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我家皇帝是颜狗小说试读 洛子懿小说全文章节列表

时间:2020-01-13 18:56:02我家皇帝是颜狗作者:林二少

开始阅读 作者:林二少 主人公叫洛子懿的小说叫做《我家皇帝是颜狗》,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林二少创作的古言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风纪时期,四处战争不断,百姓苦不堪言,各国中以天瑞王朝、帝休王朝与水新王朝势力最为强大,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洛子懿回到京城,却发现洛家满门被抄斩,于是,她女扮男装,进入朝堂……

《我家皇帝是颜狗》免费试读

我家皇帝是颜狗作者:林二少 主人公叫洛子懿的小说叫做《我家皇帝是颜狗》,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林二少创作的古言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我家皇帝是颜狗》第十七章 大显身手

坐在桌子旁边的椅子上,所有的人都说着违心的话,眦懿大人,这一次你可算是鲤鱼跃龙门了。

一个人说到说话的语气,不知道是酸是甜,反正让人听着很不是滋味。

对啊对啊,听说眦懿大人文采非凡,不知道可否让我们开开眼睛。一个人紧接着说到。

眦懿笑了笑,当然没有,各位大人文采非凡了。

眦懿这是在给自己下套呢,先把自己夸的高高的,然后在试探自己。

别以为自己就不知道了,他们想干什么自己心里面一清二楚,不就是想要嘲笑自己想让自己。

可是他们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无论他们怎么对自己,自己都可以算了。

但是想让自己离开朝堂成为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百姓的话,自己为家人报仇完了就可以,但是现在是万万不行的。

眦懿大人,谦虚了。一个人站起来说到。

他们就是想给眦懿一个下马威,想要让她知道一些厉害。

我当然没有跟你们客气,我说的都是实话。眦懿吃了一口菜说到。

她那家酒楼不愧是最好的酒楼,饭菜都比自己平时吃的饭菜要好吃一点,如果不是今天的这个局面,恐怕她会好好吃一顿饭。

另外一个大人打趣到,早知道年纪轻轻,我们都已经快老了。

他这个话,无非是说你这么年轻就已经能够入朝为官了,而我们都已经老了,才做到这个位置,就想说眦懿是靠关系进来的。

眦懿看着他们变着法的来玩弄自己,或者说来欺负自己,就觉得特别的好笑,眦懿觉得像他们这种人,只能够欺负欺负新人。

他们肯定是知道自己能够在这个地方是因为什么,所以说他们只能够暗暗的打压自己,而不敢直接的跟自己说,无非是以为自己后面还有人呢。

眦懿也相信,他们今天竟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一起来对付自己,那么绝对不是他们之间的某一个人提出来的。

或者说也不是他们一起想到的,而是因为有人指使他们这么做的,现在他还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他就是有这种直觉,他也特别相信自己的直觉。

