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1-08 14:45:22作者:虚无之臣

想找都市最强仙婿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都市最强仙婿在线免费全本,作者虚无之臣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搬到银滩是安倩云的决定,但是安倩云对于自己修真者的身份是极为保密的,就连家人她都守口如瓶,所以李枫也不想戳破安倩云的秘密。李枫点点头:嗯,是的。李枫自己扛了下来。洛长青随即又道:那大师有没有发现,银滩的灵气这两天骤减,而此刻更是已经消失殆尽了。

《都市最强仙婿》都市最强仙婿无弹窗阅读-都市最强仙婿在线免费全本 免费试读

想找都市最强仙婿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都市最强仙婿在线免费全本,作者虚无之臣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小说精彩章节预览:

第六章盛世夜总会

搬到银滩是安倩云的决定,但是安倩云对于自己修真者的身份是极为保密的,就连家人她都守口如瓶,所以李枫也不想戳破安倩云的秘密。

李枫点点头:嗯,是的。

李枫自己扛了下来。

洛长青随即又道:那大师有没有发现,银滩的灵气这两天骤减,而此刻更是已经消失殆尽了。

李枫干咳了两声:发现了。

洛长青叹了口气:其实我昨晚就发现不对劲了,所以才会一大早就去查看,但是却没查出个所以然来。

今晚就更离奇了,整片海域的灵气在短短三四个小时内就全部消失无踪,而我与大师也再次不期而遇,其实我早就看出了大师的不凡,如今又两次巧遇,于是估摸着此事或许大师你会知晓一二,所以才派了青峰前来交谈。

其实您派他来除了是问这件事,恐怕也是想试试我究竟是不是真大师吧。

李枫猜的没错,洛长青第一次见到李枫时,就感觉他异于常人,但洛小钰却说李枫只是一个窝囊女婿,这让洛长青大为不解,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眼光,所以刚才又碰到时,洛长青才萌生了顺便试探的想法。

洛长青尴尬的笑了笑,算是承认了。

而赵青峰也瞪了洛小钰一眼,嘀咕了一句:这次真是差点就被你害死了。

洛小钰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赵青峰也拿她无可奈何。

误会解开了,李枫笑了笑:洛老英雄也别再大师大师的叫我了,大家同为修真道友,实在没必要这么客套,您叫我李枫就可以了。

李枫想交洛长青这个朋友,因为那片海底珊瑚的灵气如今都已经被他给吸尽了,他若想更进一步,就需要另找资源。

但他对地球上的修真界一无所知,若靠他自己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而洛长青身为一派掌门,或许可以帮到他。

哈哈哈,好,既然大师不嫌老朽道行低微,肯屈尊降贵交我这个朋友,那我就倚老卖老一回好了,大李枫呐,我实在想不懂,灵气如此丰盈的宝地,怎会在短短两天之内,就骤然枯竭呢?关于此事,李枫你怎么看?

李枫撇撇嘴: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正所谓大道无常,万化沧桑,没有亘古不变的宝地,也不会有永不跌落的王者,云卷云舒,潮起潮落,这才是世间的真谛,若这世界永无改变,那岂不是太无趣了,不是吗?

这本是李枫胡诌的一番乱讲,但洛长青却听的神情激动:好!说的好!果然不愧为大师之言,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就能有这等感悟,真叫老朽惭愧,惭愧了。

李枫心中不由好笑,他想起了他丈母娘教训他时说的那句话,别跟我扯什么对跟错,你成功了,放的屁都是真理,你失败了,再真的真理都是放屁!

因为激动,洛长青的胸口一阵起伏,脸色微红,眉间却隐有一丝黑气,李枫眉头一紧:洛老先生这肺上的隐疾应该已有四十年了吧。

洛长青大吃了一惊,自己四十年前的内伤,想不到李枫居然能一眼看出!

