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1-08 15:48:09作者:青丫头

想找重生七五春色撩人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重生七五春色撩人在线免费全本,作者青丫头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李老汉没点头也没摇头,一长窜的啊,没人知道是什么意思。就连向来有主意的周长兴,也弄不明白,他那些啊啊啊啊,是想说什么,让他写字吧,他又大字不识,那现在怎么办?老李头,你想说什么?李老汉急的满头是汗,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李大福,却说话了:我二弟是

《重生七五春色撩人》重生七五春色撩人无弹窗阅读-重生七五春色撩人在线免费全本 免费试读

想找重生七五春色撩人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重生七五春色撩人在线免费全本,作者青丫头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小说精彩章节预览:

第6章 兄弟

李老汉没点头也没摇头,一长窜的啊,没人知道是什么意思。

就连向来有主意的周长兴,也弄不明白,他那些啊啊啊啊,是想说什么,让他写字吧,他又大字不识,那现在怎么办?

老李头,你想说什么?

李老汉急的满头是汗,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李大福,却说话了:我二弟是想问,认兄弟的事和李琛死了的事,有什么关系。

周长兴怔了怔:是这样吗?

李老汉松了口气,眼里噙了泪的点头。

这下把周长兴难住了,其实,被孙云梅闹成这样,他都没想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认不认兄弟。

这时,江丫头开口了:爹,如果您认了兄弟,三婶处置我,就是自己家里的事,外人不得插手,您要不认兄弟,那三婶就是个外人,她就没有资格处置我。

一句话,拨开云雾见月明。

除了李家人,满屋的乡亲们,全都明白了,而匆匆赶来的马秀英,连忙挤开人群,走到了江满军身边。

李老汉见亲家母来了,还朝着她点了点头,过后才冲着江丫头急:啊啊啊。

爹,您是想说,三婶为什么要处置我对吗?

李老汉又连忙点头,激动的头上都冒了汗。

江丫头却不急,神情淡然的端起泡了山参的水,递到李老汉手上。

很简单,因为大伯和三叔,还有三婶认为,李琛去了,我这个未亡人,就不是您的EX妇了,早晚是要改嫁的,所以,他们不想等我改嫁,而是直接把我处置出去,这样一来,又省事又省钱。

江丫头把钱字咬的很重,话更是意味深长,再抬头看李大福和李三福夫妇时,就见他们的表情,宛如活见鬼。

虽然事实就是她说的这样,但从她嘴里赤果果的说出来,李大福还是很尴尬的。

只有李三福一脸,你很识趣的表情。

孙云梅更绝,直接理直气壮的道:没错,我们就是这个意思,更何况,你嫁过来八年,也没尽到做EX的本份,既然早晚要改嫁,那就先把话说清楚,等琛哥儿人运回来,上山的时候,你就不用去了。

一句不用去了,就相当于把江丫头,彻底跟李家划清了界线,从此也不算是李家的人。

马秀英听完,气的肺都差点炸开,刚想起高腔替女儿讨公道,江丫头就沉声道:娘,您别急,让我自己来问!

说完,她看着孙云梅:三婶口口声声说,我嫁进来八年,没有尽到做EX的本份,那么我就想问问三婶,你想要的EX本份是什么?

孙云梅挺了挺胸,舔了下发干的嘴巴道:这还要我说?呵呵,好!咱远的先不说,就说今天吧,我们把你公爹抬下山的时候,你在哪?进了屋后,这冷锅冷灶的,你又在哪?

在娘家!江丫头平静的好像在说别人的事。

就在这时,站在人群后周诺辰,眉头皱了皱。

你也知道是在娘家啊,我还以为你不敢承认呢,嫁进来八年,除了李琛回来,还有生孩子坐月子,你全在娘家呆着,连公爹都没侍候过几回,这世上有你这么做EX的吗?我也是快要当婆婆的人了,如果我EX妇是你这样,我早八百年前给轰了出去。

孙云梅喊的石破天惊,好像江丫头在娘家住,这多么罪不可恕的事。

相比起她的义愤填膺,小岗村的乡亲们,却是无语的翻白眼了。

刚才还快人快语的左婶子,差点又要忍不住,上来说几句,但江丫头却压了压手心,似笑非笑的道。

我住娘家,是李琛要我住的,原因很简单,那是因为他常年在部队,家里就我和公爹两个人,我又年轻,难免会惹人口舌,现在三婶这么说,是指李琛他安排错了吗?

