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1-08 17:05:57作者:水珠

萌妻种田:夫君要害我最新章节列表由网友提供,免费小说阅读网提供穿越架空小说《萌妻种田:夫君要害我》最新章节的阅读,希望大家对作者水珠的作品萌妻种田:夫君要害我能够喜欢。穿越就算了,身边还有个虎视眈眈要害她的夫君是怎么回事?尹子染无力地靠在浴桶边缘,虚弱地望向着自家夫君。“你……是要杀我吗?”夫君浑身一怔,目光游移,似乎不敢与她对视,“不……我没有。”尹子染缩起来,身子轻微颤抖,“我……我刚才看见了。”“夫人,良夜一时手滑,还请莫怪。”

《萌妻种田:夫君要害我》萌妻种田夫君要害我(水珠)_萌妻种田夫君要害我最新章节列表 免费试读

尹子染良夜萌妻种田:夫君要害我最新章节列表,提供穿越架空小说《萌妻种田:夫君要害我》免费章节阅读

第十二章 子染发觉商机

尹子染失去意识后,身子支撑不住,将要软倒。

幸而温良夜在她身侧接住了她。

奶娘苍老的脸上带着焦急,一双眼红得厉害。

今日尹子染宁愿挨打也没有拿她的钱,奶娘看在眼里。她本就是纯善之人,对尹子染的那些芥蒂,此时早已消失殆尽。瞧着奄奄一息的女孩,她心里只剩下了担忧,喃喃念叨着:这可如何是好。

温良夜将尹子柒搂在怀中,撑住了她全身的重量,心中也是五味杂陈。他第一次跟她这般亲密接触,却没想到,她竟如此的瘦弱。

怀里的女孩面色苍白,脸上痘印横生,并不算漂亮,但她眸紧闭,却叫人忍不住的想起那双眸子睁开的模样。

他身上的白衣也染上了她的鲜血,仿佛在白色的宣纸上开出了一朵妖治的花,意外的夺人心神。他一向避她如蛇蝎,这次却意外地发现,身体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的抗拒。

略一晃神,温良夜才意识到他怀里的人还滴着温热的血,瞧见六神无主的奶娘,他立即安排道:我先送她到屋里,您烧些热水过来。

好,好,我去烧水。奶娘赶忙跑去厨房。

温良夜将她整个抱起。

看着怀里了无生机的人儿,哪里还有半分霸道跋扈的形容,反而因为昏迷,乖觉的有些过分。

他稳稳当当的将她抱进屋内,放在了塌上。

未料到,此时塌上的人却悠悠转醒,睁开了眼睛。

尹子染只觉天旋地转,身上也疼得厉害,但这疼也不是不能忍受。

她看到床边立着的温良夜,压下了想要呼痛的念头,强撑着身子,你瞧,我靠自己还上了钱。

她声音很轻,但却加重了靠自己三字。

温良夜听到这话,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他并未出声,手上动作丝毫不乱,帮她除去了外衫。

水烧好了。奶娘动作利落,没过多久便端了热水来,铜盆里的水冒着腾腾热气。

闻言,温良夜动作自然地走到了桌旁,拿起帕子放到热水里清洗,细致地帮尹子染擦脸。

奶娘担心尹子染的身体,小声问,可还要我做些什么?

温良夜思忖片刻,开口道:您去抓几副活血化瘀的药来,放在厨房便好,药等我来煎。

厨房烟熏火燎,奶娘上了年纪,呼吸不畅,是以温良夜极少叫她烧火。今日烧水,就已经破了例。

奶娘立刻便应了下来,好,我这便去。

等一下。床上的尹子染却忽然出了声,若不是屋里安静,恐怕根本听不到她说话的声音。

奶娘闻言,倒是停在了原地。

尹子染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能再次开口。看得出,她是在隐忍着疼痛。每说一句话,就要停下来喘上一阵,奶娘,虽然您还不能相、相信我,但我还是想说,希望您能在这里安、安心住下。

