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1-08 15:30:44作者:桃七七

想找皇叔有病,得治!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皇叔有病,得治!在线免费全本,作者桃七七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圣上估摸近日王爷寒毒发作,今个命老奴前来送药!常福看了一眼床上的凤绝之后,压下心中的惊讶,将自己带来的药瓶双手捧着。慕云浅鼻子动了动,随后眼中闪过一抹冷意。不等齐老开口,她倒是先拿起药瓶子,看了看:这位GG啊,这床上的人都这样了,怕是吃不成了!

《皇叔有病,得治!》皇叔有病得治无弹窗阅读-皇叔有病得治在线免费全本 免费试读

想找皇叔有病,得治!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皇叔有病,得治!在线免费全本,作者桃七七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小说精彩章节预览:

第6章不知忍是什么

圣上估摸近日王爷寒毒发作,今个命老奴前来送药!常福看了一眼床上的凤绝之后,压下心中的惊讶,将自己带来的药瓶双手捧着。

慕云浅鼻子动了动,随后眼中闪过一抹冷意。不等齐老开口,她倒是先拿起药瓶子,看了看:这位GG啊,这床上的人都这样了,怕是吃不成了!

慕大小姐,此时可不是玩闹的时候!常福脸上的笑容顿了一下,随后温和的笑着说道。

慕云浅摇头:GG误会我了,你也瞧见这人都这样了。吃药怕是难事,不如先将他身上的冰化了,再喂

原来是这样!

常福GG脸上露出了一副原来如此的神色,笑着说:咱家是奉了圣上的命,这药若是不吃下去,咱家恐难回去复命啊!

显然,这药,不管床上的人是个什么情况,都要必吃无疑了。

慕云浅注意到,常福说这话的时候,辛夷还有那个黑锅底的眼中都露出了愤怒。

显然,常福这人说话是客气的,可也是不容拒绝的。

这药今天是必须要吃下去的了。

GG这般尽职,真是我等楷模啊!慕云浅笑笑,然后将药瓶塞回常福的怀中:既如此,那不如由GG你亲自喂如何?可不能怪他们不尽职啊,您也瞧见了,那是没办法。想来GG在宫中生活多年,如何喂药自有手段,你来说完,双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十分的殷勤。

常年像个弥勒佛笑着的常福,脸上的笑容露出了几分僵硬。手中的药瓶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他自是有手段喂药的,可床上的那位身份不一般,就算他是大总管又如何?待这位醒来,头一个弄死的就是他。

想通了这点,常福的后背冒出一层的冷汗。

慕大小姐真是折煞老奴了!老奴哪里会喂药啊?既如此,那就稍后再喂。咱家先回去回禀圣上常福一边说着,一边将药放在桌上,寻了个理由离开。

等到常福转身走了之后,桌上的药瓶直接被慕云浅手指曲弹,弹到角落的垃圾篓里。那个动作一个漂亮,行云流水,干净利落的很。

你辛夷和黑锅底二人都有些不懂这位慕大小姐走的路了。

你们该不会在可惜吧?那你们再捡起来就是了慕云浅无所谓的纵纵肩。

辛夷面露复杂,一脸便秘的神色看着慕云浅。慕云浅却是看也不看,拿起桌上最长的一根针,眼睛都不眨的直接刺入昏迷着的天鼎穴中之后,便拍手打算离开。

一炷香之后,人会醒来。不过若想彻底祛除体内的寒毒,还需要别的慕云浅弹了弹指甲:我等你家爷上门来找我!

说着,就要走人。

黑锅底一听,将人拦住:你不能走!

要给出诊费是不是?我要的不多,就看你们觉得他的命值多少钱慕云浅笑嘻嘻的说。

黑锅底面色一黑,谁要跟她结算诊费了?

慕大小姐何时会的医术?黑锅底,一双死鱼眼盯着慕云浅。对她今天的出手,很是觉得奇怪。

齐老都能认同的医术,这慕大小姐为何一直隐藏?还有,接近他家爷,居心何在?

