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领主万岁小说试读 秦腾小说全文章节列表

时间:2020-01-13 17:04:08领主万岁作者:花自飘零

开始阅读 作者:花自飘零 主人公叫秦腾的小说叫做《领主万岁》,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花自飘零创作的玄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秦腾身份不凡,出生于优越的领主世家,一出生就得到了舅舅,爹爹,外公,爷爷的馈赠,还惊动了烽火王朝的大帝,赐予烽火王朝的一种无上传承,其天资聪慧,在年仅四岁时就成功破灵,成为了大陆上最年轻的破灵武修者,震惊了整个烽火王朝……

推荐指数:10分

《领主万岁》在线阅读

《领主万岁》免费试读

领主万岁作者:花自飘零 主人公叫秦腾的小说叫做《领主万岁》,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花自飘零创作的玄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领主万岁》第十七章 名声渐起

落日泉水可非寻常丹药,那可是传说中可以人肉身白骨的逆天圣药,普通人饮上一口,便可踏入灵者境,若非秦腾太过妖孽,以至于他所处的灵者境瓶颈极为牢固,若非遇到这般奇遇,恐怕换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踏入。

而当秦腾喝下那落日泉水,便觉得全身都是一片燥热,感觉浑身经脉都像是一条条烧红的铁棍子一般,既坚韧又滚烫,原先还觉得有些灵气不足,现在內视看体内丹田,就仿若一个被吹大了的气球一般,现在即便是秦腾打坐努力运转着体内的灵气,也实在是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虽然体内灵气真多到难以想象,可是精神力太差,就好比像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儿童来努力拉拽这一头发狂的野牛一般。

守在秦腾一旁的火灵儿也内心无比的焦急,看着秦腾全身渐渐变红,这个人都像是一只煮熟了的虾一般,全身还冒着热气,一旁的火灵儿干着急,却毫无办法,又不敢轻举妄动,担心会打扰到秦腾梳理灵气,可是毕竟现在他们所处的环境不一样,不远处还有追来的那些不肯罢休的世家子弟,虽然伴生兽被秦腾降服了,可毕竟现在伴生兽也由于刚刚和那些人冲突时,被打伤,现在都陷入了沉睡,肯定帮不上忙了。

一切只能靠自己了。

火灵儿想了一想,目露坚定,看着换在闭目修炼的秦腾,眼睛里流露出的那抹恋恋不舍,虽然明知道秦腾现在对外界没有任何感应,也不由得走上前,撩起秦腾几丝零落的头发,眼中脉脉含情,樱桃小嘴轻轻地印在了秦腾的额头。

心里暗说道:‘坏蛋!等我回来!我还要好好修理修理你!’

虽说心里这样想到,可神色却带着些黯然,这次的离开,或许连自己能不能回来都成问题了。

‘为了秦腾!’

火灵儿为自己打气道:我爱的人,决不允许受一点伤害!

估摸着时间也快到了,火灵儿走出藏有秦腾的山洞,暗中走到了那群人的前面,看到时机成熟,猛然从一旁划过,恰巧被其中的一个人看到了,原本换有些找不到方位,像没头苍蝇乱窜,果然一看到有人影闪过,想都没这么想就追了上去。

这群人原本和之前的伴生兽抖了那么长时间,结果好处没捞着,反倒己方还有很多人因此丧命,这就够让他们憋屈的了,这倒好更了半天,连人影子都见不到了,好不容易看到一个人影,也没注意是不是秦腾,就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去。

火灵儿毕竟还尚未踏入灵者境,而身后的有好几位已经是灵者境的强者了,这样在实力的悬殊这下,渐渐火灵儿有些体力不支,速度渐渐降了下来,这让后面的那些追赶的顿时精神一怔,更加发力追赶了。

在最前面的一个青年灵者,略带些游荡的笑道:我看到了!原来是个小娘皮,不错不错!待会儿让咱们几个兄弟还能乐呵乐呵!

后面的那些人,一听顿时眼睛一亮,喊道:看看那小娘皮漂不漂亮?

漂亮!绝对漂亮!现在就是看看我都觉得魂儿都快飞了!

其余人顿时都笑作一团,而前面的火灵儿听到这些话,气的脸都快要发紫了!

