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1-08 15:56:22作者:冰绫蓝月

想找王的女人谁敢惹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王的女人谁敢惹在线免费全本,作者冰绫蓝月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嗯?凌亲王自顾自的喝了一点羹汤,终是蹙了蹙眉。停了手。今晚,爷准备去哪个院子呢?凤云曦将手里的绿头牌拿出来,放在战倾城面前。侧妃的牌子,就放在战倾城面前。战倾城看了看那些牌子,府里的十几个夫人,所有的牌子全部在面前。唯独没有正妃的牌子。毕竟

《王的女人谁敢惹》王的女人谁敢惹无弹窗阅读-王的女人谁敢惹在线免费全本 免费试读

想找王的女人谁敢惹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王的女人谁敢惹在线免费全本,作者冰绫蓝月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小说精彩章节预览:

第六章:侍寝风波(1)

嗯?

凌亲王自顾自的喝了一点羹汤,终是蹙了蹙眉。停了手。

今晚,爷准备去哪个院子呢?

凤云曦将手里的绿头牌拿出来,放在战倾城面前。侧妃的牌子,就放在战倾城面前。

战倾城看了看那些牌子,府里的十几个夫人,所有的牌子全部在面前。唯独没有正妃的牌子。毕竟,这正妃的住所便是王爷的住所。所以,正妃侍寝从来不需要绿头牌这种东西。

战倾城沉思片刻,丝毫没有想要找女人侍寝的意思。这些牌子其实说到底,他一次都没用过。有的看起来都有岁月的痕迹。

你当真想本王翻牌?战倾城唇角微勾,看不出任何情绪。

是的是的。

凤云曦像是那青楼里的头牌一样,阿谀奉承,温婉一笑,爷,妾妃劝爷雨露均沾。

既然如此,那便翻吧。战倾城阴沉着个脸,忍着要将凤云曦大卸八块的冲动。随手抽出一个绿头牌。

爷,程夫人左边脸上有颗痣。那痣可丑了,听人说这样的女人会给夫君招祸。凤云曦主动走过去,将绿头牌收回来,爷,我们重新选一个。

战倾城好看的眉头一蹙,眼底泛起一抹精锐。似乎,这瞬觉得这丫头有些趣味。便又重新拿起了一个绿头牌。

爷,叶夫人最近身材发胖。可能不太适合侍寝。

爷,王夫人夜里喜欢放屁!

爷,蔡夫人太瘦了咯人!

爷,莫夫人

总之这王府的十几个夫人都被她诋毁了一遍,战倾城平静的看着她绞尽脑汁的编造这些夫人们的不足。似乎觉得,很满足。

当然,其实这些可都不是假话。这些都是凤云曦从管家那里偷偷套出来的。管家告诉了他好多这府邸的事,当然,其实虽然这里她不太适应。但毕竟跟宝月国的皇宫也相差无几。也没什么好习惯的。

继续编,本王听着。

难得战倾城停下手里的动作,继续听他编造。

凤云曦看着手里的绿头牌,擦了擦汗水,爷,这十几个牌子已经被翻完了。只剩下侧妃的牌子了。

那本王问你,侧妃能不能侍寝?

战倾城饶有兴致的问,似乎等着凤云曦,看这丫头还能编造出什么样子的谎言。

侧妃嘛,虽然比本王妃长得稍微次了点,做羹汤也差了点,也没本妃可爱。但侍寝这种粗活,交给她最合适了。凤云曦将侧妃的牌子交给战倾城,侧妃身子不胖不瘦,体力合适。必定能跟爷鸾凤和鸣,天上人间,一夜春宵。翻云覆雨,必定让爷畅快淋额淋漓

滚!

战倾城气得头发尖都竖起来了,拍桌大怒。

爷,你怎么了?侧妃这么美,你不亏啊。凤云曦周身一颤,一脸懵逼的看着战倾城。

只见下一秒,战倾城气得直接将羹汤摔在地上。阴沉着脸,羹汤盐太重了,滚出去重做。

我尝过了,明明刚刚好。凤云曦委屈道,这可是她唯一会做的汤。也是她最喜欢的汤。虽然不太好,但怎么也不至于盐太重了吧。

本王说盐太重了,就是太重了。重新做!

