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1-06 13:37:43作者:饭团

想找二婚娇妻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二婚娇妻在线免费全本,作者饭团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冷依依是摸准了秦朗回来的时间故意站在雨里等他的,原本她幻想得剧本是她跟秦朗久别重逢,然后一不小心擦枪走火,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她在雨里站了半小时,就这么被一个病怏怏的女人给毁了?冷依依心里满腔怒火,想要抬脚跟进去,但最终还是忍住了,转身上了车。老陈,那个女人是

推荐指数:10分

《二婚娇妻》在线阅读

《二婚娇妻》二婚娇妻无弹窗阅读-二婚娇妻在线免费全本 免费试读

想找二婚娇妻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二婚娇妻在线免费全本,作者饭团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小说精彩章节预览:

第6章 抱大腿

冷依依是摸准了秦朗回来的时间故意站在雨里等他的,原本她幻想得剧本是她跟秦朗久别重逢,然后一不小心擦枪走火,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

她在雨里站了半小时,就这么被一个病怏怏的女人给毁了?冷依依心里满腔怒火,想要抬脚跟进去,但最终还是忍住了,转身上了车。

老陈,那个女人是谁啊,秦朗是怎么认识她的?

这,我也不清楚。

我看着有点面熟

老陈没有再答话,冷依依拿毛巾擦了擦头发上的水,最终烦躁的将毛巾丢在一边,然后拿出手机在微信对话框利索的敲了一行小字上去:丽景别墅有一个受伤的女人,我要以最快得速度知道她是谁。

别墅内,秦朗将楚芸抱着上了二楼客房,想要把她放在床上,可是楚芸似乎是做了噩梦死死的抱着他的脖子不放。

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忍住没有直接将这个难缠得女人给甩出去。

看着紧皱着眉头,蜷缩在床上的楚芸,秦朗一双好看的剑眉微蹙,心中的情绪很是复杂。

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如此的同情一个愚蠢的家庭主妇,甚至还为她心有波澜,这样的情绪,让他抓狂。

楚芸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她额头上的纱布被重新包扎过,烧也退了,虽然还能清楚的感觉出来身体的虚弱,但意识已经清醒了过来。

她坐在床上环视四周,这里的环境,好陌生。

恍惚间,她看到一个好看的人影走了进来,听到对方说话才从一片神游中回过神来。

醒了?正好把粥喝了。秦朗有磁性的声音闯入耳朵,楚芸下意识的打了寒战。

谢谢你救了我,不过,我这是在哪里?楚芸怔了怔随即将秦朗递过来的粥接了过来,没顾上喝,便有些紧张的问道。

我家。秦朗面无表情的随口答道。

哦,等等,你家?丽景别墅?楚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张苍白的脸上,满是惊恐。

是的,所以你不用着急,我们都在一个别墅区,你喝完了粥散着步就可以回去了。秦朗在一旁的椅子上悠然坐下来,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楚芸的惊诧一般。

你开什么玩笑!我现在不能呆在这里,要是被方兰和陈康知道了,还指不定给我什么帽子呢!楚芸也顾不上自己才刚恢复了一点元气,急急地起身,一下子便从床上下来,将手里的粥碗也放在了桌子上。

一系列的动作迅速完成之后,楚芸已经急乎乎的要往外走了。

秦朗看着她,一张俊逸如同雕刻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屑。

怎么,心里还惦记着他们的看法?秦朗的声音不温不火,却是恰到好处的让匆忙要出门的楚芸停下了脚步。

我不是惦记,现在我还没离婚,万一他们给我扣帽子,我离婚的时候就更什么都没有了,那我还怎么给我女儿报仇?楚芸转身有些不解的看着秦朗,她以为这些他都是很清楚的。

呵,我觉得,你想太多了,你觉得,我能看上你?

