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1-08 15:39:51作者:双鱼

想找大BOSS的隐婚小顽妻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大BOSS的隐婚小顽妻在线免费全本,作者双鱼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这个补偿够意思了吧。身随心动,米小鱼双手不由分说的抱上徐泓臻的脖子,红彤彤的脸也凑过去。你乖乖的别反抗。感谢酒精,让她能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句话。徐泓臻神色冷静,捏着她下巴的手没有松开,另一边手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她的腰间,只需要微

《大BOSS的隐婚小顽妻》大BOSS的隐婚小顽妻无弹窗阅读-大BOSS的隐婚小顽妻在线免费全本 免费试读

想找大BOSS的隐婚小顽妻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大BOSS的隐婚小顽妻在线免费全本,作者双鱼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小说精彩章节预览:

第6章

这个补偿够意思了吧。

身随心动,米小鱼双手不由分说的抱上徐泓臻的脖子,红彤彤的脸也凑过去。

你乖乖的别反抗。

感谢酒精,让她能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句话。

徐泓臻神色冷静,捏着她下巴的手没有松开,另一边手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她的腰间,只需要微微用力一拉,她整个人就会陷入他的怀里。

如同陷入蜘蛛网无从抵抗的小虫子。

米小鱼,他嗓音如常,只有极细心的人才能听出其中隐藏的一丝暗哑,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

她当然知道,她现在已经被酒精控制了大脑和身体,当然知道自己此刻最想要的是什么——

美好的肉体。

自己以前守身如玉的那一套沦为了笑话,还被男友背叛,信念是很奇怪的东西,能坚定不移的守护,也能在一瞬间全盘推倒。

米小鱼对着徐泓臻轻慢吹气,就当现在是在做梦。

她觉得全身火热,早已分不清是在梦境还是现实。

说完,米小鱼不再等徐泓臻回话,红唇精准的贴上他的薄唇,唇舌相触那一瞬间,电流般的颤栗从两人身体蹿过,两人均是不由自主的喟叹一声。

米小鱼搂着徐泓臻的脖子,用力把他拉下来,她也不懂怎么做,但在潜意识下的支配下双腿自动自觉的夹上了他的腰。

小色妮!

徐泓臻忍住笑,大手及时护着她的脑后勺,不让她磕着。

这衣服太麻烦了,

米小鱼手忙脚乱的想脱掉身上的恤衫,可她越是乱,衣服越是难扯开,妹的!它是不是长在我身上了!

别动,

徐泓臻堂堂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让她主动强了他?今晚由她点着的火已经够多了,压得也够长时间了,连本带利要回来,他就没想过让她好。

徐泓臻一个利落翻身,把她密不透风的压在自己身下,反客为主。

米小鱼,你看着我,从今晚开始,你这辈子都要记住我。

房内灯光变暗,米小鱼觉得疼,觉得自己被撕裂了,整个人都被男人霸道地、一次接一次地肆意侵占分毫不剩。

夜更深,清湛的圆月偷偷拉过一片薄云,蒙上一层朦胧又动人的细纱。

--

她在梦中参加了全能运动会。

游泳、长跑、自由搏击但凡念得上名字的运动项目她似乎都玩了一次。

否则,身子怎么会痛成这个鬼样子!

米小鱼撑开眼皮,第一次切身体会到什么叫痛不欲生,特别是双腿之间,那股沉沉、麻麻的酸痛让她连动一下脚趾头都龇牙咧嘴的。

嘶,

米小鱼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手肘撑着床,慢慢地坐起来。

入目是陌生又熟悉的房间,米小鱼环视一圈,确认自己不知道这是哪里,可是房内的摆设她又有点熟悉。

仿佛是在梦中见过。

她拉开身上的被子,伸手去揉酸痛的大腿。

突然,米小鱼动作僵住。这是

一抹刺眼又鲜红的血迹印在雪白的床单上,迎头一棒,带给她强烈的视觉冲击。

这血是

米小鱼颤颤巍巍的低头看自己——白皙的身体上遍布深深浅浅的吻痕,除了某种床上运动且战况激烈留下来的证据,她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会造成这样的。

天!哪!!

