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农门医女王爷请上座小说试读 赵晴萱小说全文章节列表

时间:2020-01-13 17:00:13农门医女:王爷请上座作者:冰言

开始阅读 作者:冰言 主人公叫赵晴萱的小说叫做《农门医女:王爷请上座》,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冰言创作的古言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第1章开始第一章 萱娘月空高悬,寂静无人。 满山头的尸体,一个女人压在尸体下,那一抹素布衣衫格外醒目。 …… 赵晴萱是闻着腐尸味醒来的。 血腥和腐臭味,让她几欲作

《农门医女:王爷请上座》免费试读

农门医女:王爷请上座作者:冰言 主人公叫赵晴萱的小说叫做《农门医女:王爷请上座》,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冰言创作的古言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农门医女:王爷请上座》第十七章 南宫寒病发

只听赤炎郑重其事地说着:听说你是位大夫,想请你去给我家主子看看。他昨晚上发病到现在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不愿意让旁人靠近。我只能请夫人你过去给他看看。夫人,劳烦你了!

说完之后,作为道歉,深深的给萱娘做了个揖。

萱娘赶忙托住他,又想起自己是个女子,实在不好意思在大街上跟男人拉拉扯扯。

萱娘脸色非常尴尬,心知那官爷的病情肯定特别严重,不然这位大哥不会亲手打破自己曾经说过的话。

萱娘内心有点焦急了:大人,您真是折煞我了。我的命都是官爷救的,何来劳烦一说。听你这样说,那就是官爷病情已经很严重,请速带我去吧。

当萱娘跟着赤炎来到新的府邸时,南宫寒正在大发脾气。

一路上,亭台楼阁,清水假山,各种美景无一落入萱娘眼中。萱娘内心只是焦急的想治好自己的病人,以至于耳边赤炎一直给她介绍着建造这个府邸的原因,萱娘都未曾听清。

府邸的大门前挂着一块牌匾,上面只写着南宫府三个字。赤炎介绍说,因为自己的主子迟迟不能破这无头尸案件,为了方便,干脆在这块地上买下一栋宅子。

不过为了隐瞒身份,牌匾上只能写上南宫府。

赤炎一边介绍,萱娘也一边假装应和。终于在赤炎慢吞吞的带领下,来到南宫寒休息的内室。

还未到门口,就听见南宫寒的怒吼声,伴随着一片稀里哗啦的陶瓷破碎的声音。滚,谁叫你进来的,给本王滚出去!

一位婢女满脸惊恐战战兢兢地端着碎片从卧房出来。差一点就撞在赤炎的身上,婢女赶忙跪下给赤炎行礼。

见过管家,老爷仍旧没有喝药,整个人似乎都快烧糊涂了。奴婢还要煎药吗?

不用,这药暂时不用熬了,待会儿给你新方子。下去吧!

也没顾上婢女好奇的打量,赤炎急忙的带着萱娘进屋了。

出去,不是说任何人都不能进吗?你们南宫寒听见声音,转身又开始大吼大叫,看见萱娘出现在房间,话语突然憋在喉咙里。

南宫寒的脸色有点恼怒,脸色一如往常的冷漠。赤炎,谁叫你把她带来的?你把她叫来干什么?

南宫寒此时身着一身单衣,却没有在被窝里躺着,整个人明显的瘦了一圈,脸颊和眼睛深深的凹陷进去。而且,两边脸庞还带有着不属于他的红晕,萱娘知道那是高烧不退的表现。

这位官爷已经烧成这种程度了,竟然还像个小孩一样闹脾气。萱娘在心里无语的嘀咕着。上前拽着南宫寒就把他往床上拖去。

无知妇人,你想做什么?南宫寒大声喊着,想挣开萱娘的手,却无奈因为高烧太长时间,浑身酸疼无力。

南宫寒一个大男人就这样被萱娘强硬的塞进被窝,南宫寒还想起来,却被萱娘命令让赤炎狠狠的压制住。南宫寒恼怒不已,自己堂堂一名将军,今日竟然因为高烧被一位弱女子给拿捏住,实在不是男子汉的风格。

赤炎,你胆子大了吗,放开我!该死的女人,你想怎么样?南宫寒像个小孩子一样争吵着,吼了几句,又控制不住咳嗽起来。

南宫寒咳嗽的样子非常可怕,几乎是不间断,咳到失声,似乎都要把自己的肺给咳出来。

萱娘在旁边认真观察着,用帕子捂住他的嘴,南宫寒咳出不少的痰,却幸好没有带血丝。

看见萱娘清理自己的秽物,南宫寒终于安静下来又变成面无表情冷酷肃杀的安定王。

还好没有到晚期,不然你的肺疾可是无药可医。再烧下去,你该痰中带血,肺部疼痛,想治也治不好。不过,放心吧,有我在这,保证让你活得好好的。

萱娘检查了一番,信心满满的对着南宫寒说到。

南宫寒冷叱一声:宵小之辈,你以为我会感激你吗?说吧,又想要多少银两?