洛长青连忙道:没错,四十年前,因门派内出了叛徒,师父命我去清理门户,结果却不想中了那叛徒奸计,九死一生,虽保住了性命,却也落得一身隐疾,久治不愈,到如今哎。

洛小钰急忙道:李枫大师,既然你能看出我爷爷的隐疾,那你能不能出手帮忙救治一下呢?这些年我们遍寻名医,但都效果不大,我爷爷深受隐疾之苦

李枫一抬手:这隐疾要根治并不难,难的是需要准备的东西太多,而且我从未曾真正接触过现在的修真界,这些东西光靠我是根本无法找齐的。

洛小钰笑了:原来如此,这点你大可不必担心了,我们神武门虽然说不上有通天本事,但是也有不少自己的门路,你需要什么,直接跟我们说就可以了,我们负责找齐。

李枫点点头:如果是这样,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于是,洛小钰跟李枫互加了微信手机,李枫列了一份单子,发给了洛小钰,让洛小钰找齐了单子上的东西后再联系他。

时间也不早了,李枫要走了,临走前,李枫郑重道:我的身份还请你们暂时帮忙保密,实话说吧,其实我太太都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洛长青三人惊讶的张圆了嘴,心中暗叹,高人行事,果然与众不同。

三人满口答应,李枫这才放心的离开了。

看着李枫的背影,洛长青感慨道:可惜了,真是可惜了。

洛小钰不解:可惜什么?

洛长青苦笑:可惜他结婚了,要不然哎,想不到安家这种市侩暴发户,居然也能有这种时运,这次他们可真是捡到一块大宝了。

洛小钰秒懂,窘迫的一跺脚:爷爷!你!你瞎说什么啊!

李枫回到别墅时,安倩云房间的灯早已经熄灭了,平常两人虽然同睡一房,但是,李枫都是自己在地上铺被子睡的,现在安倩云已经睡下了,李枫也不想再去吵醒她。

好在别墅房间很多,于是李枫就在两人婚房对面的房间里睡下了。

第二天,李枫起床开门,结果正好对面的安倩云也开了门,两人对上了眼。

昨晚你去哪里了?

我去哪里跟你有关系?

你!好,我不管,但你别忘了结婚时咱们说好了的,我不在家的时候随便你想怎么都可以,但现在我在家,那咱们就必须睡一间房,否则被吴妈看到了,怎么收场?

我没有要过你一分钱,也不是你们安氏财团的员工,所以,我用不着什么都听你的。

哼!你现在来脾气了是吧,你可别忘了你爸现在还被关在拘留所里,这个忙若是我不帮你,你能搞定?

我搞不搞的定,很快你就知道了,我只求你一件事。

求我什么?

求你千万别插手。

安倩云气的脸都变形了:好,这可是你说的,本来打算不管你给不给我妈道歉,我都帮你的,但现在我改主意了,你可别后悔!

李枫勾起一抹冷笑,下了楼。

来到院子里,李枫拨通了一个手机号。

手机号是国川集团的少东家聂少云的,李枫很清楚,父亲的事情绝对就是他搞的鬼,因为他一直都对安倩云贼心不死,就算安倩云结婚了,他也从没有停止过对李枫的威胁,经常给李枫发各种威胁短信,结果弄的李枫连班都不敢上了,一直呆在家里吃老本。

唷,老同学,每次给你打电话发信息都不回,我还以为你做了安家的金龟婿,就把我给忘了呢,怎么今天想起主动给我打电话了?

哦,我知道了,肯定是安家的软饭吃腻了,所以想我帮你找几个公主换换口味对不对?哈哈哈。

手机那头传来聂少云阴险的嘲弄声。

别装了,我为什么找你,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心里清楚?我不清楚啊,怎么了?都是老同学了,有话就直说嘛。

行,我爸的事我想我们该好好谈谈了。

你爸的事?伯父出什么事了?

聂少云还在装疯卖傻,李枫咬着牙道:说吧,你现在在哪里,我来找你就是了。

哈哈哈,现在可不行,我不像你,可以躺家里吃软饭,我可是忙的很,你如果真的想见我,也不是不行,那就今晚八点,来盛世夜总会,咱们老同学好好叙叙旧。

可以,晚上你要是敢不来,那后果你就得自己承担了。

哼,得了吧,跟你说话客气点,你他吗还装上了,你是个什么垃圾东西,老子清楚的很,想唬我?你够资格吗!

