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最强弃夫》小说主角陈重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19-12-19 11:02:06最强弃夫作者:锦衣夜行

《最强弃夫》是由锦衣夜行最新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陈重,书中主要讲述了:在城市打拼的陈重,得知上司和娇妻给其带绿帽子之后,一气之下回到了老家桃花村,却得到神奇治疗医术,从此尽得美人欢心……

推荐指数:10分

《最强弃夫》在线阅读

《最强弃夫》免费试读

第六章治疗羊癫疯

你没事,我走了啊!陈重拍拍裤子上的土,准备走人。

别走,我说。刘淑芬一咬银牙继续说道:我生了娃,但是不下乳水,老人教的土方子都试遍了还是不行。知道大兄弟你是医生,有没有办法?

说完,脸红扑扑的埋在胸前,不敢抬头看他。

哦,就这事啊?没想到刘淑芬外号刘辣子,平时大大咧咧很放的开,没想到羞涩起来像个大姑娘,陈重微微笑道。

嗯,没有乳水你能治吗?

恩,我试试,但是你得让我看看才知道能不能治。

刘淑芬一听不乐意了,盘腿坐在草席子上,嘟囔道:那不行。

我不看没办法治疗。我是医生,在省城看过很多女人的病,见惯了,我会尊重病人的。陈重说道。

刘淑芬红着脸,思量自己没有乳水,孩子在家只能喝玉米粥,家里婆婆GG都不高兴,害怕娃子营养跟不上。这次找陈重来这里,也想让他给自己治治。想了想还是慢慢的解开了自己的衣服。

趁着月色,出现在陈重的眼前。

陈重走到近处,瞧了瞧,问道:这些天,你自己有没有经常按一按?

不经常,我好端端的按它做啥?

刘淑芬见他这么问,脸红的不行。

陈重带上手套,慢慢的按摩起来。

好了。你这是乳腺堵塞,记得每天喂奶之前坚持按摩,然后用热毛巾敷一会,就可以下奶了。没过多久陈重擦了擦手,又说道:过两天,你到卫生所来,我再给你开点下奶的药。

大兄弟,你真有办法,这下娃不愁没奶喝了。

刘淑芬见没多久就治好了,穿好衣服夸奖道。

没事,那我先回去了。陈重站起身来,怕刘淑芬看到自己的窘态,他只好弯着腰离开了。

刘淑芬是过来人,见他姿势古怪的离开了,捂着嘴吃吃笑了起来。

刚才按摸的动作很温柔,不像她的男人一样粗手粗脚。陈重很尊重她,看着陈重离开的背影,刘淑芬微微发愣。

第二天,陈重检查了药品柜,准备先写个需要购买的药品单子再找村长张得财的时候,桃杏又来了。

陈重,你赶紧去看看吧!学校有一个孩子快不行了。桃杏匆匆忙忙,拉起他的手就往外跑。

陈重边跟着桃杏跑,边问道:孩子怎么了?

好像吃错东西了,现在翻白眼而且还口吐白沫。

走,快点去看看。陈重听了症状知道刻不容缓,跟着桃杏跑到了学校。

在学校操场上,一群学生围着一个孩子。

陈重拨开人群,见地上躺着一个孩子眼白向上翻,浑身抽搐,嘴和鼻腔里有白沫流出,样子很吓人。

他疏散学生,翻了翻孩子的眼皮,又摸了一下他脖间的动脉,诊断为癫痫,也就是民间常说的羊癫疯,这哪里是吃错了东西啊?

给我找个干净的木棍和毛巾过来,要快。陈重回头冲桃杏说道。

桃杏慌不迭的拿了东西递给陈重。首先,陈重先擦干净孩子口鼻,然后把木棒放在孩子嘴里,害怕他咬伤自己的舌头。

之后,又把孩子的头摆向一边,他趴在地上,为了避免窒息,先把孩子嘴里的呕吐物吸了出来。

看到陈重嘴对嘴救人,自己光看着就觉的恶心,但是他为了救人一点都不嫌脏。桃杏心里很感动。

这些做完,孩子呼吸通畅,身体慢慢的也平静下来。

陈重见没事了,坐在地上缓一会劲。桃杏端了杯水递给他,说道:真是谢谢你了。

没什么,应该做的。陈重说道。

桃杏用干净毛巾帮他擦了擦嘴,说道:别说,你刚才救人的样子还挺帅的嘛!