孙云梅顿时愣了神,脱口道:李琛让你回娘家住的?

对啊,而且他还告诉过周支书。

拿出烟枪来抽了口烟的周长兴点了点头:没错,李琛和江丫头刚结婚那天,李琛就过来找我商量,而且我也同意了。

一个年轻的小XF,和一个哑吧GG,常年住在一起,瓜田李下的,就算没什么事,也难免会被人拿出来开玩笑。

有时候玩笑若是开多了,那没有的事,也会变成有的事,所以李琛的决定,周长兴是支持的,小岗村的乡亲们,也都是知道的。

只不过小岗村的人知道,东沟村的人不知道啊,比如说孙云梅。

倏然,孙云梅脸黑了,强词夺理的道:好,就算她回娘家,是李琛同意的,那她就不用侍候GG了吗?就任由我二哥天天冷锅冷灶,连口热水都没得喝吗?

旁边听着好戏的左婶子,终于忍不住的又插了句:那是你是要江丫头过来,天天给李哑吧暖被窝吗?

众人又是哄堂大笑。

孙云梅脸色都青了,指着左婶子全身都发抖:你,你,你

左婶子才不怕她,眼一翻,语速飞快的道:你喜欢跟你公爹热热呼呼的过,也别扯上人家呀,真是不要脸。

你才不要脸!孙云梅要吐血了。

眼看话题又要扯开,江丫头感激的看了眼左婶子,不紧不慢的把话接上:我公爹这里冷锅冷灶,那是因为有我天天送饭,就是这屋子,我也是天天过来收拾的,爹,是这样吗?

老脸有些发烫的李老汉,忙不跌的点头。

这下孙云梅有些哑然了,仿佛憋了一肚子坏水,却倒不出来一样,过了好半天,才咬牙切齿的道:那你早晚也得改嫁,我还是那句,既然你早晚要改嫁,那琛哥儿上山的时候,你就不准去。

马秀英快要忍不住了,刚想说不去就不去,江丫头就高声道。

我说过了,我生,是李琛的人,死,是李琛的鬼!这辈子我嫁他,我不悔!不论他是活着,还是死了,我都不可能改嫁!

这句话,江丫头说的掷地有声,站在人群后的周诺辰,眼都亮了三分,高声喊道:好!说的好!不愧是咱们当兵的军嫂!

周诺辰声音又大又洪亮,骤然把屋里的人,全吓了一跳,纷纷扭过头去看他。

第7章 点明

你谁啊?有人问。

周诺辰这才反应过来,尴尬的摸了摸鼻,转身出了屋子。

还是马秀英把他的事说了几句,众人才明白,原来就是他呀,那个被下放到这的黑五类。

这事,周长兴早就知道了,只是没想到,周诺辰会在今天来。

当然了,李老汉也是早早知道的,毕竟这个人要住他家牛棚。

话被打断,孙云梅又怔了半天,眼看江丫头获得了支持,急的就一口咬死道:不可能,你才24岁,这么年轻,那有可能不改嫁,你现在到是说的好听,真要过上两年,你耐不住寂寞了,改嫁了,那我二哥怎么办?

这话一出口,左婶子又磨刀了:我说孙云梅,你到底会不会说话呢?什么叫李哑吧怎么办?难不成你还让江丫头过几年,再嫁给李哑吧呀?