哪有,各位大人一如既往的年轻。眦懿坐着一些客套。

那个人还要说什么都时候,突然门外响起了很大的吵闹,也就是有人在门外大喊大叫。

外面怎么这么吵?眦懿问小二。

没有什么的,大二。那个小二明显回答的的时候,眼神有一点漂移,很明显说的就是假话。

说没有的话,那为什么外面会整这么吵,还不赶快说真话,眦懿也不想在这里和他们说着违心的话了还不如给自己找点事做。

明天早上有一个人偷了我们店里的钱,被我们抓到了,可是他死不承认,还说不是他偷的,所以说正在门外吵闹呢。

那带我们去看看。眦懿给个机会来证实自己并不是绣花枕头。所以说这是一个特别好的机会。

虽然说这有一点点出风头的意思,但是他不怕,反正以后她出风头的日子多得很,因为别人的眼光而不去做的话。

那么她肯定会失去很多机会的,而且他现在也有一点点着急了,他觉得他不能够在这个位置一直止步不前,非得慢慢爬上去。

走走走,我们一起去看一看。一个大人说到。

都跟着他们一起走,对于他们来说这只不过是看热闹的机会,反正与他们无关。在他们的眼里,虽然挺讨厌她的。

只是因为他们觉得眦懿是靠关系进来的,而他们都是靠真实水平进来的,他们觉得心里面不平衡罢了,所以说就想看着她出丑呢。

看着他们突然就那么热心,眦懿一句话都没有说,甚至脸上也没有摆出厌恶的表情,她们的这些小动作,眦懿特别的清楚。

他知道这些人都等着他出错误呢,他们都恨不得自己现在马上闹出笑话吧,然后传到别人的耳朵里。

让所有的人都知道,然后再说是皇上的错误,说皇上为了季贵妃,劫财破格提拔自己的。

然后所有的矛头不仅仅会针对自己,而且还会针对季贵妃,这个样子的话,自己恐怕是插翅难逃了。

本来自己也干不过他们,只能够说刷刷嘴皮子,如果所有的人都针对自己的话,那么恐怕,自己真的会插翅难逃的。

所以说绝对不能够让这种局面出现,无论今天是谁偷了银子,自己都要把凶手找到这个样子的话,才能够让他们对自己刮目相看。

其实说真的,对于眦懿来说,他们看待自己的眼光并不是特别的重要,如果太在意那些不重要的人的眼光,一个人活着是很累的。

但是她不想所有的人都针对她那个样子的话,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有点困难的,如果每个人都在暗地里或者是背地里给她使一些小手段的坏。

那么他一个人也会防不胜防。即使能够躲得了一次,两次,但是不能够一直这样。

所以说,只希望眦懿只是希望他们能够不给自己耍什么小手段,就足够了。

大人,你看就是这个人了。小二指着地上的人。

眦懿看着地上的这个人,这个人年龄不大,而且全身穿着破破烂烂的,应该是一个家庭情况并不是很好的人。

所以他们才会以为他是偷人钱的孩子,只不过看着他的样子,而且还有它那眼神感觉到他并不是做小偷的人。

是你偷的钱吗?眦懿问。

那人摆了摆头,不是我。

小二马上就说了,怎么不是你了,就是你,大人,我那个时候就看到鬼鬼祟祟的,你看钱还在他的手里。

眦懿向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地上还有钱呢,眦懿觉得这件事情好玩儿了。

你不是说你没有偷钱,怎么钱在你这里。眦懿问到。

那个人说,大人,这个钱不是我偷的,而是我路过这里,看到地上有钱,我就捡起来了,况且我看到是有人。把钱不小心掉在这个上来了,我以为是一个好心人。

怎么可能。那个小二,听到他这么说,很是生气,他去是因为有两个原因的。第一个原因是因为打扰的,这些大人,他觉得。怕他们生气,然后怪罪自己。

第二,同时他也很担心,毕竟今天老板都说了,有一批贵客要来这里,这个酒楼里面除了几个招呼客人的人,就只有做饭的人了。

老板今天有事儿,已经回家了,让自己好好招呼他们老板一直都挺看得起自己的。

如果这一件事情被老板知道的话,老板肯定会说是自己的,所以自己就想把这个强盗给抓到。

是谁?你认识?眦懿觉得这个人应该是是一个很重要的吧

我没有看到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觉有人找我的旁边经过。那个人顺。

眦懿点了点头,问小二,楼的银两,一般放在哪里?

小二马上就带眦懿过去了,显得很积极,可是如果抓不到凶手,我直接说是他偷的那样就好了。

这样的话,即使老板回来了会说自己也不会太过于怪罪自己吧,可是一看到这个人的穿着就知道他肯定是一个特别穷的人家的孩子。

那个样子的话,也没有钱来还丢失的钱,那样的话老板还是会说自己的,他知道即使老板不会让自己走人也会要自己把钱上交的。

自己哪有那么多的钱呀,所以这个小二还是有点担心的,但是他现在就觉得还是有机会可以把钱找到的。那么多的带人,他们一定会有很多的办法。他现在把希望全部都放在了眦懿的身上。