她居然和男人睡了?!!

昨晚的男人是谁?

米小鱼一把拉过被子遮住自己,红肿的双眼瞪得又大又圆,宿醉后的头痛一波波的袭上来,让她痛哼出声。

昨晚她究竟喝了多少酒?被谁带来这里的?又是谁趁虚而入睡了她?

一个接一个的问题涌上来,让她脑袋更痛。

然后视线停在地板的一条大浴巾上。

迷迷糊糊之中,一道低醇又暗哑的男声仿佛贴在她敏感的耳后响起——

米小鱼,你要记住我。

你要对我负责,嫁给我。

要她负责什么?

米小鱼惊恐地跳起来,随着记起声音,一个男人的样子也隐隐约约的浮出来,连带在酒吧在街上发生过的事也模模糊糊的跃出脑海。

她糟了!

她要死了!

她好像似乎大概昨晚一直和徐泓臻在一起,所以是睡了徐泓臻!?

那个她平时躲避不及的男人!

米小鱼来不及再细想,也顾不得头痛身痛,慌乱地跳下床找衣服,结果才动了一下,痛得她连连皱眉。

妹的,好痛!失去第一次的女人都那么疼的吗?

真搞不懂为什么有些人会对这种事乐此不疲的,明明就痛得要命!

米小鱼动作僵硬得像机器人一点一点的挪动双脚,去找衣服。

她的衣服叠得整整齐齐的放在一边,拿起来还有一阵淡淡的花香味,似乎是刚刚干洗干净的。

米小鱼三两下的穿好衣服,她才不要嫁给徐泓臻,三十六计走为上计,防火防盗防徐泓臻。

不然等他回来肯定会对她逼婚的。

--

外头阳光火辣辣的炙烤着大地。

从酒店逃出来后,米小鱼胡乱上了一辆计程车,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只对司机说:越远越好!

然后尽职的司机就把她拉到了T市的另一个区。

下了车,米小鱼顶着太阳站了一会儿,危机感稍歇,她才觉得又饿又渴。

人是铁饭是钢,一天不吃饿得慌。

就算要逃避徐泓臻,也要先填饱肚子才有力气。

想到这里,米小鱼迈开大步朝最近的一间商场走进去,随便找了间清净的餐厅。

小姐,你一个人吗?

餐厅门口的男侍应生长得挺白净,米小鱼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等她还想看第三眼的时候,倏地,脑海像是自动重播的录音机,响起徐泓臻阴恻恻的警告:米小鱼,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在婚前给我戴绿帽子,你就完蛋了。

嗝!

她吓得瞬间收回视线,僵硬地扯唇,嗯,一个人。

那请小姐往这边走。

奇了怪了,

米小鱼一边低头走一边暗自恼火:她为毛要听徐泓臻的话?不会是昨晚那厮在她体内偷偷下了听话蛊吧?

狠毒!

宇森,我想吃这个。

第7章

宇森,我想吃这个。

一道娇滴滴的女声从餐厅的酒架后面传过来,米小鱼脚步一顿,声音她听着有点陌生,但叫的名字可不陌生。

米小鱼侧头朝酒架子的空隙望过去,果然看到前任柯宇森。

他身边还站着一个穿鹅黄色吊带连衣裙的年轻女子,纤白的双手正紧紧地挽着柯宇森的胳膊摇晃,撒娇地说想吃什么东西。

是徐丽娅。

要是单从外表来看,徐丽娅一点也不像昨晚在电话里满嘴欠教的女人,顶多也就是个天真年轻的女子。

也对,不天真也就不会被柯宇森骗了。

行,

柯宇森用一种米小鱼从没听过的音调说话,他抬手摸了摸徐丽娅的脸颊,温柔的声音能滴得出水,你想吃什么都行,只要你开心就好。

啧,

米小鱼忍不住抖掉满身的鸡皮疙瘩。

你对我最好啦!