告诉你,今晚八点,盛世夜总会,老子摆好场子等你,你要是敢不来,明天你就等着给你爸收尸好了!

第七章徐雅蓉

李枫挂掉电话,躺在泳池边的躺椅上,闭目养神起来。

但,没过多久,他的手机就又响了,李枫拿起一看,眉头微皱:徐雅蓉?

大学期间,徐雅蓉也是学校的校花之一,虽然家庭条件无法与安倩云相比,但也是个本地的有房之家,再加上她不像安倩云那般令人仰望而不可及,所以,很多自认为条件还不错的男生便都对她趋之如骛。

但是,对于那些追求者,她都一概不上心,反倒是对外地来的李枫格外的热心,每次李枫受欺负,或是有什么困难时,她都会尽其所能的帮助李枫。

她总对人解释说,她只是欣赏李枫这种穷学生身上的那种穷且益坚的奋斗精神,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既然徐雅蓉这么说了,自卑的李枫也就更不敢妄想了,所以大学期间,两人一直都维持着普通同学的关系。

但是,李枫听人说,当徐雅蓉知道他要跟安倩云结婚时,徐雅蓉哭的很伤心,并且还在酒吧买醉,醉了以后还大骂李枫,说他什么努力上进的形象都是装出来的,到头来还是娶了富家女,坐享其成。

对于徐雅蓉,李枫一直都没有忘记,几百年来每次想起她时,心里也是有着一种别样的情愫。

喂,什么事。李枫接通了电话。

徐雅蓉迟疑了一下:听说你今晚约了聂少云在盛世夜总会见面,是吗?

李枫一愣,随即冷声道:你怎么知道?

徐雅蓉道:是赵益民打电话告诉我的,赵益民还告诉我,今天聂少云通知了好几个同学,说今晚一起到盛世夜总会看一场好戏,李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因为你太太吗?

聂少云喜欢安倩云,是当年学校人尽皆知的事情,徐雅蓉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至于赵益民,他是聂少云的跟班,并且一直都在追求徐雅蓉,可惜徐雅蓉对他没有任何感觉。

为此聂少云威胁过李枫,说徐雅蓉是他兄弟的女人,让李枫识趣点,要是李枫敢偷吃他兄弟的女人,他保证让李枫横死街头。

聂少云一心想着帮自己的跟班抢女人,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到头来,自己喜欢的女人却嫁给了李枫!

据说当时聂少云气疯了,扬言要血洗婚礼,但是最后没了下文。

真没想到,你都已经结婚了,他还不放过你,赵益民都跟我说了,聂少云这几个月来已经有些丧心病狂了,他扬言今天要把你踩成一滩烂泥。

李枫冷笑道:赵益民告诉你这件事,难道就没邀请你一起去看好戏?

徐雅蓉道:他当然想我去了,但是我懒得搭理他,咱们都别搭理他们

李枫却道:不,你可以不去,但我不能。

徐雅蓉急了:为什么?

李枫冷冷道:没有为什么,你别管就是了。

说完,李枫就挂断了电话,直接关了机。

盛世夜总会位于西城区,李枫八点准时到了这里,此时正是最热闹的时候,夜总会门口的停车场里停满了各种豪车,俨然成了一场名车展览会。

李枫一眼就看见了其中的一辆大G500,这是聂少云毕业时,他的老爸送给他的毕业礼。

但这辆大G并不是停车场里最豪的一辆,就在这辆大G后面,还停着一辆迈巴赫S680。

像楚州这种大都市,从来就不缺有钱有势的成功者。

可惜,李枫不是,他虽然是安家的女婿,但是,刻薄的岳父岳母一直把他当贼一样防着,没给他任何好处,刚才他是自己打车来的。

一个高档包间里,长长的茶几上堆满了各种名酒,其中一瓶进口酒更是价值十万,为了准备这一场好戏,聂少云真可谓是一掷千金。

包间里有七个人,四男三女,坐在最中间软座上的,便是今晚的主角聂少云了,他旁边的是他的两个死党跟班,赵益民,杨永信。

其实赵益民跟杨永信的家庭条件也不差,少说也有千万的身家,可惜跟聂少云一比,就完全不够看了。

此外还有三个女生,杨雪,袁小珊,刘慧,也都是他们的同学,当初在学校里,这一票富二代可以说是横行无忌,曾经有个新来的学生不知道规矩,在食堂里坐了聂少云的位置,结果被他们拉到了教学楼楼顶,直接打到昏死过去,差点把命给丢掉。