战倾城一脸霸道,说一不二。

哦!

凤云曦撅了噘嘴,嫣嫣的走到门口。趴在门缝上面又问了一句,爷,说好了。今晚侧妃侍寝。

本王爱去哪里就去哪里。战倾城声音带着浓浓的怒火以及霸道。

那既然去哪里都行,那不如就去侧妃哪哪里吧。

凤云曦吞了吞口水,他大爷的,这一千两银子不好赚,真的不太好赚。此时此刻,凤云曦真的觉得委屈。非常的委屈。

比如,此刻,那一道犀利的光直接朝凤云曦射过来。就像是一把利剑。凤云曦差点没直接吐血。好可怕的眼神,凤云曦决定还是龟缩在自己的房间。

不过好在,凤云曦从管家那里听说。凌亲王晚上会去侧妃那里。管家跑过来非常替她委屈的告诉她,说她变了,不会争宠了。还说战倾城从书房出来,便直接去了侧妃那里。

凤云曦没心没肺的笑了笑,晚饭非常开心的吃了一大碗。然后便早早的关了门直接佯装睡觉。就连身边的那几个丫鬟,也直接丢到院子外面去了。

什么鬼王爷,爱跟谁在一起就跟谁一起。凤云曦自然知道,自己来这里的目的。阴差阳错的成为王府的王妃,也是有目的的。不然,以她的身手想要离开王府。就算是战倾城再厉害,也不可能完全没有机会。

凤云曦的目的很明显,她要找到藏宝图。这藏宝图,便从战倾城的房间开始找起。

凤云曦在床榻上翻了许久,把地上的家具大大小小的都翻弄了一遍。当然,她此时此刻并不是那个弱小只会魅术的魏嬿婉。她是凤云曦,凤凰真经的传人。

虽然很多家具很大,但是,只有凤云曦知道。即便是一块石头,她也能轻而易举的抬起来。

战倾城今日不回家,她几乎是有一个晚上的时间可以在这个房间里面搜。如今她的身份,在这整个王府畅通无阻。她怕什么!从这个房间搜起,所有的房间,她都要搜一遍。

凤云曦坐在床上,看着整个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家具里面没有,那么,这个房间自然有暗格。于是,她又把整个房间的挂画全部取下来欣赏了一遍。依然没有!

正当凤云曦感觉到非常挫败的时候,一幅画引起了凤云曦的注意。她微微扬手,一道内力在手中聚集。许是累了,便直接用内力控制着那画。将画取下来。

那画是古代的油画,画面上只有一个背影。那是一个女人,身着白衣,在花丛中奔跑。图片非常唯美,凤云曦几乎失神。哪个姑娘这么漂亮,而且能入得了战倾城的眼。

她仔细看了,这小子的房间只有这一幅画是女人的画象。而且,居然只有一个背影。那背影她并不知道是谁,但那背景,却似乎有那么一丝似曾相识。

不过,凤云曦很快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现在不是欣赏画的时候,而是,藏宝图!

第七章:侍寝风波(2)

凤云曦看向那刚才挂画的地方,那枚钉子很有意思。是菱形的,好像可以转动。她抬头,朝那挂画走去。凤云曦觉得那枚钉子肯定是有问题的。毕竟,非常特殊。

她仔细的在周围寻找,希望能找到一个可以垫的东西。凤云曦将茶几上的话放在桌上,踩着上去。最后发现,自己居然还是矮了半个头。

她试图垫着脚尖,一点点的够上那颗钉子。

若不是因为怕自己内力过猛直接撞到房顶,凤云曦觉得自己若是用内力,怕是比现在这种自讨苦吃的方式要好很多。

这尼玛差一点就够到了差一点怎么还差一点

耶,够到了!