你对我很了解吗?我何时会与你何干?你是谁?你是我什么人?你以什么立场来问我这些?一连串的发问,令对面的死鱼眼的面部变的更加木木的。

化了化了!床边齐老带着惊喜的惊呼声,换回死鱼眼的回头。看到床上主子身上的霜花开始融化,瞳孔中露出不可思议。

上前自有查看一翻。

借此机会,慕云浅扯着少年,带着他离开医馆。

开玩笑,谁高兴一直陪着他醒过来?等他醒来怪她多管闲事,再把她给劈了怎么办?

少年不懂,这位表姐救了人却又好像怕被人追债似的,溜的那一个快。

表姐,你慢点!少年捂着胸口,十分难过。对于表姐奔跑的速度,感到诧异。

他虽甚少见到表姐,可也是打听过一些的。

不是说表姐自幼体弱,走两步都要气喘小半天吗?那么前面跑的快没影,都不带脸红的是谁?

听着少年在身后的疾呼,慕云浅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瞧着少年那羸弱的身体,浑身没二两肉很是嫌弃的撇了撇嘴:弱,太弱了!

少年被说的满脸通红,却又不好辩驳。

本就事实,他的确太弱了。若不然,今日也不会被一个店铺的掌柜的羞辱!

他,她可是威远侯府的二少爷啊!竟被一个商户贬低,这等屈辱

少年脆弱的心灵,再次受到了伤害。

啧,这才说一句你就难受死了?那以后该怎么活呀?慕云浅舌尖在嘴里添了一圈,然后砸吧一下嘴:你要适应,损着损着你就习惯了!

少年:

二人还未走近威远侯府,就看到一群人围着威远侯府打砸的,态度十分的嚣张跋扈的很。

少年似乎对这种场景,已经麻木了。

伸出手制止慕云浅 继续朝前走,让她在原地等一会。等这些人,发泄完了,就没事了。

慕云浅双眼微眯,随后活动活动脖子,两只手活动一下,关节咔咔作响。嗤笑:忍?老祖我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忍!

说完,人已经如一道旋风,冲上前去。

少年,眼睛大睁,想伸手拦着,却还是晚了一步。

慕云浅就像一道小旋风似的,冲进人群里。抓住之前叫嚣最厉害的,揪着头发就使劲打。

哪都不打,就专打脸,一个拳头直接鼻骨断裂,牙齿崩掉几颗。

再来一群,一边的面部都凹陷了进去。

那人群见状,纷纷转而朝着她冲来。慕云浅双眼一冷,直接对着这些人的大腿,手臂,化手为刀,劈向这些人。

这些人只感到被打中的地方,巨痛的很,低头看到不正常扭曲的手还有腿的时候,发出惨叫的声音。

几个呼吸间,威远侯府的门外躺了一群伤残人士。之前还嚣张的,要拆了威远侯府的这些人,现在却被一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人,给拆的躺在地上直哼哼。

第7章 要不你先死个看看?

老子闹的是威远侯府,你插什么手?识相的,你今个把命留在这里。不然的话,老子定要把你废了卖到红楼去!捂着半边凹陷的脸,男子的眼中露出凶光。

忍着巨痛,面部阴狠,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比划着。

表姐,小心!追上来的少年,看到匕首后,瘦弱的身躯挡在慕云浅的前面。这一细微的举动,令身后的慕云浅面色一软,唇角勾起,竟刹那风华,美的很。

无耻莽夫,谁敢伤本侯外孙女!一直关闭的威远侯府的大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手持偃月刀的老侯爷,带着府内当初退下来的病残伤兵,杀气腾腾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目光凛然,带着浩然正气,直逼那些找茬的人,不敢直视。

见老侯爷他们竟然出来护着,慕云浅低低的笑了。

目光落在被她脸打了个半残的男子身上:其实我很想知道,是谁给你们的勇气来欺负我护着的人?