屋子里再一次的哄堂大笑。

李大福的脸都快抬不起来了,真心觉的这三弟妹,就是来闹笑话的,气愤之下,他也爆了粗口:槽尼玛的,你给我闭嘴吧!你这不是在埋汰侄EX妇,这是埋汰我二弟,李三福,你还能不能管住你XF那张嘴了?要是管不住,就把她给我赶回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李三福嘴角抽了抽,自知孙云梅说了蠢话,只好赶紧扯了扯她,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孙云梅又气又急,看了眼左婶子,恨不能剥了她的皮,折了她的骨!

再看李三福真来拉她,就郁闷的直跺脚,之前不是商量好的嘛,一定要说清楚,不能让江丫头上山,反正她早晚要改嫁,那现在就把她踢出去,省的她分了二哥家的钱财。

尤其是李琛的死亡抚恤金,那可是一大笔钱呢!

江丫头看了眼心急的孙云梅,和心里有鬼的李三福,冷笑了一声。

爹,您知道,三婶为什么一口咬定,我早晚会改嫁,还不准我扶灵上山吗?

李老汉瞪大眼摇头,表示他不知道。

因为三叔和三婶,跑来告诉你的时候,他们就知道,军人若是死在战场,国家是会给死亡抚恤金的,而李琛不是普通的军人,他是军官,那么这笔钱,就只会多不会少!如果我不改嫁,那么按照规定,这笔钱就只能是我签收。

所有人再次倒抽了口气。

又一次拨开云雾见月明了。

心里的小九九被侄EX妇,一语道破,李大福有些脸热,再看江丫头的眼神,就心里突了突,究竟是谁说,这侄EX妇是个蠢的?

放他娘的狗屁,那里蠢了,明明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人精明的很。

而且还早就把他们看穿了,却好整以瑕的坐在那,等着他们上窜下跳啊。

当然了,如果您被气死了,那就再好不过了,如此一来,咱们家就像绝户头,他们就可以打着本家亲戚的名号,把我赶回娘家,分钱分粮分田产,再收养小树和小木。

你放屁,这种话你也敢说,你公爹可是我亲二哥,把他气死了,我们有什么好处!李三福眼见心中所想,全被侄EX妇说出来,急的连忙矢口否认。

好处我不是说了吗?李琛去了,我公爹要是也去了,把我赶走,不就是像了绝户头?

江丫头冷笑,语速飞快的点破一切。

尽管这没有证据,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而且还是上辈子,确实发生的事,可她还是要说,不为别的,只为了提醒公爹,他的这两个兄弟,不是什么好人。

所以,他一定要保重身体,否则,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么这个家,就真真的要被人吃了,抢了,吞了!

李老汉骇的直吸冷气,瞪大着双眼,看了看李大福,又看李三福,一时间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你别血口喷人,我们真要害我二哥,那我们干嘛还把他抬回来,怎么不让他死在山上!

你们敢吗?江丫头寸步不让,言词犀利。

你!你!你胡说八道,你这是挑拨我们兄弟间的情谊。李三福跳脚,原本就有些心虚,又见大哥一直不吭气,连忙去扯他:大哥,你也说句话呀,这江家丫头血口喷人呢。

李大福铁青着脸蠕了蠕唇,刚想说点什么,江丫头却根本不给他机会。

有没有血口喷人,你们自己心里最清楚,就拿李琛去了的消息来说吧,你们是怎么知道的?还知道的那么快!

她这一说,周长兴脸色严肃了起来,这话早在来李家的路上,他就想问了,可后来被孙云梅一闹,差点丢到九霄云外。

没错,这消息,你们是从哪听到的?从我上午去开会,再到回来,也就只我们村几个干部知道,而我是最先去找的江丫头。

李三福猛的吸了口气,觉的事情有些不妙,但仔细想想,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可告人,于是,挺了挺脸便道:你在开会的时候,我也正好去人民公社办事,恰好就听到了。

江丫头挑眉,她问这个,确实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机密。

那你知道我爹年纪大了,受不得刺激吗?

受不得刺激,那也得受啊,难道说,这事就不告诉我二哥吗?李三福觉的自己没错。

周支书,您觉的呢?

