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1-08 14:30:50作者:火车

最强女婿最新章节列表由网友提供,免费小说阅读网提供都市异能小说《最强女婿》最新章节的阅读,希望大家对作者火车的作品最强女婿能够喜欢。三年前,他被陷害,三年苦狱回来,成了一个人尽可欺的赘婿! 三年后,他为母一怒杀人,却得到神医传承,从此纵横花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推荐指数:10分

《最强女婿》在线阅读

《最强女婿》最强女婿(火车)_最强女婿最新章节列表 免费试读

周江刘青青最强女婿最新章节列表,提供都市异能小说《最强女婿》免费章节阅读

第七章 你碍着我调戏你老婆了

马富强哈哈大笑起来,张开的大嘴活像塞了个衣架在里面,一双本就不大的眼睛眯起来,简直像是在脸上写上了淫荡两个字,你看不上你老公,我也看不上我家那个黄脸婆,不如我们俩

说着,他的手,已经像刘青青的臀部摸去。

刘青青慌忙避开,目光转向周江,目光里像是在寻求他的帮助。

我明白了。

马富强一拍脑门道。

他想起刚刚自己说话的时候,刘青青老是往那新来的医生身上瞧,定是有人看着心里不好意思吧。

他对着周江挥了挥手:喂,你拿着这叠病历单,滚去查病房,没叫你你就别回来。

周江手拿着一叠病历单,不由地楞了一下。

你当着我面调戏我老婆,还要让我滚开方便你调戏!

这他娘的什么道理?

顿时周江气得不轻,拿起一叠病例,直接就往马富强脑袋上砸了过去。

哎呦!

这一叠病例砸在脑袋上,马富强是被人往脑袋上拿铁团砸了一下。

马富强直接被打倒在了地上,登时疼得两眼发黑。

也不知周江手上劲为什么这么重,一时间,他被打得竟然半天站不起来!头上迅速冒了个包出来!

他捂着脑袋,指着周江便叫骂起来:你个王八坨子!竟然敢打我!我她娘的,今天就要开除你!我现在就去找院长!

说着,他便从地上爬了起来。

一拉开办公室的门,陈秋雨正好便站在门口。

院长你来的正好!马富强用袖子擦了擦被病历单砸出来的鼻涕,指着周江道:你找来的这是什么人啊,才来第一天,就不服从管教,让他去查个病房,他就拿东西打我!

陈秋雨站在办公室门口,一时怔了一下。

现在周江,简直就是医院的一尊大佛,惹谁也不能惹周江啊!

更重要的是,现在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只有周江才办得了!

陈秋雨思忖了半晌,开口道:周江打你,应该是有他的原因的吧,你下次注意点。

马富强:

他霎时间傻了眼。这这算怎么回事?明明是我被打了啊!怎么我还挨教训了?

不过,陈秋雨可压根没管马富强,她一手拨开还在一脸懵逼的马富强,对着周江道:周医生,脑科那边出了点事,你快过去看看吧。

马富强:等下,院长,我的事

我现在过去。周江点点头,又拨开马富强,从他身边走了出去。

马富强气得跺脚:能不能听我说

等下,我也去。刘青青说了一句,又把马富强拨开。

马富强如同碗碟里的一块红烧肉被拨来拨去,登时气得像喷气的火车头,赶忙追了上去:我也去看!

脑科病房外。

已经有一大堆医生围着了。

周江等四人走过去,却见病房外,一个穿着皮衣夹克的男人风风火火地跑了过来,迅速地跑了过来,一把握住了马富强的手:你就是院长说的神医吧,我爸的病,您一定要治好啊!

听到这话,马富强登时一喜,心道我竟然名声在外,都被人叫做神医了!他赶紧摇了摇手,过奖了过奖了,我神医这个名号,也只是别人随便起的罢了

他话还没说完,后面一只手,就把马富强拨开了。

只见陈秋雨一脸尴尬的笑容道:贾局长,您搞错了,这才是我说的神医。

说着,她把周江拖到跟前来,指了指周江。

马富强:???

周江咳嗽了一声道:神医谈不上,不过略会看点病罢了。

那被称作贾局长的人,抬起眉毛,使劲地往周江身上盯了两眼。

当了二十年的刑警,他也练就了一身看人的本事。

却见这被叫做神医的年轻人,一手的老茧,指纹里都镶进了水泥!

贾长利眯了眯眼睛,冷冷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位小兄弟,是在工地上干活的吧。

这眼光可真毒!

周江都不得不有些佩服这人,他也只好点点头:我先前是在工地上和过半年水泥。

贾长利深吸了一口气,登时被气得脑袋都有点发抽,他一脸恼羞成怒地看着陈秋雨:陈院长,你说你把神医请来了,合着,你就请来了个和水泥的来蒙我呢!