他觉得的这个人一定能够帮助自己的,所以这个小二才会这么积极,听她说的话,否则的话他要就不耐烦了。

眦懿看着他这么狗腿的样子,什么话也没有说他当然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沟通的,我就是想要自己找出真正的凶手吗。

眦懿就不相信了,眼前的这么多人,难道就不知道这个人其实他根本就没有偷钱,眼神和他说话的语气是骗不了人的。

虽然眼前的这个人可能是一个乞丐可能他家里很不好。没有条件,能够让他向在场的人一样。提前面面的活着,但是他的眼神十分的明亮。

而且说话也没有心虚,眦懿就不相信了,难道就只有自己一个人看得出来,他并不是小偷儿在场的人都看不出来他不是小偷。

只不过,其他的人都不愿意躺着,一趟浑水罢了,他们觉得只要有一个人顶罪,那就好了。

所以说官场才会如同战场,所以才会拉们结派。?

眦懿摸了摸抽屉里面的银两,突然觉得她手里面的银两,好像和那个人身上的银两并不一样。

把他身上的银两,给我摸一摸。眦懿吩咐到。

看一看她又在装神弄鬼了。人都这么说,他们就觉得,无论是不是这个人偷的,但是现在银两在他的身上,即使不是他偷的,也是他偷了,反正他们一直都是这个样子。

他们觉得眦懿样子就是在故弄玄虚,难道摸一亮就知道谁是凶手了吗?

他们反正觉得特别的好笑,他们也只是在看一看这场戏而已在他们的眼里。这一切都与她们无关,他们今天的任务就是来打压他她的。

让她知道在这个朝堂上可不是说你想来就来的,如果想走的话现在还来得及,所以说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去帮一帮眦懿,他们都只是当这个东西是一场笑话。

眦懿当然听道他们说的话,她也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说这种话,不就是给自己听的吗。

眦懿无所谓的笑了笑,反正,眦懿现在就想找出谁才是小偷,其他的事到时候再说也来得及。

况且他们这个样子,眦懿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了,也觉得很正常。

大人你看一看。小二说到。

眦懿接过来,好好的感觉,果然,她感觉到的确不一样。

《我家皇帝是颜狗》第十八章 另眼相看

怎么了,大人。那个小二可能是看到眦懿一脸严肃的样子。

我知道谁是小偷了。眦懿一脸的坚定。

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有些人是惊讶,有些人是讽刺,因为他们觉得根本就不可能,就这么知道小偷是谁了,那么这也太简单了。

关键是,他们是和眦懿一起看的,他们认为自己那么多人怎么可能会比不过他,而且他还是新来的,所以他觉得眦懿是随便说一说的。

谁是小偷?那个小二可没有想的那么多,他就听到了眦懿知道谁是小偷,他觉得这才是最重要的。

我现在要去厨房一下,你们谁都别跟着就那么一下。眦懿觉得这个小偷应该就是在厨房里面,所以她想去看一看到底自己的猜测是不是对的。

她看了看头发租房里面的厨师并不是很多,就那么三四个,每个人都做着不一样的工作。

看着他们每个人的工作,眦懿有了主意,他知道该怎么样才能够把这个小偷给抓到。

你把所有的人都带到这里,然后拿来一桶水,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眦懿说。

一桶水?小二觉得一桶水有什么用,不过他也没有问那么多。

很快,所有的人都在这里,都是一脸不懂的样子。

是这个样子,有人偷了钱,如果谁偷了,现在站出来的话,那么就算了,如果不得话,那就等着坐牢吧。眦懿在一旁说。

她也是想给他们一个机会,当然眦懿心里面很清楚,肯定没有人站出来的。果不其然,即使她说的这么一句话,依旧没有人站出来。

没有人吗?好,那么请你们每个人把手放在水里。

我不想看着,大眼瞪小眼,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怎么了?难道你们是心虚了吗?眦懿说。