额楚芸被他一眼惊醒,瞬间觉得脸上有些发烫。

想是她一时着急想多了,以秦朗的身份和地位,即便是她半夜出现在他的家里,也不会有人相信他们之间有什么的。

坐下来,安心把粥喝了,然后再回去,不过,在那之前,我希望你能明白,如果你在那个家里只有被人欺负的份儿,那么我很怀疑,你是否能完成我们之间的交易。秦朗看着楚芸,脸上的表情稍显复杂。

楚芸看着他的时候,心里不由咯噔一下,漏跳了半拍。

秦朗,这是开始不信任她了吗?可是如果没有了他的支持,她便更加什么都没有了

我又能怎么样,她们一个孕妇,一个是老人,陈康也是个软柿子根本不会向着我,我在那个家里只有受气的份儿,哎楚芸心里纠结的想着,突然间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秦朗被她哭的烦了,索性直接站起身来。

是吗?那好,我们的交易就此作罢,你回家去等着他们帮你抽筋剥皮好了,你女儿的仇也别报了,他们都是弱势群体,你不能伤害她们,你得给她们甘心做牛做马才对。秦朗的话里满是嘲讽,说完便直接朝着门口走去。

楚芸见秦朗真的要走,立刻想起什么来似的,伸手抱住了他的大腿。

秦朗被她突然间这么一抱,差点摔倒,还好他平衡性够强,勉强站住了。

你不要走,我一定会帮你拿到你想要的东西的,你不要走,你走了我就什么都没有了楚芸紧紧地抱着秦朗的大腿,丰满胸部不住的磨蹭着,让秦朗心中不由蹦出一丝悸动。

这个无知的女人,生了个孩子,唯一的好处就是身材变好了。

他在心里嫌恶得想着

但是这无名之火,很快便被他给压了下去。

松开!

我不!

松开,不然我们的交易就取消!

你本不就是要取消嘛,你不答应帮我,我就不放手!楚芸执拗抱着秦朗的大腿,生怕自己一松手就失去了所有。

他是她手里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死都不能放。

秦朗幽深的眸子微凝,看着此刻抬眼含着泪看着自己的楚芸,心情很复杂。

好,我答应你,不过,你要是还这么让人失望,那就不要怪我了。秦朗将自己的腿挣脱出来,冷冷的撂下这么一句,便转身离开了。

楚芸坐在地板上,感觉心里好似终于松了一口气。

但是内心深处的恐惧,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秦朗再度端着一碗粥出现在门口。

把粥喝了,然后回去继续完成任务,记住这个世界上没有天生的坏人,你要做的,不过是以牙还牙而已,所以不要一直当软柿子任人欺负,你也希望早点为你的女儿报仇,不是吗?秦朗意味深长的说着,将粥放在了地上。

楚芸将碗端起起来,一口气喝了下去。

第7章 你还有脸要补偿!

秦朗给的粥,真难喝,但此刻的楚芸已经顾不上挑剔,她的伤才刚好,需要吃东西补充能量。

楚芸回到家的时候是凌晨一点钟。

陈康刚刚将方兰从医院接回来。

楚芸是看着他们进门,才回来的。

她进门的时候,方兰正被陈康扶着在沙发上坐下来,看样子似乎没什么大碍,就是右手的胳膊上打了石膏。

这个时候张婷早就睡了,她是个孕妇,自然不会熬夜等着他们回来,方兰虽然清楚这道理,但脑子里的封建思想根深蒂固,心里还是有点不爽。

正好这个时候楚芸回来了,让她找到个出气筒。

你这个丧门星,弄成这样,是存心想吓死我是吗?楚芸穿的还是之前一身湿漉漉的衣服,头发也散乱着,乍一看去如鬼魅一般。

妈,你没事吧,医生怎么说?楚芸压着心里的火气,假装没听到方兰得责骂,紧张的凑了过去。

死不了,你不要假好心关心我,弄的这么狼狈是干什么,变着法儿说我欺负你是怎么的?方兰见楚芸一副被淋得要死不活的样子,顿时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妈,楚芸也是关心你,你刚从医院回来也累了,不如先上去休息?陈康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主动上前去跟方兰说道。