凤云曦发现自己的身子自然的向上面浮了一点,手稳稳的抓住那个钉子。

王妃,本王觉得。把你挂在上面似乎比那画有趣。

背后,凉飕飕的声音传过来。凤云曦抓着那颗钉子,身子在上面不停的摇晃着。直到最后整个人颤抖着,马德,抓不住了。

啊!!

凤云曦感觉自己的屁股要肿了,而一旁,战倾城一张谣言诡异的脸容,气定神闲的坐在椅子上。

这特么,瞬间让人有一种想要用刀砍在他脖子上的冲动。

战倾城,你大爷的。把本姑娘摔坏了,看你去哪里找这么美丽又可爱的假XF。

凤云曦无语,嘟囔着。但确实也明白,自己就是个贼。面对着别人发现自己偷东西,居然还能这么认真的指责主人没救她。

其实说起来,虽然战倾城是个奇葩。那么她凤云曦也没好到哪里去。

本王给你个机会,再重新组织一下你的语言。战倾城平静的看着她。

凤云曦拍了拍屁股,一瘸一拐的走过来。顿时换了温婉的面孔,柔声笑着,哎哟爷,您怎么回来了?您怎么不知会一声啊!

本王的房间,莫非回来还要经过你的允许?

战倾城看着眼前的她,目光阴沉,看不出喜怒,倒是你,是不是应该解释解释?

妾妃

凤云曦看着那面孔,无语了半瞬间。她挠了挠脑袋,看着那壁画,沉思了半响,爷,妾妃只是无聊。所以在房间挠墙,挠着挠着就把壁画给挠下来了。

哦?

战倾城忍不住好笑,他气定神闲的走过去。气息微微靠在凤云曦的脖颈,都寂寞到挠墙的地步了,看来是本王对爱妃宠爱太少。不如趁着今晚

爷,不要了吧。

凤云曦只觉得脖颈处一阵阵湿热,气息有些酥麻,听说这王府的女人,您都没碰过。妾妃觉得,估计您也没那个能力。不如这样吧,赶紧的睡觉吧。别装了。

砰~

下一秒,凤云曦整个人直接被毫不客气的丢在床上,女人,你说话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后果,还是说,想用这种方式欲拒还迎!

本来就是,那天在上面看你们推推嚷嚷了几个时辰。人家魏嬿婉都已经脱了,那么透,我都想上她。就你没感觉,爷,其实这个事也没有什么丢人的。我认识一个大夫,治疗这方面很有能力。改天我可以带你

凤云曦发现了自己身上压了一块冰块,冷得她周身颤抖。

爷,我觉得你需要冷静冷静。越是不冷静,这不举便会越严重。到时候,可就真的没办法侍寝了。

凤云曦撇了撇嘴,马德她都说了些什么鬼。眼看着自己的衣服就快要保不住了,她开始奋力的挣扎,爷,我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

嗯?

战倾城饶有兴致的抓住她的衣襟,似乎下一秒,就要撕毁了。好好用身体告诉这个女人,他到底那方面有没有问题。

我跟你说,我老爹是个赌鬼。以前把我卖出去过。我有那种会传染的病,不能伺候爷。

哦?战倾城差点被气乐了。

还有,我晚上睡觉的时候一不小心喜欢放屁。其实刚才我说的那个,爱放屁的人是我。凤云曦一本正经的挽救自己衣服,我一激动就喜欢放屁,若是爷再强求妾妃,我就憋不住了。

战倾城一个洁癖如此之重的男人,听到这话哪里还有半点欲,望。顿时脸黑,蹙在了一起,凤云曦,本王给你两个选择。

啊?凤云曦一脸正经的看着他,爷,你说你说。

第一,乖乖的侍寝。

爷,那你说一下第二个吧。

第二个就是,你今晚在墙角去蹲着。蹲一晚上,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过来。

凤云曦看了看屋子里面那个黑漆漆的墙角,这么冷的天,就是那个角落不保暖。

居然要她去那个角落,尼玛!

不要不要!凤云曦委屈的看着战倾城,爷,要不这样。你先去那个角落蹲一晚,如果觉得舒服,那我就去蹲。你觉得这样公平不?

你说什么?