萱娘并未理会他的冷言冷语,而是走到桌边,蘸着墨水用奇怪的繁体字写下药方。

赤炎大人劳烦您走一趟,就按照我开的这个药方抓药吧。不知道我先前采的石耳还在不在,若是能将那味新鲜的石耳也放入,效果则更增加几倍。

萱娘写完便将药方交给了赤炎,自始至终都未曾理会南宫寒。

《农门医女:王爷请上座》第十八章 喝药怕什么

南宫寒见这情形,内心有点不爽,语言里更是暗藏刀锋。怎么?你是攀上我的管家了吗?告诉你,我的管家可没有多少俸禄。你要是有什么目的,还是尽早提出来的好。不要在这里装虚伪的好人。

想到自己千辛万苦的从崖底将这女人就救起,她竟然一声不吭,连句招呼都不打就径自离去,实在是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自己政务繁忙,每天都要为无头尸的案件到处奔走,原想着他抽不出时间去看她,她也该过来向他道声谢。

感觉自己那日得知她失去联系时内心升起的莫名情绪,在再次见到她时,顿时化为了一种令人厌恶的可笑之举。这女人,实在是太忘恩负义了。

当然,他自然不会让这妇人看出来自己内心的斤斤计较。

萱娘并不知他心中的弯弯绕绕,只是语气诚恳地表达着自己的感激之意。

官爷,你莫要说这些扎人的话,萱娘做这一切不过是为了报恩。为了报答当日您对我的救命之恩,如果不是您,萱娘早已死在悬崖底下,说不定早就尸骨无存。

你确定吗?你若是治好了我的肺疾,哪怕是黄金万两,我也一定给你送去。你真的打算丢弃这样一个发财的机会?

南宫寒并不理会她说的话,反而语带嘲讽的用锐利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萱娘。似乎已经认定萱娘就是一个见钱眼开不知感恩的人。

南宫寒的眼神太有杀伤力,太有穿透力,若不是萱娘问心无愧,差一点就要在这种视线下瑟瑟发抖。

萱娘一直在内心默默念叨着,作为古代人的第一条,莫要心生妄念。作为大夫的第二条,莫要跟正在生病的人计较,尤其他还救过她的命。

对于南宫寒的尖锐刻薄,萱娘不想理会,南宫寒见萱娘不理睬他便也不再说话。

萱娘借着南宫寒的文房四宝站在书桌旁安心的练着自己的字,南宫寒则因为高烧有点眩晕随意得坐在床边上。

室内突然陷入静默,两人一站一立,也不觉得有什么尴尬。大约一炷香的时间,赤炎从门外进入,手里端着一碗药。

看见药碗,萱娘注意到南宫寒的脸色都变了。萱娘眼珠子转了转,又询问赤炎:没有让婢女准备蜜饯吗?

赤炎很迷惑,没明白萱娘的意思。要蜜饯干什么?你喜欢吃蜜饯?那我就让下人寻两三样过来吧。

萱娘没再说话算是默认,南宫寒在旁边倒是听明白了。顿时铁青着个脸,走过来端起药碗咕咚咕咚一气喝完。

男子汉大丈夫,喝个药还需要蜜饯?真是笑话。南宫寒刚说完这句话,脸色便开始扭曲,似乎是想把喝进去的药吐出来,却在萱娘的眼带笑意之下,硬是逼着自己又吞了回去。

赤炎这时候又在旁边来了一句:南宫兄,原来你害怕喝药呀?

南宫寒听闻,充满杀气的眼神顿时瞪向了赤炎。萱娘又突然在旁边数起数来:三,二,一。倒!

只听砰的一声,南宫寒和赤炎都没来得及反应,只见南宫寒庞大的身躯倒在了地面。

彻底昏厥之前,南宫寒还不死心的睁着眼想爬起来,最终抵不过药力沉沉睡去。

大夫,南宫兄他没事吧?赤炎担心的问道。

不用着急,不过是我的药下的猛了点。不过他也真能忍,那药里面我可加了不少的黄连。所谓良药苦口,药喝下去,他自然立马就昏睡。放心吧,睡一觉起来,烧就该退去。

赤炎唤了几个人进来,把南宫寒弄上床。萱娘紧接着检查南宫寒的身体。

原本萱娘只是撩起南宫寒的衣袖,露出两条光溜溜的胳膊。可是胳膊上尽是新旧交加呈网状般的伤痕,一道道青紫,伴随着浓状伤口,触目惊心。

这些伤口吓到了萱娘,萱娘顾不得他人惊讶的眼光,慌张的解开南宫寒的衣襟,露出了整个胸膛。只见胸膛上的伤口更加可怕,伤痕像蜈蚣一样盘在身上,有些星星点点的伤口已成黑色,这分明是生出新肉之时再次感染了病毒。

有些伤口反复发作,还显示红肿的状态,更加表明南宫寒吃了不该吃的东西。

萱娘蹙着眉,内心恼怒不已,这个人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身体。作为一位大夫,最是恼怒不听话的患者。她就不相信别的大夫没有嘱咐他,不能吃辣,不能吃姜。

看看这些伤口,分明是自己不照顾所致,根本就不是中毒的症状。

《农门医女:王爷请上座》第十九章 讽刺

他平常多少天沐浴一次?爱吃辣椒吗?或者是你们给他喝过姜汤?