她的脸色惨白,身上又都湿透了,再加上那楚楚可怜得眼神,任哪个男人看了都心疼,更可况是曾经还有感情的陈康。

方兰骂骂咧咧的上楼去,陈康在一旁扶着她,走的时候还下意识的回头看了楚芸一眼。

此时此刻,楚芸觉得自己好像是眼花了,她竟然在陈康的眼睛里看出了担忧。

想想还多亏了刚才出门的时候,秦朗那个冷血神经病毫无征兆的浇到她身上的一盆水。

客厅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寒意渐近,她打算上楼去洗个澡,赶紧暖和一下。

秦朗的办法虽然管用,但若是她再病倒了,那手里的最后一根稻草估计也要弃她而去了!

想着,楚芸便幽魂一样的上了楼,却不想因为胡思乱想直接走到了她和陈康以前的卧室。

发现的时候,她的手已经放在门把上了,楚芸触电般的收回了手刚要转身,门却一下子被打开,陈康从里面走了出来。

楚芸,你在这里做什么?陈康刚刚进去房间看过张婷,这一出门见到楚芸在门口,下意识的有些反感。

但是此话一出,陈康有些后悔了,毕竟眼前的楚芸浑身湿透,脸色惨白,她这么可怜,哪里会伤害别人!

对不起,我习惯了所以走错了路,我去睡客房。楚芸看出来陈康眼底的尴尬与垂怜,于是故意晃荡着眼泪,快速的转身朝着客房走去。

她们这栋房子,是三层得别墅,最近的一间客房其实是在主卧的对面,但是想到秦朗交代的事情,她还是决定选那间离着书房比较近的住。

正好,她也十分不乐意看着自己的老公和怀了孕的小三儿在眼前晃悠。

楚芸走到客房,刚要转身关门,陈康伸手撑住了门板。

小芸,我有话跟你说。

楚芸刚才在往客房走的时候,其实听到后面有脚步声,知道陈康在跟着,只是在想他要做什么。

此刻,看着陈康一脸纠结的样子,楚芸稍微迟疑了一下,还是让他进了门。

客房的空间不大,但也还是有休息用的小沙发,两人在沙发边儿坐了下来。

小芸,这些天发生了很多事情,我都没来得及跟你好好谈一谈,今天正好有空,我们把话说清楚吧。陈康刚坐下,便先行一步开口说道。

说话的时候,他复杂的眼神在楚芸的脸上扫过,最终没有停留。

你想说什么,让我痛快点,赶紧跟你离婚,好让你娶了住在我的卧室里的小三儿?楚芸冷笑,心里的火气在不住的往上窜。

小芸,你先不要激动,我是不想跟你离婚的,但张婷毕竟怀了我得儿子,我不能辜负她,再说了妈也不会答应陈家的儿子流落在外的,所以你先忍忍,我会想办法给你补偿的,毕竟我是爱你的。陈康纠结了一下还是伸手过来抓住了楚芸的手,看上去深情款款的说道。

只是楚芸早就对他死心了,下意识的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

女儿的死让她看清楚了眼前这个看上去很爱她的男人,实际上就是个被母亲左右的软蛋,跟着他只会伤的更难看。

所以呢?就因为我生了女儿,你们不仅把她摔死了还觉得出轨有理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想跟你离婚。陈康再一次的将楚芸的手抓住。

甚至他站起身,想要朝着她靠过来。

楚芸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

好啊,既然你不想离婚,那把张婷赶出去,我们继续过日子。楚芸摆出一张无辜脸看着他,顺势建议说道。

那怎么行,她可是怀了我得儿子!陈康一听楚芸这么说,立刻激动地站起身来,满脸惊诧的反驳道。

楚芸看着陈康,心里不由觉得好笑,不想离婚,那是想要要让她跟张婷换换位置了?

他真的以为自己是多大的老板,可以三妻四妾共侍一夫?真特么恶心!

