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孟娬腹黑夫君美如花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时间:2020-02-09 18:03:13腹黑夫君美如花作者:千苒君笑

腹黑夫君美如花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腹黑夫君美如花主角孟娬全文最新章节阅读。孟娬竖着根手指在唇边,示意他不要出声。然后自己偷偷摸摸地溜出门去,将药炉上温着的汤药滤了出来,端进房给殷珩喝。她看着殷珩喝药,笑眯着眼,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感。那种感觉就好像辛勤喂养一只小鸡,看着它一天天长好,然后再每天给她下蛋。药碗挡着了殷珩的侧脸,但是他一边喝药,一边却略略地挑起了眉。孟娬为了不吵醒夏氏,只好凑......

《腹黑夫君美如花》免费试读

腹黑夫君美如花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腹黑夫君美如花主角孟娬全文最新章节阅读。

《腹黑夫君美如花》第十八章

孟娬竖着根手指在唇边,示意他不要出声。然后自己偷偷摸摸地溜出门去,将药炉上温着的汤药滤了出来,端进房给殷珩喝。

她看着殷珩喝药,笑眯着眼,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感。

那种感觉就好像辛勤喂养一只小鸡,看着它一天天长好,然后再每天给她下蛋。

药碗挡着了殷珩的侧脸,但是他一边喝药,一边却略略地挑起了眉。

孟娬为了不吵醒夏氏,只好凑近殷珩,悄声地问:苦不苦?要不要吃两块高粱杆?

殷珩垂眼看了看她,她摊开手心,上面放着两块白生生的高粱芯子。

殷珩低头在她手心上衔了一颗,把另一颗递到她嘴边。

两人默默地嚼着甜汁儿,有种说不出的融洽感觉。

孟娬把吐出来的渣丢到了窗外去,又打量了一遍殷珩的全身,伸手朝他的腿摸去。

殷珩很配合地任由她摸。

她也不是一味地占他便宜,但是不得不承认,手感非常不错。

他的腿虽断了,但是双腿十分修长好看。

孟娬从他的大腿一直顺下去,尽量去摸他的腿骨,在膝盖处停留颇久,再摸到小腿上。

她一边捏着殷珩的小腿,一边问他:有感觉吗?

两人近在咫尺,他说话时温润的气息就在耳畔,低低道:有。

孟娬认真的时候脸上没有一丝先前的笑意,而是一股冷静,她低着眼帘,月色把她的眼瞳照得半透,竟也有两分清冷之色。

孟娬细声道:不管是痛还是怎样,有知觉就是好事,说明你骨头断了,神经还没断。只要神经没出问题,就还有机会复原。

孟娬又在他膝上摸索了一阵,道:你忍着点。

殷珩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孟娬当然知道他比常人能忍不知多少倍。

孟娬又细细与他道:治你的双腿眼下没有这个条件,药难找,而且我手上连副银针都没有。只能先等你的外伤都养好了以后再做下一步治疗。

她说了这么多,见等不到殷珩的回答,便抬头去看他。

只是她的全部注意力都在他腿上,一时忽略了两人的距离。她甫一抬头,殷珩来不及侧开,她的唇冷不防就从他唇边擦过。

呼吸一下纠缠在一起,两人都愣了愣。

两人反应也都很快,殷珩不着痕迹地往后撤了撤,孟娬则那熟悉的有点恶劣的笑容又漫上了脸,低笑道:你不用害羞,反正我早就亲过了。

殷珩低眸看她,不知怎的,让孟娬觉得他的眼神有种无形的蛊惑人心的力量,道:你觉得我害羞?

孟娬心头一跳,道:难道是我害羞?那我方才跟你说话,你怎么不回答我?

殷珩道:你是一家之主,都听你的。

孟娬回去睡之前,想了起来,又问他: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殷珩略一思索,道:王行。

孟娬居然学术了一回,纠结地问:王是隔壁老王的那个王吗?行是刑天的刑还是形状的形?

殷珩看了她一眼,然后拿过她的手,在她手心上一笔一划地写上王行二字。

孟娬恍然,道:原来是这二字。合起来不就是一个‘珩’字?那我以后叫你阿珩,这个昵称比阿行、小行、行行都好听,主要是区分自己人和外面人。

殷珩咳了咳,低低道:你倒是歪打正着。

孟娬:你说什么?

殷珩:我说甚好。

孟娬笑眯着眼道:阿珩,早点睡。

殷珩从善如流地应道:你也早点睡。

后孟娬就窸窸窣窣地爬回夏氏那边的床上去了。

屋子里一夜安静。窗棂上洒下的白月光,徒留满地的寂凉。

第二天一大早,贺氏尖锐的声音就穿透了半个乡,一边哀嚎着自己不幸的遭遇,一边又伴随着不堪入耳的骂人的话。

《腹黑夫君美如花》第十九

孟娬在家里可都听得清清楚楚,大抵意思是昨个贺氏好心好意来送药,被孟娬伤了脚不说,还喝了孟娬家的两口水,结果回去就不好了,上吐下泻的,熬了一晚上才捡回一条老命。

贺氏还骂孟娬狼心狗肺,想害死长辈;又骂夏氏是不是看她儿子常年不在家,所以想毒死她这个婆婆,再去找野男人等等,骂得非常难听。

夏氏当然也能听见,气得哆嗦,又惧怕外面的人说些什么,急急忙忙就要往外走,道:她无中生有,信口雌黄,我去跟她说!