周长兴顿时凶狠的眯了眯眼:我觉的,这事说当然是要说的,但要看怎么说,第一年轻人心理承受力到底要强一些,所以,就算要说,也要先告诉年轻人,然后再迂回着告诉老人,慢慢地让他接受。

对啊,说的好听点,是我大伯三叔性子耿直,所以跳过了我,直接跑到山上去告诉我公爹,说的不好听,那就是我大伯三叔,站着说话不腰疼,狠不能把这个好消息,说给我公爹听,不论是好,还不好,这都没想着兄弟情份呢。

江丫头嗤笑,眼看着李大福和李三福急的要开口骂她,又紧跟道:刚才我匆忙跑回来,见我公爹躺在炕上,而我大伯和三叔,却袖手旁观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再到后来,我急地砸了我公爹的柜头,翻出他老人家几年前,在山上挖的野山参时,我三叔还想偷偷把那山参拿走呢。

你,你放屁!你, 你血口喷人,我那是想拿山参吊我二哥的命!李三福急的想冲上去打人了。

第8章 没死

李三福还在狡辩,李大福却在这时,心沉到了谷底。

他这个侄EX妇啊,今天还真是让他刮目相看,平日里看了她七、八年,也没觉的她是个聪明的,可今天她办的这事,真真是沉稳利落,还心思缜密。

从救人,再到不急不忙的当着人前,把这些话说了出来,那怕没有证据,上不了公堂,从此以后,他头上都会悬一把谋财害命的利剑。

更何况,这里还是小岗村的地头,站在这看热闹的,也全是小岗村的人。

那怕他就是没那想法,今天长了一百张嘴,也是说不清的。

更何况,当时的李三福,还真有那想法,而他,虽然犹豫,但也默认了。

沉凝下,李大福当机立断的看着李老汉道。

老二,今天这事,是大哥没想周全,做的莽撞了,大哥的错,可大哥没想过要害你性命,现在你既然没事,那大哥就放心了,琛哥儿是个军人,他人运回来,估计还要几天,那我就等琛哥儿回来了,再带你SZ来帮忙,你节哀!

李老汉还在震惊中,愣愣的点了点头。

李大福便阴沉的看了眼江丫头,干脆利落的转身走了。

李三福见大哥一走,他和孙云梅更加势单力薄,想说留下来照看李老汉,这时也说不出口。

但李三福乖觉,他可不像李大福那样直来直往,只见他跺了跺脚,仿佛被冤枉的痛彻心扉道。

二哥,你这EX妇心眼真是太多了,什么腌臜事都被她说了个一干二净,也罢也罢,是非曲直,自有人去评,我李三福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也走了。

说完,李三福挂着滔天的怨气,急匆匆的往外走,眼看自家蠢XF,还站在那不心甘,便回头骂道:人家都说我们谋财害命了,你还站在那干什么?等着吃官司吗?还快跟我回家!

人走了,众人一脸唏嘘,再看江丫头,目光就有些怪怪。

因为李大福和李三福走的时候,那番话,说的很是较量,所以众人难免心里打鼓。

究竟是江丫头心眼太多,还是李家兄弟真的心里有鬼呢?

江丫头自然知道别人会揣摩,可她一点都不想解释,因为没必要,不管是魑魅魍魉,还是牛鬼蛇神,老天既然给了她机会,重活一回,那么上辈子所有的悲剧,这辈子,她都不允许再发生!

更何况,这世上还有一个词,叫日久见人心!

眼看着真正的混不吝走了,周长兴也松了口气,安抚了李老汉几句后,便把看热闹的乡亲民,统统撵回了家。

屋里一空,李老汉就萎靡了下来。

江丫头这才笃定的道:爹,您别难过,李琛他没有死!

李老汉吓了一跳,连忙看着EX妇,一脸不解,混浊的眼里甚至还有几分希翼。

啊啊啊?