学校全力把这件事给压了下去,最后那个新学生一天课都没上,就被迫转学了。

聂少云从小到大都是横着走,从来就没有吃过半点亏,现在却被李枫这个乡下仔夺走了他的挚爱,俗话说,夺妻之恨,不共戴天,聂少云岂能咽的下这口气!

此外包间角落里还有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不过没有人搭理他,他自己也挺自觉,一个人安静的在角落里喝酒玩手机,也不觉得尴尬。

赵益民道:云哥,你说李枫那小子真的敢来吗?

聂少云冷笑道:放心,他肯定会来的,他要是敢不来,那他老爸就死定了!是吧,刘局长。

秃顶男连忙放下手机:那是肯定的,他父亲的案子现在就捏在我手里,聂大少想要我办成什么结果都行,全凭聂大少你一句话。

原来,这秃顶男是中海市监察局的一把手刘正雄,刘正雄虽然在中海混的风生水起,但是,毕竟中海只是楚州下面的一个小城市,跟楚州隔了何止三四线,他不想在小地方窝一辈子,一心想爬进大城市,于是跟聂少云一拍即合,李枫的父亲就是这么吃的官司。

早上聂少云接了李枫的电话,转身就通知刘正雄让他立马赶来楚州,叫刘正雄来,就是想让李枫看清形势。

在中海,刘正雄是高高在上的领导,走到哪里都会有人热情招待,刘正雄以为到了楚州,聂少云也会热情招待他,结果来了以后,聂少云压根就不怎么搭理他。

刘正雄算是明白了,在楚州可没人认他这个局长,在楚州本地人眼里,他就是个乡巴佬,所以聂少云压根就没把他这个小地方的领导放在眼里,聂少云的态度也更加坚定了刘正雄往大城市爬的决心。

聂少云满意极了:有刘局长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来,干杯!

刘正雄连忙端起了酒杯,在碰杯的时候,他刻意把自己的杯子放的比聂少云低一些,以示尊敬。

杨雪在一旁道:聂大少,听说咱们安大美女的妈妈,一直都想你做她的女婿,是不是真的啊。

聂少云得意道:当然,安家的许多业务都需要我们国川集团合作才行,这段时间,我故意给刘兰压力,刘兰早就坐不住了,前两天她还去逼李枫离婚了呢。

袁小珊笑道:那这么说,现在只等李枫离婚,安大美女就非你莫属了,那咱们就提前预祝聂大少抢得美人归了啊。

刘慧却阴阳怪气道:聂大少,我可真是替你不值,安大美女就算再好,那也被李枫睡了那么久了,你现在就算抢回来,也没什么意思了吧。

刘慧嘴上说是替聂少云不值,但其实谁都知道,她是自己喜欢聂少云。

不过就算如此,她的话也是大实话,这是聂少云最耿耿于怀的地方。

聂少云咬着牙道:就算李枫离了婚,我也要他家破人亡!

第八章滚下去

就在这时,包间的门被打开了,徐雅蓉进到了包间,徐雅蓉为什么会来,除了刘正雄以外,在场的每个人都心知肚明。

聂少云正在气头上,脸色很不好看,赵益民连忙上前低声道:小蓉,这件事与你无关,你看着就行了。

杨雪也连忙上前拉住了徐雅蓉:是啊,小蓉,咱们毕业以后都好久没见了,什么话都先别说,咱们先干一杯。

徐雅蓉推辞不过,只好跟杨雪喝了一杯,但马上,袁小珊跟刘慧也来敬酒了,徐雅蓉本来就不会喝酒,哪经得住她们这种车轮战,于是只好推辞,但两人立马就板起脸来了。

怎么,小蓉,这毕了业就不认老同学了么?