孟娬十分平静道:娘去跟她说什么?去澄清事实吗?说不定她还真就等着娘过去,娘又骂不过她,还会被她当着乡民们的面儿骂个体无完肤。

以前也不是没吃过这种亏,贺氏拿捏住夏氏畏惧人言,总是能得逞。

夏氏看向孟娬,道:阿娬,那应该怎么办?

孟娬拍了拍衣角,道:娘留在家里,我去。她一边往外走,一边伸展双臂,拉筋活骨,又歪头活动了一下脖子,幽幽道,她不来这一出,我也是打算要去一趟的。眼下倒正好。

夏氏不放心道:阿娬娘和你一起去,要是他们再像上次那样欺负你,娘就和他们拼命!

孟娬安慰道:要不了一会儿我就回来。娘先在家守着,阿珩还在家里呢。

夏氏哽了哽,想起家里还有这么个男人,她可不能掉以轻心。

于是夏氏只好目送孟娬出去,把院门闩上,道:阿娬,要是很久你不回来,娘就去找你。

孟娬头也没回,只抬手对她招了招,表示让她安心。

孟大家离得并不远,穿过一条乡间小路就到了。

越往前走,越听贺氏嚎骂得厉害。

出门干活的乡民们还没空聚在一起嚼舌根,但路过时也听得个响。

孟娬走在路上,抬了抬头,就看见贺氏正坐在孟大家的门口。

贺氏一看见她,脚丫子就开始发痛,昨天那一碗药也让她很不舒服回来还泄了两趟呢。

贺氏满脸横肉因为怒气一颤一颤的,骂道:小蹄子,你还有脸来!你娘呢,叫她来!

孟娬走上前,道:我娘身体不好,所以我过来走一趟。

说着孟娬就朝大门里面看了看,道:大伯和大伯娘在家吗?

孟大家的房子院子,都比孟娬家好多了去了。整齐的房屋围成院儿,有好几间,都能住人。院里也宽敞,堆放着一些杂物,角落里还有几只鸡在咯咯叫。

孟娬抬脚就旁若无人地走了进去。

贺氏见她俨然把自己当成了透明人,勃然大怒:谁准你进的?你这白眼狼,我辛辛苦苦养你这么大,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我今天非扒光你,让乡里乡邻都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

也难怪贺氏底气十足,这毕竟是在她自己家门。再不济,还有孟大和叶氏在家呢。

于是孟娬前脚一进门,贺氏后脚就追上来扒她。

贺氏对此再熟手不过。

她一碰到孟娬的衣裳,孟娬脑海里就掠过一段段曾经遭她羞辱的画面。

以前贺氏对孟娬稍不顺意,则非打即骂。她还和夏氏、孟娬住在一起的时候,这种羞辱折磨更是家常便饭。

那时孟娬尚小,贺氏又蛮横霸道,孟娬根本不是她的对手,更不要说反抗了。

贺氏会一边扒扯着她的衣服,一边扼着她的头狠狠往那木柜子上撞去,极为粗鄙地骂道:赔钱货,迟早也是要遭男人脱光的!你娘没本事,连儿子都生不出来,却生出你这么个东西!

然而可别指望现在的孟娬还是以前那样,这一次,贺氏刚一碰到孟娬,还来不及拽她扯她,哪想孟娬反应极快,一抬手瞬时就捏住了贺氏的手腕骨。

孟娬:辛辛苦苦养我?你是给我吃的了,还是给我穿的了?你是不是搞错了,好像明明是我和我娘辛辛苦苦养你才对。

贺氏怒目圆睁:你反了天了!

孟娬有些邪佞地挑起嘴角,笑了一声,下一刻另一手反扼住贺氏的头,毫不拖泥带水地直接往旁边撑着一个茅草棚的木柱子上撞去。

上面的茅草棚也跟着晃了两晃。

贺氏大声嚎叫,又痛又恐慌。

孟娬幽幽道:谁还没有个不好惹的时候呢?老东西,就你有本事,生了两个儿子,怎没见你功德圆满升天成佛呢?

孟娬小说《腹黑夫君美如花》试读结束。

腹黑夫君美如花

腹黑夫君美如花

作者:千苒君笑状态:已完结

腹黑夫君美如花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腹黑夫君美如花主角孟娬全文最新章节阅读。孟娬竖着根手指在唇边,示意他不要出声。然后自己偷偷摸摸地溜出门去,将药炉上温着的汤药滤了出来,端进房给殷珩喝。她看着殷珩喝药,笑眯着眼,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感。那种感觉就好像辛勤喂养一只小鸡,看着它一天天长好,然后再每天给她下蛋。药碗挡着了殷珩的侧脸,但是他一边喝药,一边却略略地挑起了眉。孟娬为了不吵醒夏氏,只好凑......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