她这么一说,就有人再出来把手伸到水里面,很快他的所有的人都把手伸到了水里面,等他们做完了之后,眦懿说到,你就是那个小偷。

眦懿指的那个人看起来特别的有富态,看着就知道平时吃的特别好,否则的话,也不会有这样的一个身材了。

你凭什么说是我。那个人的样子似乎是很不服气。

你也别这么激动,我说是你就是你。眦懿一点都不怕他这个样子,反而这个人这个样子,就越显得他很心虚。

你看他们每个人都是放在心里面,虽然说都有油,但是只有你的手放在水里面的油和他们的游戏不一样的。眦懿观察的特别的仔细。

如果你们都不信的话,可以把那个银两放在水里面看一看是不一样。

听到眦懿这么说,那个小二,马上把银两,放在里面的发现的确有点不一样是,说这个谁,你要如有油,但是好像还有一点其他的东西。

你看,水里面这个黑色的东西肯定是因为你刮锅了,当时我去看你的时候,发现你旁边就有一层灰灰的东西,所以说你就是小偷,难道你还不承认吗?

眦懿那个时候十分肯定,而且她在说的时候,慢慢的走进那个人的旁边。

是,是我。那个人也承认了。

那个小孩子抓着眦懿的腿说,谢谢大人。

眦懿笑了笑,没事的,虽然说这个钱不是你偷的,但是你下次讲到的东西。记得要还给别人。

那个孩子听到了,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你是有什么难处吗?眦懿觉得像他这样的小孩子不应该一个人在大街上走来走去的。

我是想要一点钱给我母亲治病的。那个小孩低着头说。

这钱给你,你拿去吧。眦懿当然不是什么心软的人了,她不是看到这个小孩子可怜,世界上可怜的人那么多,她又不能够一个的去帮助。

现在她有自己的事情,只不过碰到这个小孩子说自己母亲的时候眼睛里面都是关怀,所以自己才动了私心。

谢谢,谢谢。小孩子连忙道谢。

眦懿点了点头,转过去看着其他的人,现在应该没有什么事儿了吧?谢谢你们今天给我接风,我有点累了,想回去了。

眦懿也不管他们心里面想的是什么,就这样,直接走了。

他们就这样看着眦懿走了,虽然有点愤懑不平,可是他们还是承认了眦懿确实有点手段的。

毕竟多人都没有看过谁是小偷,可是她就凭着一桶水就能够知道谁是小偷,不得不承认,她头脑是很聪明的。

可是他们依旧认为,这也不能够成为眦懿依靠关系入朝的借口。

第二天,眦懿就被皇上叫进宫了。

公公,你知不知道皇上,叫我来所为何事?眦懿问旁边的公公。

她觉得最近,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自己一直都遵守本分,所以不知道皇上叫自己,是因为什么。

那个公公说,杂家,先在这里恭喜眦懿大人了。

他这句话说的眦懿一头雾水,但是眦懿并没有继续问下去,反正他现在知道了,这一次皇上叫自己应该是好事。

进去了之后,眦懿就跪下来说,微臣叩见皇上。

皇上但是兴高采烈的说,爱卿平身。

眦懿站起来问,不知皇上这一次叫我来所为何事。

你说朕叫你来有什么事。皇上反问到。

眦懿想了想就觉得没有什么事情啊,虽然说最近也有人在背地里面给自己使一些小手段,但是也没有伤害自己,自己也没有对他们怎么样,难道是被皇上知道了?

微臣不知。眦懿觉得现在不能够随便说话还是听一听皇上怎么说。

从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你非常聪明,没想到你也如此厉害。

皇上虽然说常年在宫里面,但是很多事情他也是知道的,皇上也听说了她帮助别人抓住小偷。

那一天那么多人就只有她勇敢的站了出来,而且迅速的解决的问题,所以真的是让自己刮目相看。

没有想到她文武双全,这让皇上觉得自己挖到了一块宝石了,毕竟像她这种自勇双全部人可不多了。

他没有那么快提拔他不仅仅是因为有很多人都在看他,很多原因是想让眦懿多锻炼锻炼。

微臣并不聪明。眦懿说。

行了,也不必这个样子这一次,朕来找你去有事的。皇上觉得眦懿是一个可用之人,所以还是得好好的考一考她。

皇上请说。眦懿十分的认真。

你也知道当今的局势,现在我们的国土,兵力,并不是最强大的,你觉得该怎么办!