森寒的脸色,让凤云曦又吞了吞口水。

我说

凤云曦看了看那个黑漆漆的角落,沉思了半响,回眸一笑,爷,妾妃说。那个角落非常适合妾妃,妾妃去了。

她从战倾城身上挣扎着起身,随手拿了床被子。转身蹲在了角落。战倾城看了看她手上的那床被子,手上微微用力,那床被子再次从她手上脱离。跑到了床榻上。

战倾城霸道的,独自将两床被子全部抱着。竟是嚣张的睡了过去。

委屈的凤云曦,像一只流浪狗蹲在某个角落一般。委屈的看着战倾城,悄悄的逼近。然而,无论她怎么用力,始终都无法把被子从战倾城身上剥离。

爷,盖两床被子火气太重。凤云曦委屈的劝谏。

那床榻上,优雅的男子,竟是将被子又紧了紧。这一次,竟是侧身过去睡。

狠心的男人。

凤云曦委屈的回到那个角落,抱着自己的小身子。待了一个晚上。还好她是有内功底子的人,所以,只是小小的染了点风寒。

翌日,凤云曦起身的时候。发现战倾城早已经出去,出去后,似乎还很有良心的把她丢在了榻上。

第八章:侍寝风波(3)

阿嚏~

凤云曦狠狠的裹了裹自己身上的被子,心里骂着战倾城那个没良心的。总算还是那颗心被狗吃了大半,还留了一丢丢挂着。

王妃娘娘,奴婢觉得您好像有点发烧了。是不是需要一个大夫!

一旁的侍女毕恭毕敬的看着凤云曦,要不,奴婢去找个大夫过来给您看一看。若是身子骨真的出了问题,怕是不太好向王爷交代。

凤云曦委屈的把自己的全身裹成一个球,不要不要,我就是要让你家爷心疼。谁让他昨晚让我蹲墙角,本宫一个正妃,让我蹲墙角,这传出去以后怎么在这王府立足。

王妃,可别这样。王爷可心疼你了。侍女笑了笑,这一大早,奴婢进来的时候发现王爷亲自抱着你,把你放在榻上了。还说,让奴婢好好照顾您。王爷对您可好了。

不好不好,一点都不好。我就是不看大夫,气死他。

凤云曦在榻上打滚。

王妃,王爷说了。若是不看大夫,今晚便继续让王妃蹲在墙角。

凤云曦只觉得一口气上不来,差点气死。这年头,她在期盼什么?期盼那小子来哄她?她凤云曦是哪根筋短路了还是怎么的?

是藏宝图不好偷还是假王妃当得不安逸?居然还想着凌亲王这样的男人能够妥协?

看来王妃想看大夫了,奴婢这便去请大夫。侍女见凤云曦好像安静下来了,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准备走出去请大夫。

你叫什么名字?她问。

奴婢叫云湘。侍女毕恭毕敬的答,然后转身走出府邸。

凤云曦觉得自己需要恢复一下体力,然后,今天晚上继续战斗。昨晚,那个壁画被打开之后。战倾城似乎没有任何反应。那么,那个壁画自然就不是机关。既然如此,她今日还得继续寻找。把这间屋子里面每一个角落都找一遍。

其实她并不是不能用内力调养身子,只是怕好的太快,受人怀疑。

正盘算着,侧妃冲进屋子里面找她理论了。看那来势汹汹的模样,怕是来找他算账的。其实她也想知道,为什么昨晚忽然之间战倾城就回来了。

就好像鬼魂一样,走路还不带脚步声的。怕是站在后面拍肩膀都还不知道,对,就是属于那种。

王妃,不是说好了让王爷去贱妾的院子吗?怎么昨晚,说两句话就走了。

王妃,贱妾可是花了一千两啊。一点好处都没有尝到,王妃,你倒是说啊。到底怎么回事?

王妃

凤云曦自知这件事自己捅了篓子,这便,乖巧得像个孩子一般。深深的把整个身子埋入软塌被子里面。

侧妃娘娘,我们家王妃不在床上。在榻上。

一旁,另外一个侍女指了指榻。告诉侧妃,那软塌上那一陀团子,就是他们家王妃。

哦!