要换做以前,在他们烽火王朝哪里敢有人这么对她说话,简直不要命了,但现在不同,现在的她是一个亡命之徒,为了秦腾,火灵儿已经做好了付出一些什么的准备了,一直咬着嘴唇,不说话,那份决然,让后面的那群人看着,更是一阵嬉笑,原本在火灵儿的身上,还有许多保命法宝,可是随着陪秦腾深入这片荒古山林,都渐渐的消耗完了,现在简直就是上天无门的绝境,身后这群人已经将她团团围住,那眼神里的游荡,就像一只只眼冒绿光的野狼。

火灵儿双眼有些空洞,凄然一笑,低声喃喃道:现在你应该安全,看来我也能安心走了!有缘来世再见!

这时火灵儿眼中闪过一抹狠色,让周围渐渐把她围起来的人有些莫名的惶恐,感觉到在这个浑身无力的女孩身体里仿佛突然迸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

只见火灵儿一只手上忽然冒着了绿幽幽的深绿色的火焰,不好,快退开!是那女孩的天灵火!

天灵火!!!

周围的那些人,一听顿时就冷汗直冒,这可是点燃生命的天灵火,可以燃烧一切,就凭他们这些灵者,在这天灵火的面前,也就只有化为灰烬的分。

这群人刚要逃窜,就听见天空中突然传来声音:离开!现在你们还能走得了吗?

一个黑袍人猛然降落在地面,一股强大的威压震慑周围,

灵者中期!!

那个人们一看到这修为,顿时有种想骂娘的冲动,这一次来的也太亏了,木少都没捞到不说,看来换有可能将性命交代了,这黑袍丝毫没有因为人们的逃窜而有所动容,他淡淡的吐了一个字:

雷!

仅仅只是一个字,便迎来了漫天神雷降临,这让他们更加害怕了!

若是就单拼之前所展现的灵者中期的修为,他们也就是想着还能逃走,现在这一幕一出现,顿时都吓傻了,这可是神仙的手段了,这换打个屁呀!就坐着等死吧!

凡人和神仙怎么打?

也真在这混乱的场面中,黑袍人一把救起虚弱的火灵儿里去了。

这黑袍人不是别人,正事刚刚恢复过来的秦腾。

一醒来秦腾就赶忙向这边赶来,之前那些火灵儿说过的话,其实他都听到了,他做梦也没想到,与自己一直陪伴的炎公子竟然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火灵儿,看着天灵火在她的双手渐渐燃烧,秦腾心如刀割,你怎么就那么傻!为了我这么一个傻小子,至于让你搭上你的性命!

火灵儿已经彻底昏迷过去了,这种伤势必须加快来医治。现在最合适的地方就是那落日泉水的发原地。

秦腾几个闪身,便来到了落日泉水的发原地,将火灵儿缓缓放在地上,看着之前他们换剩下的那半碗泉水,抱着一丝希望,将火灵儿扶起,给她为下了这落日泉水,原本秦腾还觉得怕有些不够,结果效果立竿见影,之前已经烧焦了的小手又渐渐恢复如常,燃烧着的天灵火也渐渐熄灭了,之前虚弱的生命波动也在渐渐恢复正常。

秦腾见火灵儿脉相渐渐恢复平稳状态,才开始将悬着的心放下来。

于是就守在火灵儿身旁,一边熟悉自己现如今的状态,毕竟自己这次机遇太大,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消化,原本以为换要再等几年自己才能踏入灵者境,现在不仅突破到了灵者境,还一举到了灵者境中期,可算上是意外之喜。

就这样过了几日,虽然火灵儿还尚未苏醒,但也已经无大碍了,守在他身边的秦腾也已经渐渐熟悉了。

而对于外界,却发生了一场关于他的大风暴,那天逃回去的人,都说遇到了一个怪物,以灵者境居然能召唤雷霆,最后换有人传出秦腾也曾闯入到荒古山林里去。

并且,经过有些人的推算,得出之前他们遇到的那种雷霆秘法很可能就是来自秦家的家传秘法,这一说法一传出,顿时在外界引起了极大地轰动。

要知道,那秦家的秦腾可没几岁,现在居然就踏入了灵者境,那可是许多人一辈子都触碰不到的边界,现在一个秦家小儿就成了灵者,这多半是自古以来最年轻的灵者了。

许多人都在议论,‘秦家了不得啊!上天垂怜,降下如此神童!’

