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步步入婚老婆你别跑姚子越霍东庭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2-10 08:02:39步步入婚老婆你别跑作者:简姑娘

步步入婚老婆你别跑姚子越霍东庭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姚子越霍东庭的小说名字叫做《步步入婚老婆你别跑》,这本书是由作者简姑娘倾心打造的豪门虐情小说,步步入婚老婆你别跑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步步入婚老婆你别跑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步步入婚老婆你别跑》免费试读

步步入婚老婆你别跑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姚子越霍东庭小说在线节选章节阅读:

第4章 收拾姚子琪

姚子越的房间还是原来的那个,所有的家具也都还是原来的,所幸佣人们没忘记给她打扫,床上用品看着也是刚洗晒过的,还算舒服。

她的时差还没倒过来,长途飞行让她身体疲累,但她却一点睡眠迹象都没有。

姚子越最想去妈妈的小楼看看,但她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在法国转机的时候,她遇到了霍东庭。

那个男人比三年前看着更加成熟英俊,也更加危险。

他嘴边噙着一抹笑,放肆地打量着姚子越,搓着下巴的样子像在审视着一件商品。

不错,已经长大了,比三年前好看了许多。

霍东庭这样评价姚子越。

姚子越对他有种本能的防备,也许是害怕,但她不肯承认。

朝霍东庭扬起一张人畜无害的笑脸,声音欢快地跟他招呼。

东庭哥,好久不见,怎么这么巧在这里遇到你?

我说我是专程来等你的,你信吗?

霍东庭一张俊脸突然在她眼前放大,让姚子越一瞬间产生了想逃的欲、望,但她咬牙忍住了,仰起头望着他。

你日理万机的,怎么会?

霍东庭咧开嘴撸猫似的拍了拍她的头,眯起眼睛像一只随时要扑上来的豹子。

你不是要回国吗?姚万荣正好要举行一场艺术大赛,美其名曰是做慈善,但我现在还不想选妃,你懂得!

姚子越当然懂,而且,她还必须要替他把事情办得妥妥当当才行。

姚家庄园里孩子们的房间格局都是一样的,姚子琪熟悉,姚子越也熟悉。

感谢过去三年姚万荣没将她束缚在身边,让她有机会学习一些技能。

整人嘛,谁不会!

姚子越把机关布置好,将门锁上,从阳台翻到隔壁二姐的房间,二姐出嫁多年房间空着正好让她借道。

她没有等姚子琪的到来,静悄悄地溜到了小楼里。

妈妈,我回来了!姚子越自言自语着,在盛芳的房间里游走。

这栋小楼显然已经成为了姚家禁区,估计没拆掉都是觉得浪费时间,盛芳的房间里更是蒙上了厚厚一层灰。

妈妈,谢谢你为了我孤注一掷的争取!姚子越跪坐在地板上,但其实我更希望您还好好的!

姚子越悲从心来,捂住脸,纤瘦的身体俯下去。

她没有哭,自从妈妈临空落在她面前,她就失去了哭的能力。

姚万荣霸占外祖的家产,还对您无情无义!妈妈,我一定都替您讨回来!姚子越轻轻说完,悲恸也已过去。

她慢慢爬起来站好,背脊依然桀骜不屈。

回到前楼已是午夜十二点,庄园内外都已静谧一片,姚子越的房间也没动静。

看来姚子琪还没来。

姚子越无声地笑着从隔壁的阳台翻回去,她静静地等着那只蠢货的到来,像一只蛰伏在黑暗里的猎豹。

姚子琪来了,连脚步声都没刻意放低。

她会干什么呢?姚子越想,不管干什么,总要让她自作自受才是。

真是个蠢货,连门都不关。

姚子琪轻蔑的声音轻轻响起。

姚子琪摸黑向床边走去,正要将手里的痒痒粉洒上去的时候,床上倏地弹起一只张牙舞爪的怪物。

那是带着面具的姚子越,她的动作又快又重,不等姚子琪尖叫出声猛地将她撞出去。

床边摆着她特意从瑞典带回来的仿真狼狗,仿瓷的,又重又硬。

姚子琪刚好被撞倒在仿真狗身上,只听咔嚓一声。

啊!