您别激动,我没有骗您,您想啊,这部队一打仗,那么多人往前冲,就是搞错了,也是常有的事,所以您放心,等过完年,我就带着孩子去部队,一定把这事给弄清了。

江丫头忙不跌的又给李老汉续了杯水,这事她心里有数。

上辈子,她身上发生了很多事,所以后来,那怕知道李琛没死,也找到了亲生父母,并且还更了名换了姓,还当了首长,她也没脸去见他。

因为那个时候,她又是残花败柳,又是杀人犯,怎么见?

但这辈不同,她到现在为止,还是清清白白的,就是两个孩子,也没有溺水而亡,所以,她要去找他,一定要去找他。

不为别的,只为她心里一直有他啊。

听着她笃定的语气,李老汉激动的连忙点头,又冲到柜子里,哗啦啦的掏出一个布包。

一层一层的打开,就见里头包的,竟然是一叠子的钱,有十块的,有五块的,一元二元的,但最多的却是毛票。

每一张都整整齐齐,用麻绳仔细捆着,压着毛票下面的,还有五分,二分,一分的硬币,鼓鼓囊囊一大包。

江丫头大吃一惊,她是真没想到,公爹居然还攒了这么多钱。

因为,自从她和李琛结婚后,李琛的工资就是她去取的,一个季度取一次,好像记得每次都是一百出头。

然后拿到钱,她会给公爹买点东西,再给他二十元买酒喝,怎么也想到,公爹居然都攒了下来。

目测了一下,这一整包,至少有两、三百块呢。

因为大团结就占了不少。

爹?我给您的钱,您没花?

李老汉憨实的咧了咧嘴,指指自己,又摆了摆手,示意他一个人,用不了那么钱,完了他又指了指炕头的柴刀,还有没编完竹篓子。

江丫头懂了:您是说,您平时还编了竹篓卖钱?

李老汉点头,又急的指了指窗外,示意山上。

还上山打猎,那些吃不完的野味,您都换钱了?

这会李老汉就像个孩子,憨笑的点头,又推了推那包钱,示意她快点收下,是给她去部队找李琛的路费。

江丫头感动,怪不得结婚那时,李琛就对她说:别看我爹是个哑吧,可我爹知冷知热,心底善良,也最会过日子,我不在家,你一定要替我好好照顾他,要不是他,我早在49年的时候,就已经饿死冻死了。

李琛!你说的对!

公爹他,是个好人,值得你孝敬一辈子的好人。

爹,我一定会找到李琛的,他是我男人,也是我孩子的爹。江丫头发誓。

李老汉哽咽的再次点头。

最后,江丫头也没全要,数了数,果真是有三百一十五元六角八分,本来她想着只拿一百就够了,但又想到,李琛部队在南方,这一去山长水远,钱多点总能压身,便又抽了一百。

剩下的一百一十五元六角八分,她重新包好交给公爹,就在这时,她发现刚才没用完的半截山参不见了。

呵呵,江丫头冷笑,几乎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偷偷摸走的————李三福!

爹,我只拿二百就够了,剩下的你统统收起来,柜头锁被我砸了,刚才屋里人又多,我没用完的那半截山参,都不见了,您还是换个地方把钱藏好吧。

她这么说,也是防止李三福狗急跳墙,因为她很清楚的知道,李三福是个游手好闲的混子,平时最爱做偷鸡摸狗的事,而且还吃喝嫖赌,这样的人,要是没钱急红了眼,是肯定会拿公爹开刀的。

而李琛的那笔死亡抚恤金还没完呢!

李三福和孙云梅,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因为那确实是一笔巨款啊,一共一千六百八十二块!!!

▲《重生七五春色撩人》完整版已有~

重生七五春色撩人

重生七五春色撩人

作者:青丫头状态:已完结

想找重生七五春色撩人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重生七五春色撩人在线免费全本,作者青丫头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李老汉没点头也没摇头,一长窜的啊,没人知道是什么意思。就连向来有主意的周长兴,也弄不明白,他那些啊啊啊啊,是想说什么,让他写字吧,他又大字不识,那现在怎么办?老李头,你想说什么?李老汉急的满头是汗,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李大福,却说话了:我二弟是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