呵,真是好大的口气!为首的领头,从鼻子里冷哼一声。视线不屑的落在老侯爷他们的身上:一群残兵败将,也好意思苟活在这世上!换成别人,早就一抹脖子死去了!

话音落下,脚边便钉入一把匕首,入土三寸,手法精准又巧妙。

刚才,那匕首可是在他裆部飞了一圈,再被订了进去。若是刚才自己莽撞的动了动,后果不堪设想。

既然你的这般凌然正气,那不如你先以身作则如何?慕云浅的脚点了点匕首:适才你败给我了,你一个身高七尺男儿输给一个手无寸铁之力的弱女子,实在颜面尽失。为了你的尊严,不如就死在这里,也算是全了你的心意!

说完,视线扫了一圈看热闹的众人:大家都退后一些,免得待会血溅到你们身上!

等到众人不知不觉的顺了慕云浅的动作朝后退的时候,男女子额头冒出了一层冷汗。

当下就有骑虎难下之意。

好一个心肠歹毒的妇人,光天化日之下竟还要逼人去死!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子?见自己头被难住,身边的狗腿子马上与慕云浅理论。

其意,似乎就是要煽动众人,制造舆论,让慕云浅没好日子过。

刚才不是你说残兵败将不配苟活吗?那刚才我打赢你了,让你不苟活在世上,不正是顺了你的意?慕云浅视线环绕一圈:对了,还有你们都得死!话可是你们老大说的,我又没逼他,怎么现在反倒指责我了?

话音落下,对面的人一噎,面色更加难看。

战场上,胜败乃兵家常事。谁敢发誓保证会一直赢而不会输?就因为输了一场战役,便要被你们奚落欺辱,将之前的功劳全都推翻。你们这些人啊慕云浅双手抱胸,

脚踮着:觉得不满意,自己上战场啊。没有那个胆量却又要贬低那些真正上战场,浴血奋战的人!你们是人,难道他们就不是人了吗?为了你们的安宁,他们背井离乡,与家人分别,只为护着他们热爱的一方土地!可结果,却被你们这般凌辱

说到这里,慕云浅嗤笑一声:换成我,我便会放下屠刀,任由对方杀入,砍死砍伤,家园破灭,亲人天人永隔,每天生活在战火的惶恐中,尔等才能懂得珍惜今天!

这一番话说的,老侯爷身后的那些残兵们,无一不是眼睛通红。隐忍的愤怒,这个时候却像个委屈的孩子似的,一个个大老爷们憋红着一张脸,不落下一滴泪。

在他们成为军队一员的时候,就发过誓,绝不会留下一滴泪。

围观的那些百姓们,被慕云浅慷慨激昂的一番话说的,面红耳臊的。

他们适才的心里不就是那般?觉得他们败了,就是不该,就是他们的错。

想想之前的威远侯府,那个时候父子二人上阵杀敌,屡破敌方计划,连连都有战功。

这些,的确是不能抹杀的。

哼,等着!眼看着今天的大势已去,为首的头领只狠狠的丢下这三个字,还有凶恶无比的眼神,带着人灰溜溜的离开。

慕云浅从鼻子里冷哼一声,压根就没将对方的威胁放在心上。

视线扫了一圈围观的百姓,向前走了几步,抬起脚对着地面一跺,扎入地面的匕首被震起,慕云浅看了一眼,随后漫不经心的手一挥。

那把匕首嗖的一声,划破空气,稳稳的落入少年手中拿着的匕首刀鞘中。

这神乎其乎的一手,引来四周百姓倒吸一口凉气。不光是他们惊了一下,就连老侯爷目光一凝,愣愣的看着匕首几秒,视线落在慕云浅身上的时候,有了几许复杂。

外公为何这般看我?慕云浅抹了抹自己的脸,似自言自语:嗯,大概是太美了,外公自惭形秽了!

