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1-08 15:51:57作者:竹夏

想找甜宠进行时:霍少请克制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甜宠进行时:霍少请克制在线免费全本,作者竹夏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其他几个汉子听到王辉的话,都是一脸淫笑目露色光,想到待会儿他们也能尝尝这丫头水灵灵的滋味,全身上下都痒痒的厉害,啧啧,那滋味儿可就在他们臆想的时候,突然嘎吧一声脆响,下一刻,王辉猪嚎般的惨叫声差点震破他们的耳膜,只见黑暗里伸出来一只大手

《甜宠进行时:霍少请克制》甜宠进行时霍少请克制无弹窗阅读-甜宠进行时霍少请克制在线免费全本 免费试读

想找甜宠进行时:霍少请克制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甜宠进行时:霍少请克制在线免费全本,作者竹夏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小说精彩章节预览:

第006章 霍少受伤

其他几个汉子听到王辉的话,都是一脸淫笑目露色光,想到待会儿他们也能尝尝这丫头水灵灵的滋味,全身上下都痒痒的厉害,啧啧,那滋味儿

  可就在他们臆想的时候,突然嘎吧一声脆响,下一刻,王辉猪嚎般的惨叫声差点震破他们的耳膜,只见黑暗里伸出来一只大手扭住王辉的手腕,像是扔沙袋一样将王辉肥重的身体扔到客厅中央。

  辉哥!

  呜嗷

  这一下差点把王辉摔散架了,他痛嚎着:妈的,是哪个孙嗷!

  骂骂咧咧的话还没说完,又是一声震天响的惨叫,抓着冉苒的那个汉子也被丢沙包似得砸在了他的身上。

  冉苒被一只有力的臂膀护在身侧,众人这才看清突然出现在门口面色如冰的高大男人。

  从这里滚出去!

  霍枭霆阴冷的声音像是冒着冰碴子,房间里的几个汉子被这声音冻得一激灵。

  王辉爬起来,浑身上下都冒着怒火:妈的,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让老子滚,兄弟们,给我上,卸了这小子的胳膊!

  几个汉子立刻一拥而上。

  冉苒心一紧,护着她的男人迅速出手,嗷嗷几声惨叫,那几个汉子就被放倒在地。

  男人凌厉的身手令王辉变了脸色:我告诉你别多管闲事,这女人是我花钱买的,我可是坤哥罩着的,坤哥的名号听过没?得罪坤哥你会死的很

  别让我说第三遍,滚!

  霍枭霆根本没把王辉还有什么坤哥放在眼里,察觉到旁边的冉苒身体有些发抖,转头询问:没事吧?

  没事。冉苒摇摇头,突然脸色一变,下意识的替霍枭霆去挡:小心!

  忽然扑近的沁香令男人瞳眸一缩,在王辉举着刀冲过来的时候,霍枭霆的动作故意慢了一拍。

  带人飙车过来的陈特助一进门,就见地上躺着几个不省人事的汉子,而自家总裁正由冉苒帮他处理伤口。

  霍少,您受伤了?陈特助脸色一变。

  没事,把这些人处理了。

  地上被卸了胳膊的王辉疼的脸色青白:你们要是敢动我,坤哥肯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陈特助一脚踹过去,冷笑:是吗?那你就等着何坤替你出头吧。

  你们、你们混哪个道上的?

  陈特助懒得跟他废话,直接叫人把他们拖了出去,打了几个电话吩咐下去,恭声道:霍少,都处理好了,肖医生正在赶去御龙帝墅的路上。

  对对,霍先生你快回去处理伤口,免得感染了。冉苒也立刻说,心里满是过意不去,霍枭霆之所以受伤,也是受她连累。

  霍枭霆点头,看向她,声音理所当然:走吧。

  啊?冉苒一愣。

  这里不安全。虽然王辉那几个人是解决掉了,可他并不打算放她继续留在这里,不然也不会有手臂上的伤口了。

  听清大佬的意思,冉苒赶紧摇头:我没事的,待会儿把门锁好就行了,他们今晚不可能再来了。

  王辉都被霍枭霆收拾成那个熊样儿了,估计能消停好一段时间了。

  可霍枭霆却目光定定的看着她,也不说话,更没有丝毫留她独处的意思,气氛瞬间就变得有些凝滞了。

  陈特助看自家Boss大有一种妹子不走他也不走的架势,轻咳了一声,开口破冰:

  冉记者,王辉手下小弟众多,他们能撬门进来一次就还能再进来第二次,你一个人确实不安全。

  我可以叫朋友过来

  冉记者还在写霍少的采访稿,霍少那边客房很多,不会有人打扰你,也方便你创作。

  可是冉苒有些犹豫,说实话,除了工作以外,她并不想与霍枭霆有太多的牵扯。

  陈特助不疾不徐的再次开口:而且,霍少今晚是因为冉记者才受的伤,在霍少的伤势没有确定无虞的情况下,于情于理,冉记者都该亲自看看才能放心吧?

  这话勾的冉苒心里的歉意和愧疚翻了个倍:抱歉霍先生,是我考虑不周,我连累你受伤,理应负责,我和你一起去检查伤口。

  说着,她将自己的包收拾好,一脸严肃要负责的神态。

  霍枭霆沉眸看了一眼陈特助,冷淡的说了句‘把这里收拾干净’,才带着冉苒出门。

  陈特助觉得自己特别无辜,明明是他看自家Boss一定要人妹子跟着去,他才说的那么严重啊喂!

  而且,Boss他又送金卡又破例接受采访的,不就是想跟妹子套近乎吗?

  御龙帝墅坐落于A市最昂贵的地段,上万平米的区域只建了五座别墅,其他地域都是绿植,郁郁葱葱的树木将夜色映衬的格外黑沉,若不是以前在杂志上了解过,冉苒都以为来到深山老林了。

  车子在奢华的别墅前面停下,守在门口的孙管家立刻迎上来:大少爷!

  嗯,先进去。

  一行人拥簇着霍枭霆上楼,冉苒刚想跟上去,就被孙管家拦在楼梯口,冉记者留步,肖医生要给大少爷做个全身检查,冉记者上去不方便。

  站在原地的冉苒心里忐忑,这么紧张的架势,难道大佬的伤真的很严重?可她之前明明看着伤口不深啊。

  正想着,见孙管家送肖医生下来,冉苒急忙问道:肖医生,霍尔先生的伤

  肖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镜框:伤口虽然不深,但是刀子上应该涂了化工药品之类的东西,霍少的伤口已经出现了腐蚀溃烂的现象,具体的结果还要在进一步化验之后才能出来。

  啊?冉苒愣住了,她根本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送肖医生离开,孙管家走过来:冉记者,客房已经准备好了,晚餐待会儿也会送到你的房间,请跟我来吧。

  谢谢。冉苒点头,又不放心的问:那我现在可不可以去看看霍先生?

  大少爷现在正在休息。

  喔。

  很快,佣人就送晚餐过来了,很丰盛,可是冉苒一点胃口都没有,一颗心都在担心霍枭霆的伤势。

  就这么忧心忡忡的,直到凌晨两三点她才有了困意,刚想眯会儿,突然就听砰的几声响,而后就有尖利的叫声传来。

  冉苒猛地从床上跳下来,打算去看看怎么了。

  可她刚拉开客房的门,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客厅顶上的水晶灯猛地砸下来摔了个粉碎,整个别墅也瞬间陷入一片黑暗。

第007章 冉苒被挟持

空气有几秒钟的静窒,下一瞬,伴随着一道道极快的火龙,砰砰的利响在耳边炸开。

这下,冉苒就是反应再迟钝,也认出了那声音。

是枪声!

偌大的别墅里瞬间乱成了一团,尖叫声,哭嚎声,还有玻璃被击碎的声音。

冉苒正想贴着墙边摸上楼去看看霍枭霆怎么样了,可不等她有所行动,后腰就抵上一个坚硬的东西,一只大手捉住她的肩膀,耳边的声音冷的不像话:不要喊,否则我要了你的命。

*

大少爷,你没事吧?