侧妃无语,又走了几步,走进去找他理论,王妃,您说您。不能收了钱不办事啊。不然,贱妾可也不是好热的。

咳咳

凤云曦低着头,脸上一坨红色。看不出是风寒造成的还是因为尴尬,侧妃啊,你说说。昨晚为什么王爷说了两句话就走了。

她起身,尴尬的走到茶桌前。想借着茶水让自己清醒清醒,平静平静。

侧妃撅着嘴,委屈极了,当时王爷一进院子,就问妾妃是不是喜欢吃榴莲,连放屁都是榴莲的味道。

那你呢?凤云曦喝了口茶。

贱妾一激动,抬头便说:爷,您怎么知道?

凤云曦对于这个女人的脑子,有点无奈。昨晚特地提醒她不要吃榴莲,怕是侧妃也确实做了。只不过那张嘴和那神情的反应,一下子全部泄露了。

无语!

战倾城最讨厌的就是榴莲这种果实,可没想到,一句话就让侧妃暴露了。

那后来呢?

凤云曦擦了擦嘴,这女人的脑子,难怪战倾城从来不动这府邸的女人。一个个都长着一个猪脑子,别说战倾城。就算是她也喜欢不起来。

后来王爷说,是王妃告诉他的。侧妃委屈的走过来,跺了跺脚,王妃,您怎么能告诉王爷。贱妾的那点爱好呢?

蠢货!

凤云曦实在是忍不住骂她,战倾城他只不过是在试探你,顺便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你蠢成这样,一辈子都侍不了寝。

可是王妃,一千两啊。我不管,贱妾无论如何都要侍寝一次。不然,贱妾就把王妃受贿的消息散步出去!

哟呵,说这人蠢。却还知道威胁她。让她说什么好。

行了行了,不就是侍寝吗?既然昨晚失败了,这不还有机会吗?凤云曦无语,撇了撇嘴。对于这个女人吵自己睡觉非常不满意,这样吧,今晚一定把爷送去你被窝里面。如何?

那这样,贱妾就去梳妆打扮。等着爷

听到这话,侧妃的脸色这才好了不少。毕恭毕敬的转身离开。声音也温婉了不少。

女人啊!

凤云曦不仅感叹,也不知道是有多寂寞。千金求陪凌亲王一睡。

唉,若她也能有这种觉悟。昨晚会不会不至于蹲墙角了呢?

凤云曦沉思了半响,转身上了软塌。这一觉睡到下午,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被大夫的银针给刺醒的。

太好了,王妃醒了,王妃醒了。

大夫连忙将银针拔出来,王妃昨晚风寒过重,所以,昏睡过去了。如今总算是醒来了。

啥?昏睡过去,这么严重?

凤云曦无语,她是有武功底子的人好不好。风寒就风寒,还能怎么的?

不过

凤云曦仔细的感受,身下一股暖流。咳咳

原来是

好吧!

女孩子一个月总有那么一两天,身体非常的弱。自然这个时候若是感染了风寒,容易严重。

大夫,当真无碍了?战倾城抬眸,认真的确认。

是的,爷。小的下去开两幅药,给王妃调理调理身子。就好了。大夫毕恭毕敬的道,只不过,王妃这几日需得好好休养。这第一,风寒侵袭,身子骨不好。这第二,女子每月见红时,身体虚弱。

▲《王的女人谁敢惹》完整版已有~

王的女人谁敢惹

王的女人谁敢惹

作者:冰绫蓝月状态:已完结

想找王的女人谁敢惹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王的女人谁敢惹在线免费全本,作者冰绫蓝月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嗯?凌亲王自顾自的喝了一点羹汤,终是蹙了蹙眉。停了手。今晚,爷准备去哪个院子呢?凤云曦将手里的绿头牌拿出来,放在战倾城面前。侧妃的牌子,就放在战倾城面前。战倾城看了看那些牌子,府里的十几个夫人,所有的牌子全部在面前。唯独没有正妃的牌子。毕竟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