咱们敬酒你不喝,难道还非要聂少爷来敬你吗?

聂少云冷冷道:算了,小蓉不给面子就算了,反正她今天也不是来看咱们的,坐吧。

徐雅蓉咬了咬嘴唇,找了个角落坐下了,聂少云又阴声道:小蓉,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赵益民叫你来看戏我不反对,但是,你若是非要插手这件事,那么,就别怪我不念同学之情。

徐雅蓉嘴角动了动,好像想要说什么,赵益民吓坏了,连忙将一只话筒塞到了徐雅蓉手上:小蓉,既然你不喝酒,那咱们就来唱歌吧。

徐雅蓉犹疑了一下,接过了话筒,她在心里祈祷,希望李枫千万别来。

赵益民替徐雅蓉点了一首邂逅,但前奏还没放完,包厢的门又被人推开了,李枫阴沉着脸,走了进来。

好戏就要上演了,聂少云等人立马兴奋起来,徐雅蓉的心噗通一下,掉进了冰窟窿。

看到徐雅蓉,李枫感慨万千,在学校的时候,徐雅蓉无论何时,都是一副青春活泼的样子,但是现在,却是满脸抑郁,而且整个人也消瘦了许多,看来,自己结婚的事情,真的对她打击很大。

现在的李枫已经不是那个木讷自卑的穷学生了,历经五百年,他早已变的稳重睿智,现在就算徐雅蓉不开口承认,他也明白徐雅蓉对他的心意。

若是当年,他肯定就会选择跟徐雅蓉表白,但是现在,他并不想给徐雅蓉希望,因为他是八荒龙尊。

见识过大海的鱼儿,基本就不会再眷恋小河,而一个领略了宇宙真谛的人,自然也就很难再为一个凡人动心了。

李枫觉得徐雅蓉应该有属于她自己的幸福人生,而像他这种前路腥风血雨的人,不该打扰她。

啧啧啧,这安大美女有没有搞错啊,结婚都这么久了,金表没一块也就算了,怎么连身像样的衣服也没给人家买,咱们的安大美女对老公也太吝啬了吧。

杨雪第一个冷嘲热讽起来,剩余两个女生也一起附和。

呵呵,这你就不懂了吧,李枫当初可是咱们学校勤工俭学的优才生,人家才不屑吃软饭呢。

得了吧,不吃软饭那干嘛要入赘安家啊,小蓉难道不好么,就算小蓉家里不怎么富裕,但也起码是个本地人,难道还配不上他一个外地仔?他怎么不嫁到小蓉家啊?

赵益民生气了:刘慧,你说话就说话,扯小蓉做什么!

刘慧自觉失言,连忙跟徐雅蓉道歉。

够了!聂少云没心情听这些女的叽叽喳喳,他斜视着李枫:早上你在电话里,挺嚣张的啊。

李枫目露轻蔑:怎么?不习惯被人嚣张吗?放心,以后你会习惯的。

聂少云顿时炸了火,但是杨永信对他使了个眼色,他终于还是忍了下来。

跟无脑的赵益民不同,杨永信是他的狗头军师,很多事情都是杨永信替他出谋划策的。

之前杨永信就跟他商量好了,先别动李枫,要先威逼利诱让他离婚,等离了婚再要他的命,毕竟,聂少云最想要的,还是安倩云。

聂少云忍着火一指刘正雄:跟你介绍一下,这就是你们中海监察局的刘局长。

李枫漠然的‘哦’了一声,一副没兴趣的样子。

聂少云以为是李枫还不懂刘正雄的重要性,于是又道:你爸的案子现在就是他全权负责,你可别说我不念同学之情,早上接了你的电话,我就找关系把刘局长给请来了,剩下的就让刘局长跟你讲好了!