孙管家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霍枭霆的房间,生怕自家大少爷再出什么意外。

情况怎么样?黑暗中,霍枭霆的声音冷凝成冰。

大少爷放心,保镖已经各就各位,不会让那些人闯进来,电力很快就会恢复。几乎是他刚说完,房间里的灯就亮了起来。

霍枭霆大步朝楼下走去,客厅里,华贵的水晶灯碎了一地,有几个胆小乱跑的佣人被流弹击中,浓郁的血腥味令人心生不适。

霍少,歹徒已经击毙。保镖齐刷刷的立在门口,他们前面摆着三具尸体。

霍枭霆颔首,冷厉的目光在客厅里扫了一圈,没看见熟悉的人影,剑眉瞬时皱了起来:冉记者呢?

冉记者?孙管家一愣,这才想起来自己把冉苒给忽略了:冉记者应该在房

他话还没说完,霍枭霆已经阔步走到客房门口,刚要推门进去,就发现房门反锁了。

身后跟着的孙管家立刻上前敲门:冉记者?

他一连叫了好几声,里面才传来冉苒低低的,像是还没睡醒的声音:孙管家,有事吗?

听着这话,孙管家心说这位冉记者可真是心大,刚才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她竟然还能睡得着?

他忍不住看了霍枭霆一眼,正要说话,就见霍枭霆给一旁的保镖做了个手势,两个保镖立刻无声的退了出去,剩下的尽数围了过来。

见状,孙管家的心也瞬间揪紧了,在霍枭霆的示意下,故作镇定的开口:没什么大事,就是刚才家里造了贼,冉记者没吓到吧?

我没事。

房间里的冉苒说着,目光紧紧地盯着眼前用枪指着自己的男人,努力冷静下来,想着如何让外面的人知道自己的处境。

可还不等她想出法子,就被孙管家的一句话粉碎了希望。

那冉记者早点休息。

冉苒有些欲哭无泪,这么轻易就放弃了吗?

外面的脚步声走远,客厅里响起打扫的声音,但是很快,一切又归于平静。

冉苒感觉面前的人放松了一些,她的心脏紧了紧,眼神不停的环顾四周,想找找看哪里有可以挡得住子弹的地方。

老实点!大概是察觉到她的心思,男人用枪敲重重敲了下冉苒的头,疼的她顿时眼冒金星,闷哼出声:唔

男人立刻捂住她的嘴,压低声音警告:你要是敢把人吸引过来,我先要了你的命。

唔唔冉苒急忙点头,男人这才松开她,一边用枪指着她,一边小心的听着门外的动静。

可就在他注意力转移的瞬间,冉苒猛地扑上去,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扣住他举着枪的那只手,同时大大喊出声:救命啊!

砰!

砰!

耳边炸开两声枪响,房门也被人一脚踹开,灯光亮起,霍枭霆就见冉苒佝偻着腰俯卧在床上,她的脚边,躺着被窗外保镖一枪击毙的歹徒。

冉苒!霍枭霆大步冲过来,声音带着关切:你怎么样?

唔疼艰难的哼出声,冉苒感觉自己的牙关都在打颤,她的肩膀中了一枪,疼的几乎要晕死过去。

看着女孩肩上汩汩涌出的鲜血,男人的眼神倏然森冷一片,像是吃人的兽,后面跟进来的孙管家都觉得这房间的温度冷的有些瘆人。

医生呢?

马上就到!

孙管家从来没见过自家少爷对那个女人这么紧张过,心里顿了顿,开始重新审视这位冉记者。

被窝还没睡热乎的肖医生再次被从床上挖了起来,他急急忙忙赶到,就见一向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霍枭霆竟然面带焦急的看着床上已然昏迷的女孩。

可他内心的八卦之魂还没来得及烧起来,就被霍枭霆一个冷厉的眼神给浇灭了,再不敢墨迹,赶紧过来给冉苒看伤。

是贯穿伤。肖医生仔细做了检查,确定没有伤到神经,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伤到神经,不过有弹片残留,霍少,我现在需要立刻给冉记者进行手术取弹片,请您先出去吧。