徐丽娅对柯宇森用力亲了一下脸颊,亲爱的,你记得帮我点单,我去一下洗手间。

说完,依依不舍的松开手。

要不是知道这对男女的尿性,还真以为他们是多恩爱的一对呢。连去个洗手间都一副依依不舍深情款款的模样。

米小鱼摸了摸手臂,安静的收回视线。

她已经不想和这对再有任何牵连。该报的仇、该讨回的公道她也做得差不多了,从此以后彼此就是陌生人,他们结他们的婚,她过自己的单身生活。

免得越是纠缠越是恶心到自己。

--

你跟踪我?一个人挡住她的路。

米小鱼微怔,抬头看见柯宇森站在她面前,表情还很微妙的样子。

米小鱼,我前天已经和你说得很清楚了,柯宇森皱着眉,不耐烦地说道,但是我不介意再重复一遍,我和你是不可能的,你不要再想复合的事。

米小鱼Excuse me?

看她没有说话,柯宇森以为她是默认了,我知道你很爱我,舍不得离开我。但是小鱼你性子太陈旧了,我们在一起是不会有幸福的。

你妹。

米小鱼握着拳头极力忍耐,她好想打他肿么办?旁边酒架子上的红酒应该不贵吧,拿一两瓶来敲人可以吧?

不过,小鱼

柯宇森突然话音一转,音量也小了,说得贼兮兮的,如果你愿意改一下性子,我不介意再给你一个机会,你可以做我的地下情人。

忍不了了!

米小鱼扬手一个巴掌朝他脑门利落扇过去,丫的,你别把所有人都想得像你一样脏!

柯宇森没想到她会动手,躲避不及被扇得正着。

啪!

一个大男人当众被一个女人扇了一巴脑门,顿时惹得周围用餐的人纷纷望过来,带路的侍应生还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两步,似乎没想到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会有这样猛的爆发力。

米小鱼!

柯宇森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的,但他反应也是快,只惊愕了几秒便赶紧在众人的视线下恢复文质彬彬的人模狗样。

当然也是因为他长得有几分好看,不然怎么勾搭上徐丽娅。

你疯了吗?

柯宇森咬牙切齿的瞪她,你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对我动手?

你也知道这里是大庭广众?

米小鱼讥诮地哈了声,那你怎么敢说出那么不要脸的话?柯总监,认识你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脸皮厚成这样。是从小时候不要脸一天天练成的?还是你昨天挥刀自宫后速成的?

我有说错?

柯宇森被她讽得无力招架,眼看周围的人对他指指点点的嘲笑,他一张脸憋成了大便色,但很快学她哈了声,甚至还特别理直气壮的说下去,明明就是你舍不得我,心里还有我放不下我,才会跟踪我的。我只是好心看不得你分手后会自怨自艾,才给你一个当地下情人的机会。

他这么大方,这女人居然不感激还敢动手?

果然没有分错手!

米小鱼皮笑肉不笑的,柯总监,你是不是挥刀自宫后练得走火入魔了?

以前也没发现他是三观那么扭曲的人,果然分手见真性情,居然大言不惭的说出一番颠倒是非的话,她舍不得他?

对,我舍不得你,

米小鱼装模作样的点点头,但说出口的话能吓死人,我恨不得把你钉在棺材板里,日日看你生不如死才好玩呢。

只要他过得不好,她就开心了。

--

宇森,你怎么站在这里?

徐丽娅从卫生间走出来,看到柯宇森脸色发青的站在过道,胸口还剧烈喘气,正觉得奇怪,余光一转,便看到了米小鱼。

米小鱼?

徐丽娅不敢置信地瞪直眼睛,你怎么在这里?

柯宇森:她跟踪我。

米小鱼翻了个大白眼,真不知这位哪来的自信心?被她讽刺地怼了一顿,还是认定她跟踪他。

你这不要脸的!

徐丽娅气势冲冲的三两步上前挡在柯宇森前面,一心想勾引我老公是吗?小三我见得多了,但像你这种脸皮都不要,还要跟踪男人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小贱人!下作!

徐丽娅冲米小鱼连骂了好几句不堪入耳的词语,餐厅内原本鄙视柯宇森的视线全都望向米小鱼,窃窃私语的对象也换成了她。

米小鱼面无表情的听着她骂,等徐丽娅骂得差不多口干了,她才似笑非笑的回了一句。

徐丽娅,你老公刚才还提议让我做他的地下情人呢。

骂得多骂得难听算什么?一针见血才是吵架的最高境界啊。

果然,徐丽娅听她说完,脸色唰的一下变白了,身形还微晃了两下,似乎受了很大打击。

丽娅,你别听她胡说,柯宇森急忙否认,我没说过!