子染奶娘的声音有些发抖,她佝着身子朝床边走了几步。

尹子染以为她是有话要对自己说,是以偏头看过去,却看到奶娘膝盖一弯,径直在床边跪了下来。

子染,谢谢你,谢谢你啊。

尹子染吃惊,想要阻拦,奶娘,您这是做什么。

她立刻伸手去扶,但这一发力却牵扯到了身上伤口,忍不住轻呼出声,嘶

温良夜将这一切都看进了眼底,眸光深沉,却仍然未做声。

他沉默着将尹子染按回了床上,手上用劲微有些强势的意味,又转身去扶起了跪在地上的奶娘。

奶娘出门去买药,屋里只余温良夜和尹子染二人。

温良夜沉默着帮她擦身子,无论尹子染说什么,他都一言不发。

尹子染索性不再解释,一来是她明白,原主做的事情的确过分,是以温良夜对她芥蒂很深,二来便是她身上有伤,连呼吸都很困难,更不要提说话了。

屋里氛围安静,温良夜本就喜静,不爱说话,而尹子染却是一心在琢磨赚钱的法子,也无心注意氛围如何。

她虽将赌债还上了,可尹家日子依旧艰难。若不尽快赚钱的话,这般坐吃山空,那这一家人很快便会饿死,码头辛苦,收入又太少,并不是长期赚钱的法子

虽然尹子染对武功一窍不通,但原主的身体素质实为不错。受了这般严重的伤,也只喝了两日的药,便可以自行起卧。

奶娘也住了进来,并且承担了大部分家事,极大的分担了温良夜的压力。

每日清晨,温良夜都要去灶房煎药,奶娘自然接替了给尹子染送饭之事。

此时尹子染正侧卧在床上,手上捧着画本子,那本是温良夜送给她解闷的,但上头半文言半白的文字瞧的她一知半解,情节都看不分明,兴致并不高。

奶娘送饭过来,尹子染早知温良夜手艺极佳,道了谢,便欣喜的开始用饭。

她眼尖,瞧见奶娘腰间别着一个精巧的香囊,出声问道:奶娘,您的香囊是哪里买的?

奶娘停下了帮她夹菜的动作,解了香囊下来,你说这个?这哪里是买的,这是我自己绣的。

尹子染有些吃惊,她虽不会刺绣,但于绣品的等级却有所了解。这一个香囊,便是上佳水准了,不由得赞道:绣的真好,便是皇家绣局也没有这等水准吧。

奶娘面上带笑,连连摆手,我这手艺哪里及得上绣局,也就是自己秀着玩罢了。

尹子染并未作声,头脑却转的飞快,脑子里一个计划初步成形了。

奶娘,若是我给您花样,您能不能试着绣出来?

奶娘略带迟疑的答道约莫可以吧。

想到自己的计划,尹子染心中隐隐期待,用饭之后便央温良夜拿纸笔给她。温良夜和奶娘虽不知她要做什么,但原主独霸惯了,所以也无人阻止。

而尹子染拿起纸笔,画的了几个卡通的图案,之后拿给奶娘问她能不能绣,奶娘虽说了句花样少见,但还是熟练的挑了一个花样绣出来,成品比尹子染的画还要憨态可掬。

虽是最寻常的棉布手帕,但绣上花样之后,却异常的精致可爱,连温良夜都忍不住拿起手帕来端详。

但他瞧了一会,却忽然开口问道:你这花样,是从何处得来?

第十三章 良夜渐渐改观

温良夜手上捏着那块帕子,前后端详着,显然是知道这花样不常见,这才会开口询问。

奶娘绣出来的这一块帕子,上头的花样是只卡通兔子。虽模样简单,但在素净的帕子上,看起来却是莫名的适合。

这个问题着实不算难,但尹子染却有些答不上来。

因为这些卡通图案都是她从现代看见之后记下来的,让她解释来历,她当然说不出。但是因着原主先前的表现,想叫温良夜相信这图案是她自己想出来的,恐怕也很难。

好在这时,有人忽而出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老大,老大,你在家么?

王酒儿当真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粗犷的嗓音十分刺耳,尹子柒却觉得恍如天籁。

温良夜视线转向门外,是以并未注意到,他背后的尹子染微不可查的松了口气。

她平复心绪之际,王酒儿就已推门进了他们房间,一进门就嚷嚷着,老大,咱们已经歇了好几日了,什么时候再去码头做活啊?

尹子染并未答话。

温良夜的眸光却变了变,王酒儿心思单纯,虽然鲁莽,但却并不擅长说谎骗人。他既这般说了,那想来就不是假话。这样看来,难不成尹子染真的去码头做活了?

温良夜表情依旧淡漠,内心却不如看上去这么镇定。他明明笃定尹子染这霸王并非肯吃苦之人,可事实又清楚的告诉他,她的确是去码头做工了。

偏他前几日还指责尹子染去抢钱,也并未相信她的解释,现在忽然意识到是自己误会了她,心中不免五味杂陈。

王酒儿喊完话,便自顾自的在屋内凳子上坐了下来,随意得仿佛在自己家中一般,拿起茶壶就给自己斟了杯茶。

等他一杯茶水下肚,视线将屋子环视了一圈,这才注意到尹子染斜靠在床上面色发白。

王酒儿吓了一跳,老大,你这是怎的了?

尹子染还在思考怎么跟他解释不去码头做工的事情,思忖之间,又错过了他一个问题。

而王酒儿见尹子染不答,只以为她是受了委屈,满心只想替她撑腰。

怒气冲冲的看了一圈,视线略过白发苍苍的奶娘,最终落在了温良夜身上,瞪着一双圆眼吼道,是不是你?我老大心善,去做活养你一家,你却这般苛待她,还叫她累的病倒了!