不必!霍枭霆冷冷的吐出两个字,目光沉沉的看着面色惨白的冉苒,我就在这里,你开始吧。

这肖医生还想再劝,可看到霍枭霆的眼神,立刻消音,开始准备手术工具。

佣人小心翼翼的给冉苒止血,肖医生下刀的时候,昏迷的冉苒闷哼一声,紧缩的剧痛令她瞬间清醒,下意识的就要挣扎,却被一双大手按住。

深潭似得双眸对上冉苒,里面仿佛有一块磁铁,瞬间能将人的心魂吸住:别动,肖医生在给你手术。

冉苒有两秒的晃神,但很快,伤口尖锐的疼痛令她想要嘶吼,肖医生见状,急忙说:快,软塞,小心她咬到舌头。

话音刚落,眼前一花,下一秒,肖医生就见霍枭霆已经将自己的手塞到了冉苒的嘴边,阻住她狠狠咬下的牙齿。

霍少!屋里的人都是一惊。

别管我,继续手术。男人冷冷的吩咐,抵在冉苒嘴边的手上有鲜红的血液缓缓流下。

肖医生不敢耽搁,手上的动作更加专注。

就在孙管家看着自家少爷的手心疼到无以复加的时候,叮的一声轻响,肖医生将取出来的弹片放进盘子里,一直紧绷的冉苒也在此时没了意识。

冉苒!

大少爷!

第008章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冉苒觉得自己做了个很长的梦,梦见自己中弹了,大佬怕自己咬到舌头,体贴的伸手过来让她咬。

她心说咬手多不好意思啊,可看到大佬黑着的一张脸,她吓得一哆嗦,不受控制的咬了下去

嘶!

梦里咬的太过用力,牵动伤口,冉苒疼的清醒过来,睁开眼,看清房间的陈设,昨晚的记忆这才慢慢回笼。

靠啊!

中弹不是做梦啊,这也忒特么疼了啊。

冉记者醒了?

佣人见冉苒醒了,立刻过来查看她的伤口,叮嘱道:冉记者不要乱动,小心撕裂伤口造成再次出血。

唔。冉苒闷哼一声,脸色惨白的厉害。

回想起当时扑上去和歹徒抢枪,她就一阵阵后怕,若是这一枪打中的不是肩膀而是脑袋,那她这辈子也就算是交待了。

醒了?感觉怎么样?

正犹自出神,耳边突然想起一阵磁性的声音,冉苒转头,就对上霍枭霆那双深邃的墨眸。

还、还好。

蚊蝇般的吐出两个字,想到什么,冉苒的目光不自觉下移。

果然就见霍枭霆的左手上包了一圈洁白的纱布,上面还有点点猩红渗了出来。

嗬!

她真的把大佬给咬了?

无碍。

察觉到冉苒的目光,霍枭霆淡淡的开口,听得后面的孙管家惊心动魄,还无碍?

伤口深的都快见骨头了!

真不知道这个冉记者的牙口是怎么长的,要是再用力点,估计他家大少爷的这只手就废了。

抱歉霍少,我给你添麻烦了

是我该说抱歉,连累冉记者受伤,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还没等冉苒开口,霍枭霆又说:冉记者是在我这里受伤的,就先在这里养伤,给我一个补偿的机会。

冉苒:

她好像和霍枭霆不熟吧,住他家里这好像不太合适,冉苒看了霍枭霆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不不用了,我还是回家住就好。

听说你父亲把你二百万卖给别人了。霍枭霆语气淡淡的,似乎因为冉苒的拒绝,他那双墨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的不悦。

是的,她父亲冉鹏把她二百万卖给了王辉,前几天王辉找上门,她说会尽快的还钱,没想到王辉这么耐不住性子,说好的一个月期限,他竟然不守承诺。

想到王辉摸自己时那恶心的感觉,冉苒立刻朝着霍枭霆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霍少是因为我才受伤的,所以我得留下来照顾霍少,直到你好为止。

霍枭霆看了一眼冉苒肩膀上的绷带,唇角忽然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他轻咳了一声说:嗯,好。