不过也有许多的家族不是抱着与之交好的心理,反倒是讥讽道:自古以来!天才多了去了,但只有真正能活下来的才叫天才,其余的那叫‘英年早逝’!

这话一说出去,让秦家人都一阵气愤,但也没办法,他们也不想这么早暴露秦腾,可是现在连他们都不知道秦腾在什么地方。

秦家老爷子和几位长老,急的都坐不住了,不断地吩咐,让加派人手,就是将荒古山林翻个底朝天也要将秦腾找出来,现在所有人都在虎视眈眈的注视着荒古山林,想要得到秦腾,毕竟这个少年天才要是能早点扼杀在摇篮里,才能断掉秦家崛起的脚步。

反倒这时,对外界一无所知的秦腾陪着已经苏醒过来的火灵儿一起在这片荒古山林里过起了二人世界,悠闲自得,忘却了之前那被追杀的日子。

倒像是要归于江湖。

没几日,他们便发现,闯入者越来越多,所幸是他反应足够机敏,才躲开。

看来我们这里的事,已经在外界传开了!

火灵儿略带担忧的看着秦腾,秦腾摸着他的小脑袋,笑道:不怕!有我在那!

火灵儿重重的嗯了一声,一副小女儿状态,秦腾看着不由得哈哈一下,将火灵儿拦在了怀里,说道:过几日,我的家里和你的家人也会来的,倒时我们把亲事定一下!

你胡说!

火灵儿娇羞的拍着秦腾的胸脯。

怎么会对你胡说呢!我前几日已经接到了家族消息,不出意外,他们很快就会过来了。

接你回去干吗?火灵儿问道。

参加七宗招生。

《领主万岁》第十八章 七宗首测

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秦腾还想着两家都来人,自己和火灵儿订个婚呢,谁知道,自己家还没来人,火灵儿就被她们家的人带走了!

秦腾追到森林边缘,恰好接到了家族传信,要他即日赶回,准备即将到来的七宗招生,这一次招生非同小可,乃是涉及到整个大陆所有的青年天才全都要来参加,甚至听问道还有不少隐世家族也会派出他们的精英与大陆的天才少年们一决高下,这让这原本普通的一次招生看做了隐世家族向现在的大陆权贵发出挑战,这一次是大陆武学世家与隐世家族的较量。

即便是皇室也对这次招生大比极为看重,更是许诺要在这一次的招生比赛当中为公主选出一位合适的夫君,作为道侣。

这个消息更是在整个大陆引起了极为大的反响,许多年轻精英都开始摩拳擦掌,想要竞争一下这个驸马爷。

当然,秦腾也听到了这个消息,顿时苦笑道:看来这是火灵儿回去被查出来,与我在一起,想来也是借机试试我的修为如何!

也罢,反正也要参加这个招生比赛,顺带还能让这些皇室的人对我也留一个好的印象,何乐而不为那!

这倒也不是,秦腾太过于傲慢,实在是他现在已经到达灵者境,这个境界的一般还很少又年轻人到达这个地步,或许在这次招生比赛当中会遇到一俩个,但以他现在这灵者中期的修为,确实难以构成威胁,但是不错的一个让皇室关注的机会,这一次成功引起他们的注意,那么以后自己和火灵儿在一起这个也会好办许多。

当然,他可不认为,这一次所谓的拿招生比赛来选折驸马是真的,或许会有人相信,但他可不信,堂堂皇室绝不会将公主的终身大事就这般儿戏,这绝对就是一个幌子,当虽然这个仅仅只是幌子,但换是会有很多人回去相信,毕竟诱惑太大,而且这皇室公主不仅身份尊贵换是绝世美人,哪有让人不倾心的道理。

当然,这一点在秦腾接触火灵儿那天起,就知道自己要是娶火灵儿所会遇到的困难,但他就是习惯挑战,越是艰难他就越想完成,不达到目的决不罢休的性格,即便是在她的感情里也依旧是这般。

火灵儿在前几天就已经被皇室的人接走了,现在他也在不断赶路,他必须提前即日回家,和家族一起前往烽火王朝的首都进行招生比赛。

而她的家里众位长老和他的爷爷父亲都在翘首以待,等待着他回来,虽然大家都知道了他已经晋升灵者境的好消息,但毕竟这招生比赛换是要参加的,如果他不能及时赶回来,那么这之前的一切都白费了,她依旧不能进入七大宗门,这对他来说那可是与这次巨大的机遇擦肩而过的话,或许会让他的人生改变航向的,这七大宗门10年才进行一次招生,况且这一场换前所未有的隆重,这让几个老头子急的团团转,不知谁喊道:快看!秦腾少爷回来了!