皇上问眦懿这个问题,让她的心不惊一震,她必须好好的回达。

我觉得,必须提高百姓的生产力,如果可以的的话,可以减少赋税。眦懿想了想说到。

这些都是她以前就想到的问题,以前的话,她经常在外面,所以看见了许许多多穷人家,他们都很努力的种田。

甚至一家老小都靠着田里面的庄稼,他们都十分的努力,可是他们却吃不饱,穿不暖。

这段时候自己才知道了,他们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原来他们还要上交许多赋税。

皇上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眉头皱了皱,其实这些问题,他都是知道的,只不过因为很多事情,所以他一直都没有说出来。

况且百姓们上交赋税,这是很多年的规矩了,不能说一下子就给破坏了。

皇上,微臣说的你也不必放在心里。眦懿看到皇上没有什么表情,有点毕竟自己所说的这些东西。以前也没有听任何人提出来。

只不过是因为自己在外面游历了,所以,就到百姓们的疾苦,他也懂伴君如伴虎,很多事不能够就这样说出来,有的时候可能人头不保。

不,你说的很对。

皇上虽然是皇上,但是他也想让这个国家繁荣起来,虽然说,他也很喜欢听一些别人的吹捧。

但是他也知道,忠言逆耳利于行,他觉得眦懿懂得百姓们的疾苦而且有话就说,也不拐弯抹角,像这种人就是自己的好帮手。

那么说该如何提高士兵的兵力。皇上说。

自己的国家一直比不上其他的国家,除了,自己国家一直跟不上,还有一点就是自己国家的兵力不太好。

这个,可以制定一个纪律。眦懿说。

那你好好跟朕说一说。皇上显得很有兴趣的样子。

其实也很简单的,就是鼓励士兵,如果谁干的好,如果他有家人的话,皇上可以赏赐给他的家人。

眦懿觉得当兵的人除了下保家卫国,更想的就是好好的保护自己的家人,如果皇上能够吧,赏赐给他们家人的话,他们家人一定会很高兴的,一旦家人高兴,他也会觉得脸上特别有面子。

皇上,听眦懿说完,觉得她说的非常的正确,而且思路跟平常的人都不一样,关键是很有头脑。

越看眦懿,皇上越觉得眦懿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我家皇帝是颜狗》第十九章 打压

后花庭中,桃花翩翩落下,蜂拥蝶舞,静寂的水面被花瓣荡漾起了波纹,水中的锦鲤胡乱窜动,好不活泼!

风扬起那缕缕青丝,随着锦色的衣襟摆动,映照出一张英俊的脸庞,斜刘海遮住了半只眉毛,却显得格外冷俊。

一行婢女和侍卫紧接其后,保护着九五之尊。

对于眦懿这个人,你怎么看?父皇。云浮开始想要试探着皇上,看看皇上对她的印象怎么样。

这个皇上捻起桃花花瓣,眼中的眸子却丝毫没有离开过这庭院中的翩翩桃花。人中精者,不失龙凤之雅,但却能力太过及人。皇上说。

云浮开始略皱眉头,却不是那么显而易见。父皇的意思是?

皇上手中的花瓣掉落在了地上,可怜了这桃花,每逢过春就要凋落,时不过季。

云浮实在搞不懂,最近父皇时不时在朝廷中夸奖眦懿,总是莫名的偏向她,自己的心里确实有些憋屈,无论如何,自己一定要将洛子懿打败,像她这种靠衣裙上位的人绝对不能出现在朝廷之上,这明争暗斗的朝廷之上不养闲人,她不过就是贪官污秽罢了。

虽然不知道云浮为什么这么想,但是还是看这个眦懿不顺眼,比较随着性子罢了。

季纤虽然是贵妃,但是整日与父皇灯酒作乐,蛊惑父皇的心思,一心针对自己,想要让自己下位,让她的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当上太子。自己面对诸家朝廷中的针对,自己迟迟能待在这个位置上,还是说明自己是一定有的能力,父皇不可能偏向外人。何况我是嫡子,整个王朝的继承人,也是父皇最信任的儿子,所以自己不会被任何人打败!