陈重看了看她,笑道:是不是喜欢上我了,想让我当你男朋友?

这话不假,陈重真有点喜欢桃杏,模样清新可人,学历也不错,自己是医生她是老师,两人也合适,就是自己是二婚,估计就算是桃杏也喜欢自己,但是她老爹村长张得财那边也不会同意。

去你的,我才不喜欢你。桃杏脸红,啐了一口。可是心里却像打鼓一样,咚咚的跳个不停。

陈重看了看已经恢复正常的孩子,又问道:那个患羊癫疯的孩子,是不是经常发作?

桃杏想了想,答道:在学校之前有一次,我以为他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这次把我吓坏了,你能不能给他开点药吃?

陈重苦笑,这种病多数都是间接性发作的,以现在的科学技术难以根治,有药物自然可以治疗延缓病情是最好的。他老实答道:我也想开药给孩子,但是现在卫生所几乎没有药了。

为啥没药了?桃杏问道。

陈重自然不能跟桃杏说,她那个村长老爹是个拿着公家钱饱私囊的人。

桃杏皱了皱秀眉,思索一会说道:要说给村子里批钱的事,或许我可以帮上你的忙

你能帮上啥忙,别添乱了。我出来的时候卫生所还没锁门,先走了。

见学生没事了,陈重拍了拍身上的土离开了,他本身就不想去看村长张得财的脸色,也不想通过桃杏去帮忙。

哼!还瞧不起我桃杏虽然白了他一眼,可是脑海里还浮现着,刚才陈重救孩子的画面,脸不由的红了。

陈重凳子刚坐热,一个村里的婶子就进来了,脸色红红的不张口说话。

陈重心里琢磨,农村妇女比较保守封建,但是有话也敢说,不开口多半是关于那方面的病,就说:张婶,你先坐下,俺给你把把脉。

把了把脉,陈重想了想说:张婶,你是不是肚子疼,月事也没按时来?

咦?你杂知道咧,陈大夫你神了!

张寡妇眼睛一亮,竖起大拇指,移了移凳子往陈重跟前坐了坐,靠近他了一点想听他详细说说。

不是我神,把脉这是有科学依据的。

陈重微微一笑,边开药边说:张婶,你病这属于月事不调引起的痛经,吃点药就好了,不用担心。

第七章检查不育

那咋整,要多久才好呢?现在正是农忙的时候

张婶三十多岁,她男人去城里务工,结果在高架上掉下来摔死了,她也成了寡妇,现在一家老小都指着她种地养家。

快了一个星期,慢了个把月。

那我可等不起,我说陈大夫,还有快点治病的方法吗?张寡妇问道。

张婶,我有个方法,你看行不?陈重慢慢把自己的方法说了一遍。

真的吗?你不会是趁机想占婶子便宜吧?SZ虽然是寡妇,但也是正经人。

张寡妇如坐针毡,红着脸啐了一口。

陈重苦笑一声,答道:不是你非要快点治好的吗?信不信你试一下就知道了。

张寡妇偷偷瞄了一眼陈重,自己年龄比他大出不少,可阵阵做疼的小腹让她没办法下地干活,张寡妇一咬银牙,低声道:治就治。不过大兄弟你可不能告诉别人,要不大婶子就没脸活了。

嗯,我答应你,你跟我来后边吧。陈重站起身来,来到一个打针的小隔间。

陈大夫,来吧。张寡妇红着脸,闭上了眼睛。

陈重的手慢慢放在了张寡妇的小腹处。

隔着薄薄的衣裳,张寡妇只觉的陈重手心传来一阵火热,一股暖流似乎从这里融入了她的肚脐,慢慢的流动,流到小腹的时候,肚子立马就不疼了。

陈大夫,我这真不疼了。张寡妇欣喜道。

我没骗你吧。走,再给你开点药巩固巩固。

送走了张寡妇,陈重看了看药品柜里零星的几瓶药,叹了一口气。

药品不够,他也想给村里人医治,但村长张得财那边不好说话,不说买药了,就现成的地也不给他们家换,现在他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想着,陈重就想到村口的小卖部买包烟抽,解解闷。