姚子琪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庄园。

姚万荣和谢燕妮刚才回来,就看到鸡飞狗跳的一幕。

姚子琪拖着右胳膊,那张如花似玉的脸蛋被她的左手抓得鲜血淋漓,她却像没知觉似的疯狂挠着,惨叫不止。

姚子越和佣人站在旁边看着,表情无辜。

天哪!谢燕妮尖叫着冲上去,快停手,你在干什么!

姚子琪最值钱的就是那张脸,一周后她还要参加艺术大赛,脸毁了可不行。

发生了什么事?姚万荣声色俱厉地看着姚子越。

我不知道。

姚子越眨着水汪汪地大眼睛,子琪半夜摸到我房间,不知道怎么就这样了,把我们都吓得要死。

她边说着,边扫了一圈佣人,其中就有没跟着出去的周志安。

他随即站出来,董事长,确实是四小姐去了三小姐房间,我赶去的时候,房间里连灯都没开,就看四小姐这样了。

别说了,赶紧去医院!谢燕妮快要急哭,再这么抓下去,脸就要毁了!

姚万荣也万分重视四女的脸,下令去医院,还不忘回头狠狠警告姚子越。

回头再找你算账!

看着谢燕妮气急败坏地叫人叫车,姚万荣也不辞辛劳地亲自护送,姚子越皱起好看的眉,抿嘴笑了笑,让人看着却觉得有几分可怜。

给我好好看着她!姚万荣临走时吩咐周志安。

周志安不动声色地立正点头,是!

姚万荣他们开了两辆车,带走了两个佣人,姚子越回到房间里换了睡衣打了个哈欠,终于有点想睡觉了。

周志安这时候来敲门。

请进。

姚子越放他进来。

三小姐,今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周志安担忧地看着她。

姚子越瞪着纯净的眸子,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周志安叹了口气,压低了声音说道:你告诉我怎么回事,我才好帮你。

真的不知道。

姚子越拥着被子坐着没动,清澈的眸子里盛满了委屈,周叔,还是等子琪回来问问她吧!

周志安仔细看了她几秒,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她,叫人不由得心中发软。

你先睡吧,等董事长他们回来了再说。

周志安接连叹了几口气,关上门出去了。

姚子越眨了眨眼睛,慢慢缩到被窝里,她才刚回来,有些人有些事必须要看看再说。

花点小钱换取信任,姚万荣没少干这种事!

她大大打了个哈欠,姚子琪这一去,估计天亮了才能回来。

姚子琪给她准备了痒痒粉,她又给她加了点东西,不知道仿真狗有没有撞伤手,趁扶她的时候多扭了一把。

脸跟手都坏了,才能保证姚子琪不能出现在艺术大赛上。

霍东庭真是个坏人!姚子越默念了一句,连累我都变坏了。

第5章 机会

姚子越正在吃早饭的时候,姚万荣和谢燕妮从医院回来了。

谢燕妮看见坐在餐桌边的姚子越,气得要冲上来打她。

子琪是你的妹妹,你怎么能这么狠毒毁了她的脸!