这一句话,就像一个发泄点,顿时人们都聚到了门口,看到秦腾风尘仆仆的赶回来了,原本罕很生气的几个老头子,现在一看到秦腾回来了,顿时高兴地什么都忘了,都围在了秦腾的身边,那眼神简直就像是要把秦腾吃掉一般,让秦腾看着都觉得头皮发麻,这个爷爷你别老这么看着我,我有点不适应

反倒是他的爷爷一点也没觉得,趴在他身上的还有几位长老,一点也没有平时那般威严,哪里还有矜持,一个个都开始动手动脚摸摸这,摸摸那,就这样秦腾被摸了好一会儿,才被几个老家伙放开,他们都是一脸回味的感叹道:这就是天才!史上最为年轻的灵者。不一样啊!

秦腾到被他们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说道:‘那里是第一啊!这即将到来的那些隐世家族恐怕也会有不少晋升到了灵者境!’

几个长老一听,略带些不赞同,‘他们虽然这次前来的会有灵者境,但他们可没有你这么小,到二十好几的人了,也好意思来和你争,也不怕丢那脸!’

‘就是啊!咱家的秦腾是这次前来参加比赛的最小的选手,他们也不脸红!’

秦腾这才从他们的一些言语当中,了解到原来这次招生,自己是参加比赛最小的,其余的一般都到了20以后才来参加!难怪自己的爷爷鄙弃那些参赛者。

不过,即便这一次又年轻的灵者境,他也有信心夺得第一!

秦腾在家中稍作休息,便随着家族里的各位长老和众多护卫一起乘坐法器芦梭舟前往烽火王朝的首都。

这一次可不同以往,自从外界传出秦腾成为史上最为年轻的灵者境,家族里便觉定以后决不允许秦腾在一个人外出,一定要加强对秦腾的保护,毕竟现在有许多人对秦腾虎视眈眈,想将其存在而后快,灭掉秦家崛起的希望,所以现如今的秦腾可以说是承载着秦家的崛起希望,绝不能有半点伤害,必须让他成长到一个足够的高度,这才能放心,而这次的七宗招生正是一个好机会,七大宗门向来只招收绝对的天才,那里是天才的摇篮,将秦腾安排到那里,可以给与他足够的发展空间,让他能够快速的发展起来。

现在的秦家就如水中浮萍,飘飘荡荡不稳定,只有将他们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秦腾的身上,秦腾也知道现在自己肩上背负着整个家族的命运,虽然觉得肩膀上重担多了,但他那奋进的决心依旧没有改变。

看着眼前要到的烽火王朝首都,那雄伟壮丽的巨石之城,感受到的是那自身的渺小,哪怕自己现在是灵者境中期强者,可却发现面对这个国家依旧不过是一只蝼蚁罢了!

快到城门前,秦家长老收了法器,和秦腾等人一起步行走进首都,这是皇城的规定,不允许在城内乘驾法器。

秦腾是第一次来到皇城首都,看着络绎不绝的车马,第一次觉得原来这滚滚红尘是这般的美好,难怪爷爷他们一直都让秦腾他闭关修炼,不让他过多的接触外界,毕竟这滚滚红尘诱惑实在是太多了,有许多就便是以如今大长老他们也有难以控制的存在,权利,美色,修为资源,等等太多太多了。

不过,现在的秦腾换不懂那些东西,不过是看着这们多人觉得稀奇罢了!

这就是火灵儿居住的地方,居然这么大,这么繁华,相比起来,我所见到的世界不过是一个荒野山村吧!