前一秒还沉浸在悲壮气氛的残兵们,听了慕云浅厚脸皮的自夸,纷纷口水喷了出来,连连咳嗽。

进府说话吧!老侯爷神色复杂看了慕云浅一眼,随后轻叹一声,走在前面。

少年见外公竟允了,激动的小脸发红,走到慕云浅小心的扯了扯她衣角,催促着她跟上去。

慕云浅曲起手指,轻弹少年额头一记,随后笑着跟在身后。

进了府,入座后。老侯爷谴开其他人。就连最小的孙儿想留下来,都被老侯爷一个眼神瞪过去,骇人的很。

少年脸色发白,有些可怜兮兮的看着慕云浅。慕云浅失笑,对着他摆摆手:你先回去梳洗一下,稍后再去找你!

得了这话,少年总算定下心,然后离开。

老侯爷气的胸口起伏的,这才多会,就开始叛乱了?不理他这个爷爷了。

外公可是有事交代与我?清退了所有人,只剩下他们二人,慕云浅率先开口。

拿去!老侯爷从怀中掏出一物,直接丢了过去。

慕云浅只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朝着自己的面门砸过来。伸手抓住,放在手中一看,是一块黑乎乎的石头做成的项坠,至于链子则是不起眼看不出什么丝线。

这是?慕云浅手里把玩着,有些不解的看着老侯爷。

第8章 人呢

这是你母亲留下来的物件。声明待你主动回侯府时,再交付于你!老侯爷说起自己那个女儿时,脸上露出一阵的恍惚。

慕云浅低着头看着手中的东西,有些意外的看着老侯爷:为何有这么奇怪的约定?

我怎知道?老侯爷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当年,他也这般问过。奈何那个不孝女,一脸的高深莫测,愣是不好好的解释一番。

弄的他挠心挠肺的这么多年,现在看到外孙女跟他一样好气,心里舒坦了不少。

嗯,这大概就是独乐了不如众乐乐的心情吧。

此话说出来,慕云浅心中翻了个白眼。然后拿起石头迎着光仔细看了看,却发现除了黑黝黝的一块看不出什么材质的石头外,也没什么出彩的地方。

难道好东西不是在石头上,而是在这线上?

慕云浅想着,好奇的拉扯着手中的丝线。也不知这到底是什么丝线,她刚用力,指腹便割了一刀口子,鲜血溢出,低落在暗淡无光的石头上。

无人注意到那滴血落在石头上后,迅速被吸收,光泽竟是比之前亮了一分。

不过只是一瞬间的事,老侯爷低着头喝着茶水并未发现,慕云浅也懒得告诉。

不就是个小伤,死不了人。

对了,适才我观你拳脚功夫不错,师承何人?老侯爷想起一件事来。

刚才外孙女的拳脚功夫,可不像是个新手。以他多年的经验来看,这位的实力怕不是今天看到的那一点。

或许这是个冰山一角。

自己瞎琢磨的呗!您觉得尚书府里的人会给我请师傅教习?别说笑了,这些年来她们花费心思的给我请的都是什么烂玩意的师父!慕云浅呵呵笑了两声:我在外的名声,还不是拜她们所赐!