不是,贾局长您误会了,陈秋雨连忙解释道: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去工地上和了两年水泥,可他的医术真的厉害,一定能治好您父亲。

贾长利像刀锋一样的目光在周江身上冷冷一瞥问:你之前为什么会去工地?

看到贾厅长这审问的目光,周江也只好如实回答:我因为一场医疗事故,被吊销了行医资格证,所以只能去工地上和了两年水泥。

哼,贾长利冷笑一声,用平时看犯人的眼神,盯了周江一眼,冷冷道:你是不是叫周江?

对。周江点点头,脸上写满疑惑,你认识我?

贾长利鼻子一蹙道:三年前,你被判决的时候,我还在场呢,当年那场案子,可是惊动了全省啊!就因为你,长风市十十六名儿童***中毒!你不说,我还真没想起来那你这个人呢!

听到这话,众人都是惊得眼睛瞪如牛目!

他们谁能想到,周江竟然是当年那场大案的犯人!

马富强在一边也傻了,他看过刘青青的档案,刘青青的丈夫,不就是因为医疗事故,被判了两年吗!

难怪这小伙刚刚揍自己,原来这小伙就是刘青青一直不愿意说出去的废物老公啊!

他顿时忍不住笑了,嘴角挂着笑容瞥着周江:你一个罪犯,还好意思出来行医啊?

当年的事情,根本不关我的事,我是被冤枉的!

周江咬牙切齿道。

当年也不知是谁替换了他要用的疫苗,结果给那十十六个儿童接种了疫苗后,当时十十六个儿童集体中毒。

因为这件事,周江被判了两年!

牢里出来后,周江本想让这件事隐去,可还是有人认出了自己。

他咬着牙看着贾长利道:当年那场事故,是有人故意要害我,所以我才

行了,贾长利打断了他,冷冰冰地说道:我不相信什么冤枉,我只相信法院的判决,法院判你有罪,那你就是有罪。过去的事情我且不管

他顿了一下,眼睛里顿时冒出如鹰般的目光,死死盯住周江:三年前你就被吊销了行医资格证,现在你又出来行医!你这是犯法!

说着,他从腰间拿出手铐,往周江手上铐去。

第八章 临危受命

可就在这时,却见得病房里,一个小护士急匆匆地跑出来,大声叫道:不好了,病人不行了!

贾长利这也顾不上抓周江了,赶紧冲进病房里,看了一眼,吓得赶紧跑了出去,大声叫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救我父亲啊!

病房外的医生,赶紧都冲进了病房里。

周江正想进去,却被贾长利一手拦住了,你给我站在这,小张,你把这小子看住了,等下带回局里去。

病房里,一群人看着里面的状况,顿时也是慌了神。

只见床单上全是咳出来的血,已经铺红了一大片,而老人躺在病床上,呼吸困难,脸色都已经憋青了。

就在这时,却见得马富强清了清嗓子,咧着嘴道:大家别急,这种情况我见得多了,就是常见的受了风寒,只要我略施针法,就能解决问题。

说着,马富强捻起一根针,慢慢在病床上的老人身上扎下。

此时病房外,周江被这个叫小张的年轻警察看着,心中一阵无奈。

他才刚刚重新当回一个医生第一天,竟然就被警察给逮住了!

这要是送上法庭,不又得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啊!

周江实在是不甘心!

就在这时,那被叫做小张的警察对着周江嘲讽起来:你小子,胆子还真是大啊,非法行医,还行到了我们局长的脑袋上来了,你这不是耗子往猫身上撞吗?

你让我进去看一眼,没准能治好你家局长父亲的病。周江道。

那小警察摆摆手:你可得了吧,局长最恨你们这些犯罪分子,怎么可能让你给局长父亲治病,你牢牢实实在这呆着,到了法院该怎么判怎么判。

正说着,突然病房里一阵骚乱。

只听得一阵叫声从病房里传出来。

你怎么施针的,我爸怎么咳血咳得更重了!

我也不知道啊,按道理

按你妈的道理!

周江在外面听着,顿时明白,里面肯定是出事故了!

他赶忙对着守着自己的警察道:你让我进去,不然你局长他爸就没了!

小警察一脸冷笑:想骗我呢?我告诉你,我可是在警局保持着记录,还从来没有能从我手里逃出去的犯人!