赤炎原本就沉浸在萱娘的大胆举动当中,听萱娘发问,又迅速回过神。

南宫兄这段时间很忙,经常在外面跑,回来一沾塌就睡了,哪还有时间沐浴。他大概有大半个月都没沐浴了吧,至于姜汤,这段时间每晚睡觉之前,我们都会给他准备一碗,想着南宫兄这段时间一直咳嗽,可能是受风寒了。所以用姜汤给他驱寒,怎么?难道有伤的人不能喝姜汤?

萱娘不由得在内心飙了句脏话,然后努力平静着自己的心情。

没什么,那姜汤以后还是停了吧,还有记得叮嘱厨房,做饭的时候,辣椒花椒,但凡是发物都不要再放。平时膳食注意不要食用鸡肉或鲤鱼。

这些伤口已经发炎,我现在只能给他进行刮肉。这些烂肉不划掉,伤口没办法好。赤炎大哥要是看不下去,就先离开吧。等我弄好了再喊你。

赤炎最后当然没有出去,为了以防万一,他自然要全程观看。看见萱娘面无表情地跟伤口烂肉进行斗争,原本闻见腥味想呕吐的心也不由变得平静。

不知过了多久,萱娘眨了眨自己酸涩的眼,揉揉胳膊,这才注意到窗外已经漆黑一片。早就入夜了。

赤炎在旁边打了一个哈欠,满眼泪水地询问着萱娘:大夫,你不饿吗?要不要用点膳食?

萱娘看向旁边的桌上,膳食正冒着热气,看样子也不知道热过多少回了,真是辛苦了府里的下人。

不过满室的血腥味儿,自己才刮完腐肉,那些血肉还在盆里堆积着,萱娘实在没什么味口。

萱娘只想连夜赶回家,不然村里人又该说闲话了。现在是什么时辰?

刚进入亥时不久。

萱娘在心里算了算,换算到现代的时间,也就是晚上的9点多,没事,这个时间还能回家。不过,自己得小心一点儿了。

我先回去了,接下来应该没什么大碍。等这位官爷醒来,记得给他上一次药。顺便提醒他,每日沐浴一次。伤口得保持干净,不然会反复发作的。

萱娘净了净自己的手,就准备离开。

但是赤炎有心,专门派了一辆马车送萱娘回家,还故意给车夫传了话。

萱娘本想着自己连夜回家,应该不会有人说什么,却不曾想对于爱搬弄是非的人而言,无论她怎么做,别人总是能找到理由攻击她。

萱娘到达家里的时候已经接近子时,听到马车在门外响起,孙氏赶紧开门。

只见一位穿着青衣面色倦怠装作大夫打扮的女子,从车上下来。认真看去,竟然是萱娘。

孙氏又开始讽刺了:

哟,看萱娘这样子,莫不然是伺候人家伺候得极累。敢问这是哪位府邸的马车,我们家萱娘可真是三生有幸,竟然攀上这么好的人家。

这马车一看非富即贵,能劳烦车夫告知一声吗?你们家主人不要脸,我们家萱娘可还要名声。什么时候来我们家三媒六聘,好把萱娘接过去,就算是个小妾,也得有庚贴。

挑个好时辰,把萱娘从后门抬进去,这样不明不白的算个什么事儿。

孙氏嗓门极大,不一会儿左邻右舍便被半夜的吵闹声给喊醒,一个个都穿着单衣出来看热闹。

孙氏口口声声说是为萱娘讨回公道,却实则暗讽着萱娘一个寡妇竟然跟别的男人苟合。

萱娘为了替南宫寒疗伤,忙了一下午,累的眼睛都快张不开。见孙氏这样子也早已习惯,根本就不想搭理她。萱娘准备直接从旁边挤进去,可孙氏不让她进门。

萱娘,你倒是说句话呀?好歹你也是我的媳妇儿,过了这么多年算是我半个女儿,娘今天就在这为你讨个公道。让大家伙看看,有脸派马车送萱娘回家,却没脸给个说法吗?

要是真看上我们家萱娘,好歹让我做个媒收点彩礼钱,我就把萱娘打扮打扮,亲自送回府上,以后我和萱娘啊,就按娘家走着。

萱娘虽然极累,却也听得明白,孙氏这分明是想敲诈人家呢。真是个没脑子的,也不看看人家是什么身份,依照那位官爷的性格,若是听到孙氏的这一番龌龊说法,定然要给她一翻颜色看看。

农门医女:王爷请上座

农门医女:王爷请上座

作者:冰言状态:已完结

开始阅读 作者:冰言 主人公叫赵晴萱的小说叫做《农门医女:王爷请上座》,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冰言创作的古言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第1章开始第一章 萱娘月空高悬,寂静无人。 满山头的尸体,一个女人压在尸体下,那一抹素布衣衫格外醒目。 …… 赵晴萱是闻着腐尸味醒来的。 血腥和腐臭味,让她几欲作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