那就离婚,我要百分之八十的家产,你要是同意我立马走人,不在这里给你们添堵。这样虚伪的男人,她懒得再去纠缠了,索性直接提出了要求。

他们的婚姻是怎么也不会继续下去的。

什么,楚芸,你脑子没毛病吧,连个儿子都生不出来,你还好意思分家产,你特么的脑子进水了吧!陈康听了楚芸的话,立刻原形毕露的炸毛了。

楚芸看着他狠狠甩开自己的手,感觉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她提出的要求,应该足以让陈康讨厌她了吧,这样正好!

你们不觉得我女儿的命值钱,但是我却珍惜的很,你们害死了她总要付出代价,况且,如果我不答应离婚,你的儿子即便出生也只能是私生子,我希望你认真考虑我的要求。楚芸看着陈康,十分认真严肃的说道。

陈康听了突然间怔住了,大概他从未想过一向逆来顺受的楚芸会有如此冷血又理智的一面吧。

第8章寻找证据

天色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我们改天再谈。不知道陈康是不是被楚芸的冷漠的气场给惊到了,还是心虚了,他随口撂下这么一句便匆匆转身离开了客房。

看着他走掉,楚芸叹了口气,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现在已经是凌晨,很快整个房子便安静下来,楚芸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呆了半个小时,直到感觉大家都睡下了,才拿了手机,踢掉拖鞋,光着脚,轻轻地打开房门,朝着隔壁的书房走去。

整个宅子安静的有点吓人,走廊上的壁灯还亮着,但是灯光昏暗,只是能勉强看到房间的所在。

楚芸紧张的手都有些发抖,安静的空气里回荡着不安的心跳声。

她小心翼翼的来到书房门口,附耳在门板上听了听,确定里面没有声音之后才伸出手去转动门把。

哐哐。两声传来,楚芸才发现,她想的太简单了,书房上了锁,她根本进不去。

以前她只知道工厂的一切的文件都放在书房,却不知道在家里竟然还上了锁。

之前的紧张在发现无法进入的事实之后慢慢消散,楚芸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打算回去自己的房间。

喂,你在干嘛?方兰不知道怎么的出现在走廊里,楚芸被她这么冷不丁的一招呼吓了一跳。

糟糕,现在要是被发现就完了,楚芸心里差点急出火来。

方兰说着,已经朝着她走了过来,无奈之下,楚芸只得假装梦游,目不斜视的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方兰见她不理人,于是伸手抓了她一把,楚芸努力的抑制着心中得紧张,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径直往前走。

一路鬼一样的走回了客房。

方兰虽然觉得被无视了很不爽,但看着楚芸一副完全看不见她的样子,心里也瘆得慌,也不敢上前再去,只得小声的骂了几句然后就钻进了一旁的卫生间。

楚芸装作幽魂的样子回到房间,关好门得那一瞬间感觉终于可以放心的喘口气了,真是太不容易了。

还好刚才方兰没有缠着她不放,不然的话,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回到床上,楚芸翻出手机来看了一眼,犹豫了一下给秦朗发了一条消息,汇报了一下现在的情况。

虽然现在毫无进度,但她也不能让秦朗觉得自己没干活。

楚芸是这么想着,却没想到秦朗竟然还没睡,而是约了她明天下午在市区的山有花咖啡厅见面。

楚芸不知道秦朗要干什么,但还是应了下来。然后抱着电话,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再度醒来的时候,楚芸听到了惊天动地的咆哮。

没错,她是被吵醒的。

清醒过来之后才发现是有人狠狠的在砸她的房门。

楚芸,你这个贱皮子是死了吗,打算睡到晌午吗,这都几点了还不去做饭,楚芸你个不要脸的赶紧给我起来

从声音上来判断,此刻站在门外疯狂敲门的是婆婆方兰。

在一起相处这么多年,她早已经习惯了方兰这般嘶吼,只是以前没有痛恨的这么明显而已。

她伸手看了看电话上显示的时间,才早晨五点半,顿时觉得生无可恋。

昨晚上她睡觉的时候都两三点了,到现在也不过睡了两个多小时,还让不让人活了?