没说过,

米小鱼笑眯眯的示意周围的观众:柯总监,你说这句话时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听到呢。

丽娅,你别听信她的妖言惑众,柯宇森扶着徐丽娅的肩膀,坚决不承认自己说过的话,我对你是一心一意的,米小鱼她是眼红我们的幸福,才会千方百计想破坏我们呢。

徐小姐啊,

米小鱼慢悠悠的火上添油,柯总监身边好像还养着好几个备胎呢。

米小鱼!

柯宇森恨不得把米小鱼的嘴巴缝上。

该死的女人!

可他更怕徐丽娅会生气,当下也顾不得米小鱼,柯宇森对着徐丽娅又哄又抱的,丽娅,你要相信我。

徐小姐,你别相信他。

第8章

看戏不嫌闹事大,米小鱼卯足了劲的火上添油,徐小姐,你要是不相信我,尽管问周围的人,还有他,

米小鱼把一旁的侍应生拉过来,小哥,你刚才也听到他说要让我当地下情人这句话了对吧。

侍应生默默地点了下头。

顿时,柯宇森的脸更青了。

徐丽娅要是能有徐泓臻一星半点精明的话,她就应该看穿柯宇森的真面目——一个刚订婚的男人开口问另一个女人要不要当他的地下情人,这种男人分分钟想打爆他的狗头好不好!

但显然,她还是高估了徐丽娅的智商。

宇森,你不用急着和我解释,

徐丽娅戏精上身般的用手指按住柯宇森的嘴巴:我肯定相信你的,米小鱼肯定是和这些人串通好了的。

米小鱼无语地翻了个白眼,看来有机会她要和徐泓臻好好说一下,不能只顾着自己聪明,也要适度的教一下妹妹。

随后又转念一想,不对,她都祈求这辈子不要再碰到徐泓臻了。

谢谢你,丽娅,

柯宇森暗暗松下好大一口气,握着徐丽娅的手,我爱你,一定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他倒是不担心徐丽娅会离开他,反正这女人已经对他死心塌地的;而是他领教过徐丽娅的刁蛮小姐脾气,要是不屈不挠的在这里闹起来,恐怕会引来好事者的偷拍。

毕竟在这个人人都有智能手机的年代,视频是会以光速的速度传遍T市的。

到时毁了他的形象和名声就得不偿失了。

呕,

米小鱼还是很饿,但她觉得自己在这间餐厅应该吃不下饭。

懒得再看这对恶心人的男女,米小鱼转身想离开。

徐丽娅却不肯放人,一个箭步挡在米小鱼前面,被揭穿了就想走?米小鱼,你承认自己胡言乱语了对吧。

米小鱼冷眸乜她,你的智商和我不是一个水平的,我还能和一个傻子计较不成?

你闭嘴!

徐丽娅双手抚着肚子,她会这么自信当然是有原因的,我已经有了宇森的宝宝,他怎么可能会舍得伤害我和宝宝!

就算男人再花心,总不可能不管自己的孩子吧?

单凭这点,徐丽娅是认定米小鱼说谎。

徐丽娅怀孕了?

没想到会听到这么出乎意料的消息,米小鱼怔了好几秒。

她和柯宇森前天分手的,而这两人是今天才订婚,结果徐丽娅是怀孕的?

那是不是表示,在她不知情的时候,他们已经搞在一起了?

所以她头上戴的不是绿帽,而是大草原?