秦腾斌没有因此而觉得有些自卑,在他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这个字,他一直都坚信自己可以成为自己爱的人的守护者。

秦腾被爷爷他们领到了七宗评测的地方,看着许多人都已经将这里围着人山人海,里面高高的擂台上坐着几位武学泰斗,开始为前来报名的进行第一关测验——灵力检测。

‘李默——26岁——灵者境前期’,

‘张龙——28岁——灵者境前期’

这个略有些魁梧的人,听到自己仅仅只是灵者境前期,不由得有些脸红,而擂台下更是一整喝倒彩哟!28岁的灵者境,好厉害啊!也赶来参加七宗评测,胆子不小啊!

就是!史上第一例!

那张龙显然在那些武学前辈面前不敢太过于放叱,回过头朝那些嘲笑的人瞪了一眼,

这是一个翩翩少年走了上来,顿时将人们注意力都转移了,‘快看哪!少年剑仙——莫鸿’

这一句顿时就点燃了群众的情绪,一群少女在下面目录桃花,‘这就是传说中的剑仙啊!真不愧是最接近仙的男人,感觉好缥缈啊!’

几个姑娘不由得有些花痴了,

‘你们快看,剑仙公子好像再看我哎!’

省省吧!就你那样!剑仙怎么可能看上你,要看也是看我这样的美少女才对!

几个怀春的少女一个个都互相挤兑,让周围的人都不由得一整苦笑。

‘剑仙??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秦腾默默地说道,这却刚好被一旁的那几个少女听到了,回过头看着秦腾,一脸的鄙弃小屁孩,连我的剑仙公子都不知道,也好意思来看这次七宗评测!

一旁的那几个花痴姐妹也帮忙附和道:连剑仙公子都不知道,换来看七宗评测,真不知道你来这有什么意义!

‘就是,剑仙公子可是这次评测最大的亮点,他来自缥缈的隐世家族,却行走在世间惩恶扬善,简直就是上天派下来的最完美的男人!’

一旁的大长老也注意到了这里发生的事情,皱了皱眉头想上前阻止,却被秦腾的爷爷拦住了,摇了摇头,大长老也明白了,这是亚看看这小家伙处理事情的能力,秦腾想了想,这样争辩毫无意义,便低头认了个错,倒是那些姑娘看秦腾年级也不大,不好意思在说什么了。哼了一声走过去了。

这时听到‘莫鸿——23岁——灵者境后期大圆满’

这一下,又一次让全场轰动,倒是莫鸿本人似乎对这些不在意。

无巧不巧的是,这时喊道:下一位——秦腾

秦腾也整理一下衣冠,走上擂台前,这时台下的那几位姑娘看到秦腾走上去,顿时吃了一惊,‘他这么小,也来参加这次评测?’

显然,台下大多数人也是这么想的,历届评测环没有过这么小的选手,让那几位武学前辈也有些震惊,问道:小家伙,你是来评测的?

秦腾一脸淡然的点了点头,这让那几位前辈也不由得眼前一亮好!今天就看看能出来一个什么样的小天才!

秦腾将手放在注灵石上,猛一运力,灵石上边显现:灵者境中期

《领主万岁》第十九章 入围万人名额

此时完了之后,又经过一天的休整,秦腾准备完毕,看着父亲和舅舅为自己准备的各式各样的灵器宝贝苦笑不已,无奈的说:父亲,舅舅,我是去进行赛区选拔,不是出危险任务,用不着这么多东西。怎么用不着,这赛区选拔又不是家里那些小打小闹,要真出了什么问题,我可会被骂死的!听到秦腾的话,舅舅抱怨道。想到万一自己出了差错,舅舅被婶婶揪着耳朵的样子,秦腾忍不住的笑了笑,但终究还是接受了父亲和舅舅的一番心意,自信满满地进入比赛区域。

嗒嗒踏着脚步声,秦腾走进这座巨大的竞技场,四处望了望,不禁咂舌:这可比我想象中的要好得多啊,啧啧。边想着秦腾边走向一处被围得水泄不通的地方。让一下,让一下,谢谢。及其不易的挤到前面,这才看清了里面的状况。

原来是有人在比试,观察一阵子,秦腾暗自嘀咕道:可惜了,实力相差悬殊太大,胜负已分。秦腾身旁的人听到他的话,都更加专注于这场比赛。果不其然,不到三分钟,右边那个看起来更小的孩子被左边那个人击得溃不成军。

接我这招看看,雷神掌!左边那个人狠声道,右边的那个年纪较轻的看到这一幕不禁一阵腿软,惊恐的喊道,停下,停下,我认输,停没想到的是,左边那人听到他的话,手中招术不收,反而加快进攻速度,隐隐看出竟是起了杀意!