孙管家看着互动的两人,立刻把头扭了过去,没脸看了,莫名觉得他们家大少爷身上散发出了一股恋爱的酸臭味是怎么回事。

真好。

孙管家笑容满面,这个家恐怕很快就要有女主人了。

默默退出去之后,房间里只剩下了冉苒和霍枭霆两人,气氛一度有些尴尬,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冉苒拧着眉头说:事情好像有些不对。

怎么?霍枭霆挑了挑眉。

我受伤了怎么照顾你啊。冉苒一动就牵扯到了肩膀上的伤,她现在就是半个残废,怎么去照顾霍枭霆,怪不得刚才她听到了霍枭霆的笑声了呢。

嘤嘤嘤

霍枭霆一定是把她当成了智障。

那就让我来照顾你。见冉苒面色苍白且时间不早了,他用那只没有受伤的手摸了摸冉苒的脑袋说:早点休息吧。

冉苒总觉得霍枭霆顺毛的动作太暧昧了,她偷偷看了一眼对方,见他俊脸上并没有什么其他的表情,她就觉得自己想多了。

霍枭霆是谁啊,怎么可能和她有暧昧。

肩膀上受了伤,再加上现在天已经快要亮了,冉苒有了困意,才刚闭上眼睛就睡了过去。

看着女孩安静如婴儿般的面容,霍枭霆的手落在了冉苒的耳朵后方,将头发撩起之后,看着那红色的,他用手指轻轻的摩挲了几下,冰冷的唇角忽然上扬了起来。

***

啊冉苒惊叫了一声,猛地睁开了眼睛。

她又做梦了。

梦见的还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那阵阵枪响刺激着她的耳膜,到现在耳朵里都是嗡嗡鸣叫的声音。

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冉苒强忍着肩膀上的疼痛坐起身来,她还没来得及擦掉额头上的汗珠,紧闭的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一身家居服的霍枭霆从外面走了进来。

从听到冉苒尖叫到进来,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

冉苒的脸色很不好看。

霍枭霆走过去,在床边坐了下来:做噩梦了?

嗯。冉苒应了一声,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霍枭霆那张俊美的脸,她竟觉得莫名的心安。

梦见什么了?

在说话的时候,霍枭霆拿着手帕轻轻的擦去冉苒额头上的汗珠,他动作很是小心,就像是对待一件珍贵的宝物,这亲密的动作让冉苒整个身子都僵掉了。

她往后躲了一下,用笑容来掩饰自己的惊慌:就是梦见被一只恶狗咬罢了。

她才不会告诉霍枭霆她是梦见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呢,那也太没出息了。

冉苒躲避的动作让霍枭霆动作一僵,他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收回手,扭头和候在外面的孙管家说说:把粥端进来。

孙管家端进来的是瘦肉粥,味道闻起来特别香,本就饥肠辘辘的冉苒闻到香味之后肚子更饿了。

孙管家把粥放下之后就出去了。

霍枭霆将帕子叠起来垫在了碗下面,然后将那一碗粥放在了冉苒的手里。

他用那只没有受伤的手舀了一勺放在嘴边吹凉之后,送到了冉苒嘴边。

见小姑娘用力的抿着唇,乌黑的眼睛里闪烁着惊讶和惊慌,甚至带了一丝对他的防范。

霍枭霆眸光闪了闪,这样的进度对小姑娘来说确实是快了一些。

你肩膀受伤了,我喂你吃。他垂下眼睛,浓密的睫毛遮住了眼中所有的情绪:我说过要照顾你的。

▲《甜宠进行时:霍少请克制》完整版已有~

甜宠进行时:霍少请克制

甜宠进行时:霍少请克制

作者:竹夏状态:已完结

想找甜宠进行时:霍少请克制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甜宠进行时:霍少请克制在线免费全本,作者竹夏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其他几个汉子听到王辉的话,都是一脸淫笑目露色光,想到待会儿他们也能尝尝这丫头水灵灵的滋味,全身上下都痒痒的厉害,啧啧,那滋味儿可就在他们臆想的时候,突然嘎吧一声脆响,下一刻,王辉猪嚎般的惨叫声差点震破他们的耳膜,只见黑暗里伸出来一只大手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