唉说起尚书府,老侯爷眉宇间的烦躁化成了无奈,长叹一声。

如今的威远侯府,给不了什么。可能还会给你带来蜚语,往后你还是别来了,免得让名声更加不好!说起这个,老侯爷也是满脸的无奈。

外公有心悲悯威远侯府不复以往荣光,倒不如现在带我去看看舅舅。昏睡了这么多年,我却一次未曾前来探视,实属不孝。还望外公在舅舅面前多多美言两句,莫让舅舅气恼

眼看着老侯爷心情不佳,慕云浅急忙起身,半开玩笑的劝着。

老侯爷一听,也只是笑笑,随后起身带着慕云浅过去。

你舅舅绝不会怪你。你的苦楚,身为长辈的我们不曾能帮你半分,又有什么资格埋怨你呢?说罢,苦笑的摇了摇头。

这话说的,慕云浅差点要哭了。

挥挥手,表示不在意,几经转弯,总算到了威远侯世子的院落里。

这座院落,是威远侯府相较于比较安静的住所。自从那一场战役之后,威远侯府经常有人打着各种旗号,前来闹腾。

为了他儿子能够安心的养病,不受外界纷扰,故老侯爷安排到了这里。

从外,这院落看起来破败不起眼。

可是走进去之后,会发现,府里差不多最好的物件都被放在了这里。

慕云浅看了一眼床上的男子,见他双目紧闭,枯瘦的模样,简直分不出是人还是鬼。

若不是胸口还有微微起伏,慕云浅都觉得老侯爷他们是不是癔症了。

这就是你舅舅老侯爷说出此话的时候,声音透着悲叹。

想想当年威远侯府何等的荣光,而今却被奸人所害,落到这般田地不说。不足十三岁的孙儿早早的参军,走在前线。

为的是什么?

他们自然都知道。

慕云浅看了一眼,还在怀念过去的老侯爷,手腕一动,用宽大的衣袖遮住号起脉来。

这一探,便探出问题来了。

之前观面相的时候,还不确定。可现在,她很确定,这位舅舅根本就不是因为伤势重陷入昏迷,相反的是中毒。

而且这毒,非短时日能够起效。

慕云浅冷眉一凝,看了一眼室内的摆设,随后似无意的开口:舅舅都有几人照顾着?

侯府困顿,消减了不少仆人和丫鬟。如今只剩下一些当年从战场上下来,身体残缺又无家人接纳的老弱残兵!说起这里,老侯爷重重叹了一声:当年他们随我打天下,而今又岂能看着他们无所依?

外公大善!慕云浅诚心向这位老者致敬。能做到的人很多,但是能坚持下去的却是很少。

然这两者,老侯爷都做到了。

足以令她致敬。

老侯爷摆手:没什么善不善的,只求问心无愧于天地!

慕云浅竖起大拇指。

看来想找出内鬼,怕是不太可能了。

这毒是连下了两三年,而舅舅已经中毒十来年了。日月交替,这侯府里的人早就换了人,那下毒的人也定寻了理由离开了侯府。

想抓人,已然是大海捞针了。

外公,今日天色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改天再来看舅舅!想到这位原身舅舅身上的毒,慕云浅想着要先回尚书府,弄点银钱去买药。

不然,纵使她一身医术,也无能为力。

而且这毒已经是拖不得了,再过半年,那真的是彻底醒不过来了。

望了一眼,床上形如枯木的舅舅,慕云浅眼中闪过一抹流光。

她醉心门老祖要护着的人,便是天,也不能夺去。

回去吧。以后别来了,威远侯府今非昔比。你若是来的勤了,对你有害而无利!看着外孙女要离开,老侯爷叮嘱了一句。

害我的人,总有各种理由来害我。难道我因为害怕对方害怕,就要缩在一方小小天地里吗?那实在不是我的风格慕云浅摆手:外公就不必忧心,我自有应对法子!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老侯爷被她说的,几经叹息。这世道,哪有你想的容易啊!

而慕云浅离开威远侯府之后,就感觉到了身后跟着小尾巴。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身后,唇角掀起嘲讽的笑容,随后佯装不知继续朝前走着。

转了几个弯,人影一闪,没了踪影。

人呢?

▲《皇叔有病,得治!》完整版已有~

皇叔有病,得治!

皇叔有病,得治!

作者:桃七七状态:已完结

想找皇叔有病,得治!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皇叔有病,得治!在线免费全本,作者桃七七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圣上估摸近日王爷寒毒发作,今个命老奴前来送药!常福看了一眼床上的凤绝之后,压下心中的惊讶,将自己带来的药瓶双手捧着。慕云浅鼻子动了动,随后眼中闪过一抹冷意。不等齐老开口,她倒是先拿起药瓶子,看了看:这位GG啊,这床上的人都这样了,怕是吃不成了!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