的古董店了,而且越往里走,越靠近大学校门口,古董店的规模越大。

  里面的古董从字画,玉器到青铜器不一而足,年代从夏商周到民国近代也是应有尽有,尤其一到傍晚,整个古董一条街都活络了起来,煞是热闹。

  林墨骑着小电驴小心翼翼的在里面穿行着,毕竟古董这玩意都是无价的,万一给人碰坏了,就算是个近代仿的赝品,摊主也能讹你一个天价出来,刚下山到滨海城的时候林墨就被碰过瓷,多少留下了些心理阴影,因此走起路来自是小心谨慎。

  忽然,一处叫宝古斋的古董店却是围了一大群人,还听有人喊救命。

  听到这里,林墨马上骑车上去,停了车子之后,拨开人群走到宝古斋中堂,就看到一个老头正躺在中堂之内,泛着白眼,而且口中不停的往外冒着白沫,看那症状,大有癫痫发作之疑。

016:掐丝珐琅彩菩萨像

  第十六章:掐丝珐琅彩菩萨像

  让一下,我是医生。林墨一边说着一边拨开众人。

  他看了那老头一眼就知道是癫痫无疑,于是就从随身携带的针包之中抽出五枚银针,按照老头的穴位以此扎了下去。

  癫痫只是普通的病症,根本用不到五行针法,所以林墨只是将五根银针在老头穴位之中轻捻,不多时,那老头就恢复了过来。

  老头恢复之后,一股功德之力顿时又汇入了识海之中。忽然,林墨只听得识海之中传来一阵阵爆炸的声音,好像是要沸腾了一样,而眼前也是一阵白光,逼的他只好紧紧的闭上雅静,但是那声音很快就消失了。

  等林墨再睁开眼睛,他忽然发现周围的世界好像清晰了不少,此刻的他就如同戴了一副放大镜一样,周围一些细微的东西都看的清清楚楚,而且周围人的小声嘀咕的声音,他也听得清清楚楚的。

  难道是识海升级了,想到这里,林墨顿时一阵激动。因为《太古玄医经》里面有所记载,只要通过不停的炼体和汇聚功德之力,识海就会升级,而整个人的状态也会提升,此刻的他,应该已经达到了武者境人级的中期。

  想到这里,林墨就觉得一阵欣喜,没想到自己进步竟然如此之快。

  抬眼向前望去,他就看到那些古董全都闪烁着一丝星光,犹如漫天的银河一般,闪的他有些眼疼。

  他下意识的用手遮住了眼睛,往别处看去的时候,那些古董的光芒竟然是黯淡了不少,此刻,在林墨的眼中,这些古董全都闪烁着光芒,只是有的比较强烈,而有的比较暗淡,这是为何?

  林墨这样想着,又朝老板摆在外面货架上的一些工艺品看了一眼,那些工艺品一看就是近十几年才用机器制造出来的,所以老板才敢将它们放在外面来冲门面。

  而当林墨看向那些现代的工艺品之时,他发现那些工艺品别说光芒黯淡了,就连一点光芒都没有。这是什么原因,林墨一边观察着周围的古董,脑子一边飞速的旋转着。

  难道是林墨忽然之间恍然大悟,他一下子明白了过来,那些越靠近里面货架上面的古董年份越久远,也就越珍贵,所以光芒也就越亮,而越靠近门口的货架之上的古董年代越近,也就越不值钱,所以光芒才会比较暗淡。

  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识海升级竟然还能带来这种意想不到的福利,林墨不禁一阵啧啧称奇,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随便在路边摊上溜达一圈下来,岂不是就成了富贵于我如浮云了,捡漏淘宝简直无所不能啊。

  但是等到林墨再次抬眼看向那些古董的时候,他就忽然感觉脑袋一阵眩晕,吓得他连忙慢慢蹲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他才恢复了过来,再次看向那些古董的时候,发现那些古董的光芒全都黯淡了不少。

  看来这个能力还是有限制的,不能一时使用太多,要不然身体会吃不消的。

  骗子,你这个大骗子,还我钱,快还我的钱。

  没想到这老头一醒过来,口中就骂了起来,连句感谢的话都没来的及对林墨说就起身扑到了柜台上,指着一个中年男子大声喊道:你这个骗子,快还我的钱。

  林墨瞥了那男人一眼,发现那男人五十多岁,身体有些发福,一副圆框的眼睛挂在鼻子上有些滑稽,身上穿着一套长衫,颇有一种晚清民国的穿衣风范,他这造型就差一顶瓜皮帽,就可以直接去清宫剧里面客串掌柜的了。

  哎,你这老头,这里写的什么,看见了嘛,古玩出手,概不退还。古玩行的规矩都不懂,还来玩什么古董啊。老板丝毫不理会老头的折腾,摆手让他赶紧滚。

  在周围人的小声议论之中,林墨才了解到,原来这老头的女儿重病住院,女婿得知之后直接跑路,而老头也付不起女儿的医疗费用,于是就想到了这里的古董一条街,心想来这儿赌一把。

  于是他就心一横,拿着家里仅剩的一些积蓄,来到这宝古斋选品,最终选了一尊青花瓷观音,在这买的时候,这老板告诉他这瓷观音是明代万历年间的,绝对的正品行货,不过因为是一个土夫子出给他的鬼货,所以基本上没人敢碰,他就便宜出手卖给老头。

  所谓鬼货,这是古玩行的一句行话,意思就是从墓地里或者地底下挖出来的古董,这些古董一般阴煞之气比较重,摆在家里容易出事,所以行内的人和收藏家都不太愿意碰这些东西,价格也就相应的比较便宜