呵,

米小鱼觉得好笑,亏她还讽刺徐丽娅是傻子,原来以前的自己也没聪明得哪里去。

今天订婚,还立即怀孕了,

米小鱼露出浓浓讽刺的笑容,话里有话的,柯总监,你这能力真不是一般的强啊。

柯宇森大概也想到自己过分,罕见的没有回声,而是把头撇向一边装没听到。

反而是徐丽娅没听出她话里的意思,重重哼了一声,我家宇森能力肯定强,米小鱼你要是再敢来纠缠他,我绝对不会和你客气的!

no、no,

米小鱼好整以暇的摇了摇手指,真心实意的说道,我还要庆贺柯总监的不娶之恩呢,

像他那样的渣男,嫁给他才是最惨的事。

徐小姐,看在你也是姓徐的份上,我好心提醒你一句吧,以后要小心点,指不定哪天又被小三了。

毕竟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更不用说是劣根性了。

我不是小三,你才是小三!

没想到米小鱼的话戳到了徐丽娅的痛处,气得她扬手要打人,米小鱼灵敏地往后闪开。

是你不要脸的缠着宇森!米小鱼,你再敢对外说一个我是小三的话,我能整得你在T市待不下去!

徐丽娅骂着还不解恨,扬着巴掌对米小鱼步步紧逼。

米小鱼当然不可能会让她打着,还要气死她。

徐小姐,很多电视剧里,每当渣女要打人时,都要整一出来诬陷别人的。是不是特别像你?

啊啊啊!

徐丽娅更是气得要死,也不管是公众场合,随手拿起旁边餐桌上的杯子碟子用力往前扔,啪啦啪啦的碎片声响彻全场,还有周围人起此彼伏的惊呼声。

哇!

米小鱼险险地避过碎片,那位估计是被她气疯了。

和个失去理智的疯子对着干那不是自找苦吃吗?她才不做这种蠢事。

想到这里,米小鱼又险险避开一个杯子,故意朝徐丽娅挥手,徐小姐,你慢慢和渣男玩,我不奉陪了,拜拜。

说完,一溜烟的跑出餐厅,留下一地残局让那对慢慢收拾。

--

气死我了!

眼看米小鱼毫发无损的离开,徐丽娅又是跺脚又是尖叫,气得全身发抖。

她徐家有钱有势,她从小到大都是被捧在掌心里呵护长大的,哪里受过这种气?

人就是这样的,没接触过的东西稍微碰到一下,没受过的气稍微在人前落了下风,都觉得要变天。

她要弄死米小鱼!还有

柯宇森!

徐丽娅视线一转,一反方才的温柔,咬着牙望向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后面的柯宇森,你过来!

刚才她要打米小鱼的时候,柯宇森不但不帮忙,还躲在后面干看,这算什么未婚夫!

柯宇森皱着眉走过来。

其实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转身走人的。

徐丽娅居然在公众场合扔东西,她还要不要脸?没看到周围人鄙视的眼神,还有窃窃私语吗?

可他也知道如果自己真的走,事情肯定会闹得更不可收拾,所以耐着性子说道,丽娅,不要生气了,为米小鱼生气不值得。

都怪你!

打不着米小鱼,徐丽娅拿柯宇森出气,手指用力戳他,要不是你招惹了米小鱼,我今天就不会被她当众嘲笑!

周围窃窃私语的声音更大,柯宇森余光还看到有人掏出了手机。

徐丽娅,

柯宇森一把抓住她的手,低着头避开摄像头,差不多得了,你别太过份。

我过份!?

徐丽娅尖叫起来,现在是我帮你赶跑那些不要脸的女人的,你还说是我过份?!柯宇森,你有没有良心的?

柯宇森眼里露出一丝嫌弃,抓着徐丽娅的手把挣扎的她拉到跟前,阴恻恻的轻声说道,徐丽娅,有些事你知我知,如果不是你先设计爬上我的床,还怀上了孩子,我根本不可能娶你。

▲《大BOSS的隐婚小顽妻》完整版已有~

大BOSS的隐婚小顽妻

大BOSS的隐婚小顽妻

作者:双鱼状态:已完结

想找大BOSS的隐婚小顽妻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大BOSS的隐婚小顽妻在线免费全本,作者双鱼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这个补偿够意思了吧。身随心动,米小鱼双手不由分说的抱上徐泓臻的脖子,红彤彤的脸也凑过去。你乖乖的别反抗。感谢酒精,让她能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句话。徐泓臻神色冷静,捏着她下巴的手没有松开,另一边手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她的腰间,只需要微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