不过父皇的意思到底是想要表达什么呢?夸眦懿是个人才吗?眦懿在那堆刑部的公子哥表现出众,也难怪父皇说过她是个人才,那也只是表面罢了,人才又怎么?本宫最看不惯她那趋炎附势的样子了!靠后宫的人上位的人差不多都是人渣,都是为了增加自家势力罢了。

何况那个眦懿还是季纤推荐上来的,这种人将来绝对不会对自己有利。

是啊,这桃花固然唯美,但却有几日便凋零,其凋零之日,便是漫天飞舞的花瓣,状态可观。这也是桃花发挥极致美的时间。云浮也不好多问,就应着皇上的角度来观赏桃花。

那就对了,眦懿本就是一介人才,而且她的所见所闻都非比常人,而且她本身就是历经沧桑,吃尽人生苦楚的人,所以被贵妃举荐也是没有错的,朝廷上下虽然没有人服她,但她却用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来证明给世人看,她不是靠衣裙上位的,而且才子都比的上那些世人。皇上抚抚龙袍,眼子里的眸子不再盯着桃花,而且专注的看着太子云浮,看他是否能醒悟出来自己的话。

那父皇可说,她有什么通天的本领,又有什么可以信服的呢?云浮不甘的说。

本领通天不至于,但却足以让人信服。皇上慢吞吞的说,皇上是什么人?天地之间的九五之尊,俗称天子,统一国大计的主子。他是绝对不会认错人的,何况是像眦懿那么出众的人,面容俊秀,身材姣好,宛若谪仙般不可抵触,这样的服众之人又上哪找呢?现如今,朝廷上下介是老谋深算,图谋不轨的人!唯有她,清水芙蓉一个。

理服人,满腹经纶,才貌双全,说是富家的公子哥却没有那么嚣张,说是不经世面的穷小子,可偏偏知道的那么多。眦懿这个人不简单,也不容小觑。我看出来了,她的心机固然很深,但她的目的只是想要忠心于我们,为我们效力,并没有席屋那狼子野心。她好像也是针对席屋的,这正好可以帮助我们,趁此削弱他的权势,不能让他胡作非为,不然这天下非的乱不可。皇上说。

席屋那老贼,一心和朝廷上的忠臣对抗,比如洛家,怎么可能是叛贼!太子云浮开始有些不愤的说。

住嘴,朝中的大臣也是你能议论的?皇上呵住了浮云,云浮真的是越来越不讲规律了,他的不满还可以谅解,但是如果真的枉法,就别怪他这个父皇不讲情谊了。一个人的权利虽然很大,但却不及一帮喽啰,自己还是无心应对这些琐事,如果说,他的权已经在席屋的眼里不算什么的话,那么自己这个皇帝也算不了什么了。席屋多年在朝廷中搬权弄非,势力已经占据了整个皇宫,想要找个借口削弱权利,只能拿眦懿来开刀了。

见太子云浮不再说话,也明白他心里的憋屈。就是因为眦懿背后有季家撑腰,所以云浮才会看不惯这个眦懿。的确,当时的确是在季贵妃的提拔下,眦懿才当上了提辖,现如今到工部。所谓是一路上升,对其他不服的人来说,简直是眼红至极。

云儿,你看眦懿这个人再升一职如何?皇上说。

不可,她没有什么本领,就靠衣裙上位的人才不可能再次升职。像她这种人无非就是满脑子都是贿赂上位,私吞财产。太子云浮坚定的否定了,他绝对不能让眦懿这种人再朝廷中呆下去,谁叫她是季家举荐上来的,季家在朝廷中的权势已经算是很大的了,也不能在任由一个小小的眦懿,将朝廷混乱起来。

面对太子的坚决否定,皇上顿时觉得自己失去了威信,为什么皇儿一定要反对这个眦懿呢,还是有什么渊源?