王酒儿声音大的像铜锣,在人耳边嗡嗡作响。偏他光吼叫还觉得不解气,站起身来,挥拳便要朝温良夜面上打去。

眼看拳头冲着温良夜的脸而去,奶娘惊呼,哎呦,这是要做什么!

这变故发生的太快,尹子染持续处在惊讶状态中,她瞧见王酒儿挥拳的时候,脑袋还懵着。直到奶娘颤声惊呼,这才如梦初醒,赶紧大声喝止:住手!

她起身太急扯到了伤口,痛的她又是嘶的一声。

王酒儿听见了尹子染痛苦的呼声,这才不情愿的收住了拳头,狠狠地瞪着温良夜,对着空气挥了一拳后,这才转身,语气里带着不满,老大,你为何不叫我打他。

屋里氛围紧张,温良夜不退不躲,面上了无惧意。

奶娘被吓坏了,慌忙朝温良夜走过去,上下查看他是否受伤。

温良夜轻柔的摇了摇头,安抚奶娘,又转头看向了床上的尹子染,眸光深沉。

王酒儿已经立在了床边,他虽然心中仍是不服,但面对尹子染,却不敢造次。只是暗暗攥紧着自己的拳头。

尹子染瞧着面前傻愣愣的王酒儿,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明明早就教过他不许这般鲁莽,可他权当耳旁风,可他倒好,听过便忘了。

尹子柒急怒之下脱口而出,你凭什么打他,他是我男人!

她身体并未痊愈,声音还有些发虚,但音量却不小,是以整个屋子的人都能听到。

啥玩意儿?王酒儿呆愣地回头看她,忽的脑子里劈过一道惊雷,老大!你、你你

王酒儿只觉得脑子不够用了,这是人说的话吗?不对,这是老大能说出来的话吗!

奶娘一怔,面上却是现出了几分惊喜,先前尹子染泼辣又凶悍,致使温良夜活的水深火热,可现在她却会主动维护温良夜,当然是一桩好事。

至于尹子染,自己那话说出口之后,也是一愣。

她性格内敛羞涩,跟原主南辕北辙,本说不出这种直白的话。可刚才被王酒儿气糊涂了,话未过脑子便说了出来,现在恢复了理智,只觉两颊像着了火一般,热的厉害。

尹子柒花了好些时间,才与王酒儿说清楚赌坊来要钱并打人的事情。

王酒儿听了之后,自然是又嚷着要去报仇,还是尹子染好一通说教,才让他歇了心思。

入夜,温良夜照旧铺好了床,伺候尹子染脱衣服睡下。

尹子柒躺下时不小心蹭到了伤口,轻声呼痛。

温良夜下意识便要伸手,去帮她揉伤口,却瞧见她自己寻了位置躺好,合上了眼睛,温良夜这才收回了自己的手,心中涌起一股异样的情绪。

温良夜其实能感觉得到,他对于尹子染的态度,早在不知不觉之间变了。

若是放在之前,便是刀抵在脖子上,他也不会愿意相信,有一日他会不再恨她。

可现在事实却是如此,大抵是因为她的维护,过于真情实感,不似作伪

过了许久,都没听到尹子柒均匀的呼吸声。

温良夜知道她没睡,掀开被子也进了被窝,朝着紧贴墙边的那一团道:你到底有何目的?

虽是问话,但温良夜却并未给尹子染回答的机会,继续道,近些日子,你的确待我和奶娘很好。如若你只是暂时的改变,大可不必如此。不要给我们莫须有的希望,你可以像之前那般待我们。

以前那般?没记错的话,原主以前待他可是很坏的。难道温良夜就好这口?尹子柒忍不住想岔了,脑海中忽然浮现了原主挥着小皮鞭,温良夜躲在墙角一副娇弱的模样。

这臣妾做不到啊!都怪自己在现代看多了虐恋情深的电视剧,尹子柒摇摇头,不行不能再想下去了。

因着屋里一片昏暗,尹子染又背对着他,温良夜看见她摇头,却并不能看到她的表情,只能在一片沉默中等待。

过了许久,才听到她略带犹疑地挤出一句,呃,还是先睡吧,不早了。

▲《萌妻种田:夫君要害我》完整版已有~

萌妻种田:夫君要害我

萌妻种田:夫君要害我

作者:水珠状态:已完结

萌妻种田:夫君要害我最新章节列表由网友提供,免费小说阅读网提供穿越架空小说《萌妻种田:夫君要害我》最新章节的阅读,希望大家对作者水珠的作品萌妻种田:夫君要害我能够喜欢。穿越就算了,身边还有个虎视眈眈要害她的夫君是怎么回事?尹子染无力地靠在浴桶边缘,虚弱地望向着自家夫君。“你……是要杀我吗?”夫君浑身一怔,目光游移,似乎不敢与她对视,“不……我没有。”尹子染缩起来,身子轻微颤抖,“我……我刚才看见了。”“夫人,良夜一时手滑,还请莫怪。”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