围在周围的人看此时已无热闹可观,又是会出人命的事,都作鸟兽四散开来。小孩看到这一幕,不禁一阵心寒,看到左边那人招术袭来,不防也不躲,竟是想就这样承受了!就在那小孩即将殒命黄泉之时,一枚灵器匕首射了出去,挡住了致命的一击,但还是被强大的气场给震得吐血。看到这一幕,左边那人阴沉着脸,厉声道:是谁这么不长眼!在暗地里攻击算什么,有本事出来和我堂堂正正的打一场!秦腾本不想理睬此事,但转念一想这就是在比赛,便顺了阴狠男人的话,走了出来。

我无心管闲事,可当时他明明已经认输了,再追着去杀了他恐怕不好吧?听了秦腾的话,阴狠男人不禁大笑:什么是算好事?什么又是坏事?这世上的一切都要看实力,既然你今天为他出了头,我便成全你,不过我柳鹤言手下不留无名之人,还请告诉我你尊姓大名啊!边说着边快速向秦腾靠近。我可不敢称尊,本人行秦名腾,还请柳兄多多指教!面对柳鹤言的来临,秦腾不见丝毫慌张,反而随机应变见招拆招,拖得久了,柳鹤言逐渐慢了下来,体力渐渐透支,察觉到秦腾是故意在拖,眼中闪过一抹厉色,流陌藤蔓!我看你还怎么躲!唰唰!地下破土而出几株庞大的藤蔓,牢牢的缠绕着秦腾,看到此幕,秦腾不禁暗道声轻敌了,很快便又稳住心神,暗自酝酿招术。

看到秦腾老实下来,柳鹤言冷笑一声:不是挺会逃吗?继续啊,让我看看你能有多厉害!随即大喊一声奔雷诀!一道巨大的闪电从秦腾头顶浮现出来,随即快速劈下。柳鹤言微微一笑一切,都结束了。看到这一幕,那个年纪较轻的着急的大喊不要!就在这时,秦腾手中灵气化剑,嗡嗡的斩断了藤蔓,小孩大喜,柳鹤言看到此幕不禁心下一沉,顿时心生畏惧,突然全场静默,秦腾不见了!

出来啊,偷偷摸摸的还要脸吗!柳鹤言气急败坏的骂道。

我要不要脸,还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秦腾低沉的嗓音出现在柳鹤言身后,在谁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砍了柳鹤言一刀,柳鹤言顿时退了十几米远,看到秦腾的实力,年轻男孩不住的欢呼秦大哥好棒!知道我们的厉害了吧?还不快滚!柳鹤言冷沉的脸更加阴沉哼,这次算你小子好运,没想到你没了哥哥竟然还有个实力雄厚的人做靠山,你等着,我柳鹤言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随后念了一道口诀,飞快的逃了。看到这一幕,秦腾和男孩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话说你这个小孩运气可真不好,碰上了这么一个狠角色,你这么小,也能来参加比赛?秦腾奇怪的问道,听到这个,男孩不禁敛了脸色,解释道我叫楚穆,我也有九岁了,刚刚那个柳鹤言是专门来抢我身上的重星石,我是和哥哥一起来的,我哥哥他很厉害的,可谁知柳鹤言他们太狡猾,把哥哥支开了,还不知道哥哥现在是死是活,我讨厌我自己,真没用听语气似乎快哭了,秦腾连声哄道没事没事,我之后陪你去找你哥哥,他一定没事的,你都说了他很厉害,那他现在一定是平安的,现在肯定在找你,你的实力不错,只是缺乏实战经验,练练就好了。你刚刚说那个柳鹤言是来抢你身上的重星石的,这个石头有什么用处?听到秦腾的安慰,楚穆慢慢平静下来,为刚刚的失态有些尴尬,便致力于解释重星石是能够让人隐形的石头,但使用者的身份必须达到御灵级别才可以催动它,而且在关键时刻,重星石还可以抵抗灵王级别的人物的致命一击,柳鹤言他们眼馋,便起了歹心,之后的事你都知道了。秦腾点点头,想了一下,说你刚刚说柳鹤言他们?他们是指什么?很厉害吗?他们是柳域盟的,实力不弱,但和我哥哥比起来简直差远了。