上次治好痛经的张婶除了种地,还开了个小卖部,没有招牌。村里人都管这叫张寡妇小卖部,主要卖些零碎的生活用品补贴家用。

她见陈重一个人来的,忙喊住了他:陈大夫,你过来。

婶,有啥事?陈重问道。

这一筐是婶家里老母鸡下的蛋,上次你治好我,我都没谢谢你。张寡妇把篮子塞进陈重手里说道。可能是想起上次陈重给她治病的事,脸红了一阵。

谢啥,我也不缺吃少喝,婶你留着自己吃吧。陈重笑了笑推脱道。

见他推脱,张寡妇连忙说:你一定得收下。另外,婶还有件事要求你帮忙。

说着把他拉进了小卖部,又探头看了看四周,把门关上。

啥事啊,这么神秘?陈重好奇道。

陈大夫,是这样啊。我有一个大妹子生不出娃来,你能不能给看看?张寡妇低声说道。

那人是谁啊,你直接让她到卫生所找我不就行了。

不行,这事要让别人知道了,尤其是她男人知道了,可不得了!张寡妇忙解释道:你晚上在家等我,我去喊你。

那行。陈重答应下来回到卫生所。

晚上吃过晚饭,陈重哪里都没去,左一根烟右一根烟等张寡妇,到了十一点他快睡着的时候,才听到张寡妇在外面敲门。

娃儿,这么晚了,是谁啊?他爹批了件衣裳,看了看来人。

他爹见到是张寡妇,不放心交代了一声:娃儿,晚上早点回来,别让人说闲话。

嗯,知道了,我去给人看病一会就回来。

走出几步去,张寡妇回过头来,担心道:陈大夫,给你添麻烦了。咱俩不会让你爹误会了吧?

说着,还带着歉意笑了笑,别提多好看多和气了。

陈重摆了摆手,说道:不打紧的,到底是谁要看病?

走吧,我带你去你就知道了。

张寡妇说完,在前面带路。

两人向村外走去,穿过一片田地,路过鱼塘,走了几百米两人在一栋小二楼门前停住了脚。

这地方陈重没来过,但是村里有能力盖小二楼的人没几个,这应该是土大款王富贵的家。

王富贵今年快五十岁了,三年前娶了门XF于薇,是城里的大学生,村里人在背后都笑他是老牛吃嫩草,但是没人敢当面说,王富贵做为村子首富有一定的势力。

难道是他XF于薇没有生育能力?陈重思量着,跟着张寡妇前后脚进了院子。

推开门,张寡妇喊道:大妹子,人我给你带来了。

进了房子,果然不像农村的,装修的比城市的家庭还要豪华。

陈重站在门口打量房间,这时一个女人从二楼走了下来。她穿着白色真丝睡衣,脖颈半露,皮肤不似农村女人粗糙,像牛奶般细腻,这个女人就是王富贵的XF于薇。

于薇把额前的碎发捋到耳后,看了看陈重,面色有些微红,说道:进来坐吧。

我听张婶说你挺神的,想让你给看看到底我能不能生娃。坐定之后,于薇说道。

陈重坐在她身边,手搭在她脉搏上,觉得她脉象四平八稳,没有女性没办法怀孕的那种涩脉、虚脉、弦脉,但这种病光靠号脉是看不准的。

坐的近了,于薇身上有一股香水味,像毛毛虫一样,不断的钻进陈重的鼻腔。

陈重咳嗽一声,松开了手,说道:从脉象上看还看不出什么,只有到省城的大医院做检查,才能知道结果。

于薇没答话,低头想了一会,脸色绯红说道:其实其实我托张婶找你来

欲言又止,她脸红的像熟透的西红柿,她望向一旁的张寡妇好像再咨询她的意见。见张寡妇点了点头,于薇咬了咬牙,说道:是听说你有本事,得病的人只要你用手摸上一摸就能好。

应该是张寡妇告诉她的,陈重点了点头。

于薇抬起脸,扭捏道:那能不能给我治疗一下,说不定以后就能怀上孩子了

可以是可以,但是陈重看了看旁边的张寡妇,有外人在他不好意思,再说了一般的病能治,这个病能不能治好心里也没有底。

最强弃夫

最强弃夫

作者:锦衣夜行状态:已完结

《最强弃夫》是由锦衣夜行最新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陈重,书中主要讲述了:在城市打拼的陈重,得知上司和娇妻给其带绿帽子之后,一气之下回到了老家桃花村,却得到神奇治疗医术,从此尽得美人欢心……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