揉了揉发痛的脑袋,楚芸在床上坐了起来,磨磨蹭蹭的走过去开了门。

妈,不好意思,我昨天淋雨好像感冒了不太舒服。楚芸慢悠悠得打开门,半眯着眼,故意咳嗽了几声。

方兰见到楚芸本来是要破口大骂的,但一见她咳嗽,立刻躲了老远。

现在家里可是有个宝贝孕妇要照顾,她要是万一被传染了感冒,还怎么照顾孕妇?这是方兰潜意识里最直接的想法。

咳咳,妈,你不要着急,我这就去做饭。楚芸下意识的咳嗽了两声,这就准备朝着楼梯口走去。

等下,我看你也生病了,还是在屋子里呆着吧,饭我去做。方兰紧张的一把抓住了楚芸的胳膊,将她给抓了回来。

不用不用,这是我应该做的,更何况您还受伤了,我怎么能让您干活呢。楚芸看出来方兰是因为她咳嗽了那两声,担心被传染感冒才抢着干活得,于是故意孝心满满的说道。

让你歇着你就歇着,你现在都咳嗽了,要是传染给张婷怎么办,你是故意要害我大孙子是不是?方兰见楚芸要争着去做饭,立刻气急败坏的说道。

妈,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想去做饭,而且你的手受伤了,怎么能做的了饭呢,还是我来吧。

不用你,你就给我在这屋子里呆着,哪里不准去!方兰拉大了嗓门,直接将楚芸给拦住不让她下楼。

楚芸刚要说什么,这个时候主卧室的门突然间被打开,张婷顶着一头蓬乱的头发黑着脸走了出来。

哎呀,大早晨的吵来吵去的烦不烦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显然刚才方兰和楚芸说话的声音吵醒了正在睡觉的张婷,此刻她挺着大肚子,脸黑的不行,扯着嗓子吼了出来。

方兰见了立刻赔笑着凑上去,让张婷回去好好休息,今天早餐她会做她爱吃的蛋饼。

楚芸为了避免等下又被当出气筒,识趣的躲进了房间里。

反正方兰现在以为她是感冒了,所以现在她不出去,方兰才谢天谢地。

楚芸窝在房间里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临近中午,她出了房间,发现家里没人,这才找到机会去了厨房。

昨晚上多亏了秦朗一碗难喝到炸的粥了,不然的话她这会儿可能都被饿晕了。

厨房里还有早晨剩下的包子和馒头,楚芸看着就没什么胃口,索性自己煮了一包方便面,然后便在库房里拿了电动自行车,骑着便朝着跟秦朗约定的山有花咖啡厅开去。

虽然陈家有车,但是陈康太忙家里的事情根本顾不上,所以平日里她都是骑着电动车去跑老远去超市买菜,风吹日晒不说,还经常被数落回家太晚,买菜太少什么的,现在想想还真的是不公平,她在这个家的地位始终就低到尘埃里。

陈家人根本没把她当家人看待,她就是这个家里的保姆,佣人,生孩子的机器。

楚芸越想越气,下意识的骑得更快了。

原本需要一个小时的路程,她大概用了四十多分钟,便到站了。

秦朗已经在位置上等她,她风尘仆仆的小跑过去,生怕有所怠慢。

这是给你的。

楚芸才一落座,秦朗便将一个文件袋子递了过来。

▲《二婚娇妻》完整版已有~

二婚娇妻

二婚娇妻

作者:饭团状态:已完结

想找二婚娇妻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二婚娇妻在线免费全本,作者饭团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冷依依是摸准了秦朗回来的时间故意站在雨里等他的,原本她幻想得剧本是她跟秦朗久别重逢,然后一不小心擦枪走火,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她在雨里站了半小时,就这么被一个病怏怏的女人给毁了?冷依依心里满腔怒火,想要抬脚跟进去,但最终还是忍住了,转身上了车。老陈,那个女人是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