她一边叫喊着一边往这边冲,所有人都没注意到,姚子越在往旁边躲的时候,顺手拉了一把旁边的餐椅。

椅子没有完全拉过来,但椅子腿足以阻碍通道。

不是我!姚子越反驳着,连跑带跳地跑到了一边。

谢燕妮被椅子腿绊到,一时收不住,整个人脸朝下啪嗒一声狠狠摔在地上。

一声惨叫,餐厅里又鸡飞狗跳起来。

佣人们忙不迭地上前扶人,姚子越站在一旁,满脸无措地对着一脸怒气的姚万荣说。

爸您看到了,这真的不关我的事,是她自己跑过来摔倒的。

姚子越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双颊红润,眼眸纯净。

虽然比不上姚子琪那样出众的相貌,但也是妥妥一枚清秀小美女。

如果不是盛芳闹那一出,她才应当是姚家最值钱的女儿。

姚万荣每想起这事,就恨不得将盛芳挫骨扬灰。

谢燕妮最宝贝她的脸,正要死要活地闹着去医院,已经顾不上找姚子越的麻烦。

接连出事,姚万荣早已不耐烦,吩咐了周志安陪同她去,自己在去公司前审问姚子越。

迎着姚万荣冷冽的视线,姚子越站得直直的,目光没有一丝退缩闪躲。

子琪的脸抓伤了,右手也断了,最近都要住院治疗。

住院呢,就没办法参加艺术大赛了。

摔断手?这么严重吗?姚子越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皱起眉同情地说道,子琪真可怜,那她现在怎么样了?医生有没有说什么时候能出院?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姚子越一连串的问题扔了过去,眼睛依然清澈似水,神情坦荡。

但姚万荣没有被她的表面所蒙蔽,接着说道:子琪说,是你把痒痒粉给她撒在了脸上,也是你推倒她,害她摔断了手。

我是冤枉的!姚子越抿抿唇,反驳道,明明是子琪她三更半夜不知道为什么摸进了我的房间,我已经一天一夜没睡觉了,好好躺在床上,怎么会弄什么痒痒粉?

推倒她,就更不可能了!周叔和家里的佣人们都看到了,是子琪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发了狂,从我房间里冲出来然后自己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她直直看着姚万荣,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说完,她叹了口气,遗憾地说道:只是,慈善艺术大赛不是马上就要开始了吗?子琪那样子,还能上台比赛吗?

所以,就由你代替她去参加!姚万荣冷冷看着她,姚子越,你是不是特别想听我说这句话!

怎么会?姚子越眼中显出几分落寞,爸您忘了,我从来没学过那些东西,上不了台的。

姚万荣冷哼一声:要不是这样,你以为我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你?子琪着了你的道,那是她蠢!

他吸了一口气,阴森森地警告她:这一次,我就暂且不追究!但是姚子越,不要以为这种小聪明能在我面前耍几次。

你记住,你的一举一动,都别想逃过我的眼睛。

姚万荣站起来理了理西装外套,冷气盎然地吩咐:既然你这么挖空心思,那这次的艺术大赛就有你来全权负责,要是敢丢了姚家的脸,你懂的?

他最后撇了她一眼,那一眼,有着浓浓的警示,犀利得像要把人的内心解剖开来。

姚子越不太情愿的样子,垂下了眼。

我知道了,爸爸放心。

姚万荣瞥了一眼她耷下来的嘴角,轻哼了一声,出门去公司了。

慈善艺术大赛?是她重新走进锦城上流圈的机会。

姚子越抿了抿嘴,重新坐回餐桌,慢条斯理地吃着还没吃完的早餐。

方嫂,重新给我热杯牛奶!

吃饱了,才有力气去打仗!

姚万荣虽然人渣了点,但确实有些生意头脑,在将原来的盛世企业重组控股改名为姚氏企业后,曾经连续五年居锦城十大企业之首,直到三年前霍氏宁远集团由霍东庭接任执行总裁,才一举打破姚氏在锦城的地位。

三年来,宁远集团在霍东庭的执掌下,将姚氏越甩越远,还多次公然抢走姚氏的资源和项目。

但尽管如此,姚万荣仍然只有暗暗生恨,而没真正从明面上跟霍东庭撕破脸。

姚万荣要举办这次艺术大赛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将姚子琪推出去,再续姚霍两家的联姻。

可现在,姚子琪很显然是不能用了,但艺术大赛却是迫在眉睫,姚家就只剩一个姚子越。

姚万荣深知这个三女有些小聪明,与其让她在背后搞小动作,不如将她放在明面上。

他倒要看看,她能折腾出什么花来!