眦懿的才华固然是不可以被否定的,但是如何才能让皇儿服她呢?这倒是个难题,因为皇儿本身厌恶被举荐上来的人,虽然是季妃推荐的,但是才华都要比朝廷上的老臣略胜一筹,所谓的年轻有为。季家虽然在朝廷上对皇儿这个太子的身份多有不满,也处处挤兑,可是太子依旧化险为夷,成为皇宫上下的焦点,也是众多皇子的竞争对手。

可你要怎么针对眦懿,你才能信服呢?皇上说。

这个太子云浮想了一想,希望有什么妙计可以打趴这个眦懿,反正自己就是讨厌她,一个词,任性!

同时桃花落下,古风韵味十足的小亭下一身蓝色官服的她,却依旧那么清秀挺立。仰望着湛蓝色的天幕,眦懿竟然看呆了。

很久没有看到这么蓝的天空了,自从她回京城来,看到的却是家人被砍头的一幕。她的父亲临死前接近沙哑的声音一直回想在耳边,我洛家世代效忠帝休,我更是将一生的心血献给了帝休,可最后却落的满门抄斩的下场,使我洛家无后,只因我洛阳天识人不清,给洛家上下招难,是我活该!我只求能有忠烈之士为我平反,还我洛家清白,还我洛家百年声誉!使我在九泉之下能得到安息!

这是父亲临死前叮嘱她的遗言,告诉她,不要忘记了灭门之祸!现在的她,只有一个目的,只有在朝廷上立足位置,找到席屋老贼污蔑洛家的证据,并找到所有贪官受贿的证据,这样才可以报了血海深仇。

可是现在关键的是,那个曾经替洛家说话的太子却偏偏针对自己,挤兑自己,也不知道是有什么目的。自己要努力证明自己不是那种贪图小私小贿的人,要努力让她对自己改观。他的恩情自己定当要回报的!父亲,是女儿的不孝,我日后一定会振兴整个洛家,为您复仇,杀了那席屋老贼!从那日起,她的天空似乎都被血浸染成了红色,仿佛那沾满了所有自己亲人的血,父亲临死前的嘱托在别人听来只是对于一个冤屈之人的挣扎暝喊,而眦懿听来,却是一个复兴洛家,为洛家洗刷冤屈的重任。在朝廷中,她要为自己的前路处处想到,也要找一个靠山,还要小心席屋的阴谋,这些就是她要将面对的,没有任何理由可以逃避。她现在就像是一个没有退路的人,只有不断的趋炎附势,才有可能成为朝野中的高官,甚至比过席屋,自己才有可能扳倒他,势必会惹来许多反对,但自己不能因为一时的计划而得罪所有的人,毕竟人多了自然才可以强大,她要学会拉拢人心,朝廷中的大臣表面上对皇上唯命是从,其则都是狼子野心。想要拉拢他们,除了投其所好还有什么办法呢?

池中的锦鲤想要跃出水面,看看外面的世界,殊不知,当它没有了水,自己也存活不了。

自己是季贵妃举荐上来的,自己的确对她心存感激,但是季家的人也并不是对自己十分友好。

这所有的事情都不是自己能够说准的,一旦被别人抓到把柄可是会掉脑袋的,甚至是下场更惨,所以自己的身份一定不能暴露,尤其不能让席屋老贼知道,眦懿想的这些事有些头疼了。

我家皇帝是颜狗

我家皇帝是颜狗

作者:林二少状态:已完结

开始阅读 作者:林二少 主人公叫洛子懿的小说叫做《我家皇帝是颜狗》,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林二少创作的古言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风纪时期,四处战争不断,百姓苦不堪言,各国中以天瑞王朝、帝休王朝与水新王朝势力最为强大,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洛子懿回到京城,却发现洛家满门被抄斩,于是,她女扮男装,进入朝堂……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