刘正雄马上道:李枫是吧,你爸的案子我详细了解过了,基本上呢,这已经是一件石锤铁案了,嘿嘿,很难翻。

李枫依旧只是冷漠的一声‘哦’。

李枫的态度让包间里的所有人都懵了,他到底什么意思?自己老爸的死活他就一点都不在乎吗?

聂少云沉不住气了,直接道:听着,念在同学一场,我可以帮你这个忙,但是,这个忙我是不会白帮的!

听到这里,徐雅蓉算是彻底明白为什么李枫说他非来不可了。

徐雅蓉在心里默默的鄙视着聂少云一伙,同时,也深深的替李枫担忧,很明显,聂少云不达目的是绝不会罢休的,那李枫该怎么办?

离婚?离了婚他就一无所有了。

不离?不离那他父亲怎么办?

李枫发出一声冷笑:你也给我听着,明天,要是我爸不能清清白白的走出拘留所,你,你,你,还有你,你们都得死!

李枫把聂少云他们几个全部用手指了一遍,这可把聂少云他们给彻底惹火了。

但不等他们发作,就在这时,包间外传来两声敲门声,包间的里的人还没回话,门就被一个黄毛男给一脚踹开了。

门外的服务员小妹吓坏了,黄毛男是她带来的,刚才就是她敲的门,她怎么也没想到这黄毛男居然会这么暴躁,服务员小妹很惊恐的道:先生,你别这样,这里面的客人是

滚一边去!黄毛男不耐烦的吼了服务员小妹,然后冲着包间里的人咆哮道:下面那辆大G是哪个王八蛋的!

聂少云的脸阴沉可怖:有什么事,过来说。

是你的啊!黄毛一边走过来,一边骂骂咧咧道:你他吗的停车没长眼啊,赶紧滚下去挪车,我老板要走了!

李枫立马想起,刚才来的时候,的确看到聂少云的大G停在两个车位的中间,他一辆车就占了两个车位,结果挡住了一辆迈巴赫。

聂少云开车上路一向都是横冲直撞,从不看路上的车和人,十六岁的时候就无证驾驶撞死过人,都是他老爸出钱摆平的。

停车的时候也一样,他想怎么停就怎么停,哪怕是路口,他也是停下就走,看都不带看一眼的,所以,他并不知道自己现在挡住的是一辆狠车。

黄毛走到了聂少云面前,聂少云从桌上缓缓拿起一瓶酒,黄毛吼道:还喝个屁啊,叫你下去挪车你听不到吗!

聂少云冷笑。

砰!

聂少云不打招呼,手中的酒瓶就骤然朝着黄毛的脑袋狠狠的砸了下去!

黄毛的脑袋一下子红了大片,也不知是红酒,还是人血。

包间里顿时响起一阵女生的尖叫。

杨永信跟赵益民一起上前,照着惨叫的黄毛就是一顿猛揍。

你他吗也不去打听打听,我们聂大少是什么人,你个小马仔也敢来人五人六的装逼,找死!

聂少云一抬手,两人停了下来。

你老板要走是吧?告诉他,老子今天就把车停那里了,谁敢动一下试试!有种让他把我的车砸了走!不敢就给我憋着!

黄毛被揍的实在是惨,但是,尽管这样,他眼中的凶光却是一点不见少。

他恶狠狠的瞪了聂少云一眼:聂大少是吧,好,等着,我一定把你的话原封不动的带给我老板,你可别后悔!

黄毛捂着脑袋,踉踉跄跄的出了包间。

李枫的眉头皱了起来

▲《都市最强仙婿》完整版已有~

都市最强仙婿

都市最强仙婿

作者:虚无之臣状态:已完结

想找都市最强仙婿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都市最强仙婿在线免费全本,作者虚无之臣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搬到银滩是安倩云的决定,但是安倩云对于自己修真者的身份是极为保密的,就连家人她都守口如瓶,所以李枫也不想戳破安倩云的秘密。李枫点点头:嗯,是的。李枫自己扛了下来。洛长青随即又道:那大师有没有发现,银滩的灵气这两天骤减,而此刻更是已经消失殆尽了。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