姚家庄园车库里的名车多得像展览馆一样,但却没有一辆是属于姚子越的,她也不在意,背上帆布包包骑着小绵羊就从庄园出来了。

一路跟着导航走,骑着车出城往南走了二十多公里,在电池就快没电之前,她终于见到了今天要来的地方——千娇农场。

看到农场近在眼前的大门,姚子越推着小绵羊往路边的小店走。

小店就在农场斜对面,这里是个狭窄的十字路口,她从右边的乡村公路上走过去,被掉落在路上的两节枝丫挡住了去路。

正弯腰清理着,突然从侧面冲出来一辆银色宝马车,当姚子越反应过来时汽车已经直冲过来。

啊!

一声尖叫混在刺耳的喇叭声中

哐当一声闷响,停在路边的小绵羊被撞出去三五米远!

第6章 陈牧

姚子越看着眼前这个肇事者。

一个白衣黑裤,面如冠玉,身段修长匀称宛如模特的年轻男人,站在初夏的阳光中。

金色阳光中那俊美的容颜,仿佛是从漫画里抽出来的剪影般梦幻迷人。

他清亮的眸子定定看着姚子越,好看的眉紧紧蹙起,眼神里盛满着急切和抱歉,嘴边却有一丝毫不让人反感的笑意。

看着他,姚子越觉得有耀眼的七彩光芒从他周围散发出来,动人心魄。

他一遍又一遍地问她:小姐,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伤到?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这是姚子越生平第一次见到,眼里脸上都写满了真诚的人。

好奇的苗头转瞬即过,令姚子越没想到的是,事情竟然会这样巧。

她冲着陈牧来的,他竟然就这样出现了。

看来,连老天爷都站在了她这边。

姚子越咬了咬饱、满的唇,清湛的眸子似乎马上要流下泪来,却偏偏倔强地瘪了瘪嘴,委屈的模样让人见之心疼。

小姐陈牧眉头更紧,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她,你别担心,是我撞了你,我会负责的!医药费我会全权负责,车也会赔你一辆新的。

其实,陈牧从车上下来看到她好好站在路边,心里的石头就落了地。

等看清了她的样子,陈牧就更加坚定,小姑娘是被车祸事件吓到了。

那双清凌凌的大眼睛直愣愣地望着他,却丝毫没有他见惯的那些惊艳或者狂热。

她脸色雪白,眼神无辜,看上去想哭又不敢哭的样子,可怜极了。

陈牧慢慢开始手足无措,如果对方一味的提要求,倒好处理了,可现在小姑娘被吓坏了,沟通不下去。

两人相对无言了快有一分钟,姚子越才眨了眨眼,慢慢说道。

我等一下还要回家,我的车坏了该怎么办?

声音软软糯糯的,让陈牧心软的同时,暗松了口气。

他也不知道怎么就开了口,我的家就在农场里面,如果你确定身体没事的话,可以先去里面休息一会儿,我让人给你送一辆新车过来,好吗?

见她为难地皱起眉,陈牧马上消除顾虑,你放心,这个农场就是我们家的,经常会有游客过来,里面很安全。

一看就是个涉世未深的单纯小姑娘,大概还是学生,害怕单独去陌生的地方。

姚子越轻轻垂下眼,抿了抿唇,点点头。

我就是来农场找人的。

陈牧挑了下眉,可能是哪个工人家的孩子,那就可以当着她家人的面道歉了。

那我们先进去吧,我等下让人来处理。

陈牧让出路来。

姚子越捏着背包带,跟在他侧边走进千娇农场。

陈牧这人有点奇怪,姚子越想。

怎么好像对人没有防备心?