  当时老头急糊涂了,就信了,二话不说掏出三万块钱就买了下来,想要到别的地方卖个高价,好给女儿看病。

  谁知道到另一家店的时候,那家掌柜的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个赝品,而且还是二十一世纪的高仿品,完全没有任何收藏价值,摆在家里当个摆设还不错,但要真正出手的话,绝对超不过三百块钱。

  三万块钱进的东西就值三百块,当时就给老头气疯了,拿着这尊瓷观音就找了回来,谁知人家老板不买账,说卖出去的东西概不退还,所以才有了这一幕。

  林墨听到这里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古玩行的水就是深,稍不小心就会弄个倾家荡产,不过这老板也真是缺德,别人用来救命的钱也敢拿,真不怕这钱到时候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

  我说老板,你就把钱退给这位老爷子吧,人家用来救命的钱,你揣在自己兜里也不舒服不是。

  林墨的话音刚一落地,周围的人就开始跟着应和了起来。

  是啊老板,这黑心钱可不能赚啊。

  你都开这么大个古董行了,还在乎那点小钱不成。

  快退给人家老爷子吧。

  怎么,今天都想搁这跟我闹是吧,你们也不去打听打听,古玩街钱爷我是干什么的。钱爷我在这条街上混了三十多年了,多少钱卖出去的东西,还想我多少钱再收回来,从来没有的事。我今儿还告诉你们,钱爷不是那缺钱的人,但是钱爷我不能坏了规矩。

  此人名叫钱三多,祖上就是干土夫子的,不过到他这一代,国家早就严厉打击盗墓了,再加上他身体不好,所以根本没下过墓。就凭着自己的眼力见,在这古董一条街混出了点名堂,开了这家宝古斋。

  周围的人听他这一番话说的义正言辞,不禁呵呵一笑,心想这钱三多也真是个守财奴,不管多黑的钱都敢收。

  老爷子,就当交了个学费吧,古玩这一行啊,不好进。周围开始有人劝老头收手。

  而老头也可能是觉得没戏,闹不好还得把自己的小命给搭进去,于是就叹了口气,说道:人心不古啊,人心不古了。

  林墨虽然同情这老头,但是却也帮不上他什么忙,毕竟自己身上的钱加起来也不过一百多块,要是再硬塞给老头不是给人添堵嘛。

  但是正当那老头捧着那瓷观音往外走的时候,林墨看到那瓷观音忽然亮了起来,看到这里他不禁一阵疑惑,心想这瓷观音不是个现代的工艺品嘛,怎么还会发亮呢,毕竟这可是别家掌柜的过过眼的啊。

  但是他仔细一看,发现那亮光并不在瓷观音上,而是源自瓷观音的内部,而且这亮光丝毫不比宝古斋的镇店之宝青铜器差,更何况这东西的亮光是藏于瓷观音内部,如果直接放射出来,恐怕比那青铜器更甚之了。

  林墨就知道这瓷观音肯定有猫腻,于是就上前一步拦住了老头:老爷子请留步。

  那老头抬头看了林墨一眼,虽然刚才自己的神智有些不清,但是他还是勉强记得应该是面前这个小伙子救了自己,因此面色和善了不少,他看林墨一直盯着自己手里的瓷观音,于是就说道:怎么,小伙子你对它有兴趣?既然这样,那我就送与你吧。

  老头说着将那瓷观音放到林墨怀里,林墨连连摇头说:老爷子,我还是买下来吧,你看我这里有一百块钱,能卖给我吗?

  林墨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毛爷爷,放到了老头的面前。

  老头看着那张毛爷爷,不禁苦笑了一声,自己忙活了一场,赔了三万块钱,到最后就只赚了一百块钱,这可真是苍天闭眼,造化弄人啊。

  林墨买下这尊瓷观音并不是贪图里面的古董,而是为了确定好这尊瓷观音的归属关系,免得待会亮出宝贝的时候,这家店的店老板再使什么坏心眼。

  林墨看老头接过毛爷爷马上就要离开,就上前拉了他一把说道:老爷子您等一下。

  老头以为林墨有什么话要交代给他,于是就站在原地等着林墨说话,谁知林墨并没有讲话,而是举起手中的瓷观音,用力的砸向了地面。

  只听砰地一声,瓷观音撞在水泥地上顿时四分五裂,碎片溅了宝古斋一地。

  小伙子,你这又是何必呢,花钱听个响老头话还没说完就愣住了,随即不禁长大了嘴巴。

  而与此同时,宝古斋内的其他人连同钱三多,也都不禁大吃了一惊。

  那瓷观音确实被摔了个稀巴烂,但是瓷观音内竟然是一尊掐丝珐琅彩观音像,也就是我们俗称的景泰蓝。

  林墨在众人吃惊的目光之中,弯下腰将那掐丝珐琅彩菩萨像从地上捡了起来,刚才摔瓷观音的时候他就有分寸,所以这一座掐丝珐琅彩菩萨像并没有遭到任何损伤。

  一时之间,整个宝古斋都轰动了起来,每个收藏玩家全都拿着手机或者相机对着那尊菩萨像一顿咔嚓咔嚓,毕竟这种程度的掐丝珐琅彩菩萨像太难得一见了。

都市之奇门玄医

都市之奇门玄医

作者:林墨状态:已完结

林墨沐晴羽是什么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林墨沐晴羽小说名为都市之奇门玄医,由林墨倾心创作的一本小说。这里提供完整版都市之奇门玄医无弹窗在线免费阅读。内容简介:小小中医下山寻婚,一着不慎堕入花都,从此以后便开启开挂人生,清纯校花,性感御姐,冷艳警花,妩媚打女纷至沓来且看林墨如何龙潜花都,一手针法救世人,一手符箓渡恶鬼外加一个小福利,不慎开启黄金瞳...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