看着楚穆一脸的自豪感,秦腾也笑了,暗自摇头,心想:还真是个小孩。

休息一会后,秦楚两人盟便四处寻找楚穆的哥哥,期间不泛有不长眼的冲到楚穆面前,以为这个看起来很好欺负,谁知身边还有秦腾,但刚刚开始秦腾还会帮他,到后来楚穆便是孤军奋战,只有极少数不能被解决的才轮到秦腾。就这么打了一天,还是没有任何楚穆哥哥的消息,但人却慢慢变少许多,这让楚穆愉悦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不过这倒是让楚穆有机会再次和秦腾讲自家哥哥的事。

我跟你说,我哥哥才五岁的时候,就停停停!你这段时间已经讲了五遍了。哦,那我讲哥哥八岁的时候吧,你不知道,我哥哥八岁时被你看,有人在打群架,走走走,去看看吧。不想再听楚穆哥哥的英明神武事迹,不等他说完,正好看到有人聚在一起,场面和第一天遇见楚穆差不多,唯一不同的便是这时的人比之前的要多很多,被打断讲述哥哥的事迹,楚穆表现得很不悦,转头去看比赛了。秦腾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抬脚更了上去。

楚箫,你弟弟不见了怪不得我,我也被人利用了!被叫做楚箫的幽怨地说不管罪魁祸首是不是你,但就是你龙清的出现,才让我和小穆失散的,就是你的错!我没有龙清话还没完,便被楚箫的一击重创,之后楚箫便漠然转身,准备离开。秦腾正暗自赞叹,这出手速度好快!而且技能发起连续,起码有灵者后期了吧,换作是自己也不记得能在刚刚那一击下全身而退,正在咂舌时,便听得身边人清脆的叫声哥哥!楚穆高兴喊道,楚箫背影一僵,缓缓转身,楚穆扑进了楚箫的怀抱,吐诉苦水

三个小时后,秦腾已经解决了十多个前来挑战的人,楚穆这才消停下来,然后向楚箫介绍秦腾,随便讲了秦腾的实力和楚箫差不多,都很厉害。楚箫和秦腾互相介绍,谢谢你这几天照顾楚穆,他给你添麻烦了哪里哪里,麻烦倒是没什么,但是他就是太会说了。听到这个,楚穆也脸红了,看到楚穆这害羞模样,楚箫和秦腾两人都心照不宣的笑了。

涅日掌!风暴诀!落英漫天!此起彼伏的打斗声响起,连秦腾和楚箫也没闲着,期间一直默契地配合着打退挑战者,只是因为楚穆那张嘴太会扯了,两个都受不了了。就这么波涛平静的过了几天,赛制选拔终于结束,那一日整个竞技场十分安静,只待评判宣布成功入围的参赛者,楚穆,楚箫秦腾柳鹤言以上便是此次的入围名单,请各位准备好迎接下次的挑战。听到三人名字都入围了,很高兴,今天真高兴,不过为什么那个柳鹤言也入围了啊?楚穆不开心的抱怨,揉了揉他的发,秦腾说柳鹤言实力不算弱,能入围也是应该的,别想这些有的没的了,今天高兴,我做东,请你们吃大餐!听到这个,楚穆瞬间眉开眼笑,看到此幕,秦腾和楚箫都不禁对视一眼,抿唇一笑。

事后三人就此道别,等待下次比赛再见,秦腾也趁此机会好好休息,迎接下次比赛!

领主万岁

领主万岁

作者:花自飘零状态:已完结

开始阅读 作者:花自飘零 主人公叫秦腾的小说叫做《领主万岁》,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花自飘零创作的玄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秦腾身份不凡,出生于优越的领主世家,一出生就得到了舅舅,爹爹,外公,爷爷的馈赠,还惊动了烽火王朝的大帝,赐予烽火王朝的一种无上传承,其天资聪慧,在年仅四岁时就成功破灵,成为了大陆上最年轻的破灵武修者,震惊了整个烽火王朝……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