走进农场,姚子越几乎立刻被这里的清静感染了,除了脚下这条路,举目望去全是一片绿草地,近在咫尺有一片桃林,现在虽然枝繁叶茂没有花朵,但这规模足以看出春天是怎样的仙境。

再往前走就是一片人工湖,岸边设有假山凉亭,还有几栋木质建筑临水而建,湖水清澈见底,岸边柳树成林,在夏天里显得越发清幽。

姚子越喜欢这里,边走边看,脚步都慢下来。

陈牧一直在观察着她,见此便说道:这里节假日会限流对外迎客,你也可以常来。

为什么是限流?姚子越问道,这里环境这么好,面积也够大,把旅店餐饮做上去,一定会是一个让人趋之若鹜之地。

她下意识地就说出了经营理念,说完之后就有点后悔了,陈牧是艺术家肯定不太喜欢这样功利。

然而他只是笑了笑,解释道:我爸一直说要回归自然本真,不太喜欢太多人来打扰到这里的宁静。

竟然是这样,夏佳宁眨了眨眼,问:那能麻烦你去通报一下陈董,就说姚氏企业姚子越前来拜访吗?

陈牧眉头微动,有些惊讶她的身份,但在将姚子越引进湖上凉亭的之后,没多留就去通报了陈振生。

不一会儿,父子俩就一前一后进了凉亭,姚子越早就站了起来。

等着陈振生一走近,立刻恭敬地鞠了一躬,乖巧地问好。

伯父您好,我是姚万荣的女儿子越,我排行第三。

她停了一下。

她眼见着陈振生的脸色变了些。

你就是子越!陈振生有些感概,眼眶都红了。

姚子越抿着嘴,笑着点头,我今天是专门来拜访您的。

陈振生连说了几声好,激动的几乎说不出话,令陈牧不解地看向他。

姚子越突然捂住手臂嘶的一声,将陈牧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不好意思,我的手臂有点疼,能麻烦你帮我拿点药油吗?

陈牧有点不放心地看了一眼父亲,但姚子越被他撞了也是事实,只得应了一声去找药油了。

她不着痕迹地支开了陈牧,让陈振生的眼里多了几分赞许。

等陈牧一走,姚子越就从包里拿出盛芳临终前交给她的合同,递给陈振生。

说道:妈妈说,伯父是我在这世上最能相信的人,所以,我有些事想拜托伯父。

你妈妈陈振生欲言又止,在看到姚子越那双眼睛与记忆中那双熟悉的眸子相重叠之后,终于还是说不出来。

姚子越浅浅一笑,尽显凄凉。

我妈妈丢失了一些东西,我得要把它们都找回来!姚子越慢慢说道,现在就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能让我重返上流圈里,还要麻烦伯父让陈牧帮我这个忙。

陈振生看着手里的合同,想起盛芳的托付,点了点头。

我答应过你外公和你妈妈,你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开口。

姚子越抿嘴笑了,眼睛都弯起来。

谢谢伯父!

陈牧拿着药油回来,还在老远就听到父亲爽朗的笑声,父亲近年身体不好,已经很就没听到他这样的笑声了。

在说什么这么开心?陈牧走进凉亭问道。

他把药油递过去,姚子越抬头看着他,脸上也是纯美的笑容,她长得不算多美,但那一双眼睛却能轻易让人沉沦。

谢谢!姚子越接过药油,也把陈牧的神思唤了回来。

我帮你吧!陈牧垂了垂眼说道,耳根有点发热。

姚子越应了个好把胳膊伸了出去,陈牧刚把盖子打开,就听陈振生说道。

子越说她正在筹备一个慈善艺术大赛,请你去大赛上做评委,正好你也刚回国,可以去交些朋友。

陈牧随之一顿,看向姚子越的眼神就变了。

步步入婚老婆你别跑

步步入婚老婆你别跑

作者:简姑娘状态:已完结

步步入婚老婆你别跑姚子越霍东庭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姚子越霍东庭的小说名字叫做《步步入婚老婆你别跑》,这本书是由作者简姑娘倾心打造的豪门虐情小说,步步入婚老婆你别跑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步步入婚老婆你别跑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