话音刚落下,却眼前一黑。

周江手刀砸在了他脖子上,直接把他砸昏了过去。

不好意思,破你的记录了。

周江把小警察放倒在走廊上,走进病房里。

却见得病床上的老人,咳血咳得如同开了水龙头,床单上,地板上全是血,病房里的人,全都慌乱做了一团,可却是手足无措。

让我来看下。周江喝了一声,便走了过去。

贾长利转头一看,眉一凛:我不是让你好好在外面站着的吗?你怎么跑进来了,小张呢!

被我放倒了,周江冷冷道:让我看下你父亲吧,不然他就真的不保了。

贾长利气得不轻:你竟然袭警,你

我就问你,你还想你爸活吗?想让他活,就让开。周江冷不丁地开口道。

若是换做以前,贾长利肯定直接二话不说把周江给放倒了。

可是自己父亲情况实在太严重了!

虽然说眼这人有前科,但是看他的眼神,贾长利总觉得这小子肚子里有点东西。

现在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他只得一咬牙:要是我爸没治好,我饶不了你!

说着,他总算是从周江身边绕开了。

周江走到老人身边,伸出手指,在脉搏上轻轻一捏,瞬间明白了病情,一伸手:取毫针来!

一套毫针送到周江手中,他捻起一根,轻轻推入老人的天庭穴中,却见针尾上,瞬间冒起一缕青烟。

病房里的人,看着都是一阵惊讶,这是什么针法,也太神奇了吧?

马富强在旁边看着,确实一阵蹙鼻:罪犯就是罪犯,治个病都搞得花里胡哨的,这不是摆明了在骗人嘛!

闭嘴!陈秋雨在旁边娇声叱了一声,道:亏你行医这么多年,还没看出来,这是七煞八变针!

七煞八变针?马富强愣了一下,倒是不敢再言语了,七煞八变针他也曾听过,只是未曾亲眼目睹。

这小子会七煞八变针?

顿时马富强眼睛不由地一斜,死死盯住了周江的手。

却见周江的手,仿佛施了法术般,每一针刺下,针尾都会冒出一缕青烟。

而病床上的老人,呼吸在此时渐渐平稳起来。

就在这时,却见老人忽地咳出一团浓痰,眼睛突地滚圆了,大口大口地呼吸着,从嘴里发出一声惊呼:哎呦,可折腾死我了!

周江抹了抹脑门上的汗水,身子向后退了一步:救过来了。

听到这话,贾长利赶紧跑到父亲身边,激动地问道:爸,你现在感觉好些了没?

好些了好些了。老人点点头道:多亏了这个小伙子,不然我这条老命可就没了。

周江微微笑了笑道:我只是治好了你中风的症状,你现在身上还有严重的偏头风,还需要施针。

那就给我继续施针吧。老人虚弱地道。

周江捻起一根毫针,还想继续,却被一只手拦在了身前。

却见贾长利一副对待阶级敌人的表情,警惕地看着周江,寒声道:我爸的病,不用你看,我现在就安排转院。

老人喊了起来:这小伙的医术这么好,转院干嘛?

爸,你听我说,贾长利一脸痛恨地说道:这小子,三年前因为医疗事故,就被吊销了行医资格证,还坐过牢,他现在出来行医是犯法的!我不能让你在一个罪犯手里治疗,我会给你转院的,别的医院的医生,肯定比他医术好!

周江叹了口气道:我刚刚只是治标不治本,你爸的情况很不乐观,只有我能

别废话了,贾长利一抬手打断了他,冷漠地看着周江道:如果不是你治好我爸,我现在就已经把你抓到局里了,我这一次可以放过你,若是下次再让我看到你行医,你就等着吃牢饭吧!

周江有些不甘心地道:可是你爸的病如果现在不治,会出大事的

他话还没说完,一只手拉住了他。

转过头来,原来是刘青青。

刘青青把他拉到了门外,对着他道:你现在回家吧,你这样的情况,医院很不好办,我不想看到你再进牢里。

好吧。周江叹了口气,也只好点了点头。

周江和刘青青站在走廊外,却见得病房门被打开了,里面的人用急救床把贾长利父亲抬了出来,用急救车送了出去。

这时,却见马富强的脚步一顿,冷笑着看着周江:我说你怎么这么野蛮,原来本来就是个罪犯。

刘青青薄唇微启,想帮周江说句话,但却想不出要说什么。

叹了口气,她摇头从周江身边走了。

▲《最强女婿》完整版已有~

最强女婿

最强女婿

作者:火车状态:已完结

最强女婿最新章节列表由网友提供,免费小说阅读网提供都市异能小说《最强女婿》最新章节的阅读,希望大家对作者火车的作品最强女婿能够喜欢。三年前,他被陷害,三年苦狱回来,成了一个人尽可欺的赘婿! 三年后,他为母一怒杀人,却得到神医传承,从此纵横花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