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龙抬棺林八千林更臣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3-26 09:46:20龙抬棺作者:三两二钱

龙抬棺林八千林更臣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林八千林更臣的小说名字叫做《龙抬棺》,这本书是由作者三两二钱倾心打造的悬疑灵异小说,龙抬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龙抬棺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推荐指数:10分

《龙抬棺》在线阅读

《龙抬棺》免费试读

龙抬棺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林八千林更臣小说在线节选章节阅读:

第4章 如是我闻

吴队长是个有办法的人,第二天早上我刚睁开眼就看到那个中山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我们的屋子里,他正站在墙边看着那挂在墙上老道士留下的九十四枚铜钱剑,这个中山装现在在我的眼里已经是个超级英雄一样的存在,所以在看到他的时候我十分紧张的道:叔叔,我爷爷去地里干活了,说是太阳出来就回来,要不我去地里叫他?

中山装回头看了看我,对我笑了笑摇头道:没事,我可以等他。

过了大半个小时,爷爷扛着锄头回来了,看到中山装,他赶紧收拾了一下就去泡茶,泡好了茶之后,俩人就坐在桌子边一开始谁也没有说法,过了一会儿,中山装说道:在山上的时候,我听见你起老瞎子,说老瞎子告诉你观香术乃是请偏神,这个见解非常独到,可否详细说一下老瞎子?

我知道,老瞎子就是我爷爷的半个师傅,是个阴阳先生。

我道。

孩子说的没错,我年轻的时候遇到的他,跟着他闯荡江湖了些年,没学到什么本事,就在这青龙山下给乡亲们看个风水啥的,年轻人,莫非你认识老瞎子不成?爷爷拿起铜烟枪抽了一口烟道。

那中山装的眼睛落在爷爷的那杆铜烟枪上,我看到有一丝震惊从他的眼睛里一闪而过,不过他立马就恢复了平静点头道:不认识,我只是听我师傅说过,江南有个刘瞎子,半疯半魔半神仙,我以为是同一个人,想必是错了。

爷爷笑道:先生您是少年英才,想必尊师更是神仙中人,老瞎子只是个走江湖卖把式的,没有几斤真本领,怎么会与尊师结交。

中山装看了看我爷爷,点头道:可能是吧。

我听吴队长说,你有办法救那些进了青龙山的警察?

不是我能救,而是他能救。

爷爷笑着指了指我道。

我吓了一跳,那个中山装也是吃了一惊道:他?

爷爷站了起来,噗通一声给这个中山装跪了下来道:实不相瞒,这是个苦命的孩子,他的亲娘曾入青龙山后山三年而出,四个月后生下了他,之后她的亲娘便含恨而死,此子命格奇特,但于天地而不容,龙虎山的乘风老道曾留下本命剑,护这孩子二十三年阳寿,今日斗胆,请先生护这孩子余生周全。

中山装猛然的站了起来,他走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那手指死死的扣在了我的脉搏上,这下我真的吓住了,慌忙向爷爷求救,爷爷却对我摇了摇头道:八千,你别怕。

那中山装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感受我的脉搏,我觉得有一丝凉气从我的脉搏进入我的身体,游遍我的全身再次的从脉搏里游了出来。

过了一会儿,他松开了我的手冷笑的看着我爷爷道:你好大的胆子!别说是你,就是那江南的刘瞎子还活着,也不敢让这孩子活命!

爷爷磕头道:非我老汉有何私心,实在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她的娘亲秀儿又是极其孤苦之人。

我实在是心生怜悯,这才留下孩子的性命。

你以为拿那些警察的命跟我做这个交易我就会同意了?你疯了,我没疯!中山装说道,说完他直接就要离开家里。

先生!我有三子一孙,虽不成器,却不缺抬棺之人,这孩子虽然顽劣了点,心性却也伶俐,若是先生不嫌弃,可以带在身边,哪怕是当个使唤的书童也好。

爷爷把脸深深的埋在地上对中山装叫道。

中山装缓缓的停下了脚步,他回头看了看爷爷,又看了看我道:孩子我不带走,先跟在你身边,等需要的时候我会过来。

爷爷再次磕头道:林更臣谢过先生!

中山装点了点头道:林老汉,我不是占人便宜的人,既然你先帮我养着这个孩子,我便也帮你养一个孩子,我听人说你有一个亲孙子,先天智力便有些问题,我可带走帮你抚养,也算还你暂带林八千之恩情,不知你可愿意。

早前就曾说过,阴阳先生命中注定五弊三缺,爷爷虽然只学了老瞎子留下的那本入门古书,依旧犯了五弊三缺,所谓的五弊三缺,五弊指鳏寡孤独残,三缺则是指钱权命。

奶奶在剩下三叔之后便大出血死了,留下爷爷独立抚养三个儿子,老而无妻为鳏,爷爷便犯了鳏字。

之后二叔在幼年的时候走失,剩下了大伯跟三叔,三叔是个混世魔王,一直不肯成家就知道打架斗狠,而大伯虽然是村子里的小学老师过的相对平静,可是大伯家的独子也是林家唯一的后人却智力有点问题,村子里的人都叫他傻根儿,爷爷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踏入了这一行所致,所以爷爷一直对三叔出去混社会十分的反感,他害怕哪一天三叔就横尸街头。

此时中山装竟然开口要带走傻根儿,爷爷没有丝毫的犹豫,他站了起来道:先生稍等。

爷爷几乎是跑着出的门,不一会儿便带着傻根儿来到了这个中山装的跟前,后面跟着我大伯还有不停抹眼泪的大娘,爷爷抱着傻根儿直接递给了中山装,傻根儿拖着鼻涕在傻笑完全不知道要经历什么,看到我他咧嘴一笑道:弟,喏!吃糖!

村子里的人都说林更臣有俩极品的孙子,一个是个傻子,一个是个孽障。

我跟傻根儿自然也就是村子里孩子欺负的对象,傻根儿爱笑,不管别人怎么欺负他他都带着笑,但是谁要是欺负了我,傻根儿便会跟谁打架,他人高马大又一股子的蛮力,寻常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在他的世界里,欺负他可以,欺负弟弟不行。

看到中山装要带走傻根儿,我跑过去哭着抱住了中山装的腿道:不要带走我哥!不要带走我哥,我不用你救我了,你让我死了好了我求求你!

爷爷把我拉到了一边,红着眼睛看着中山装道:我这傻孙子能跟着先生你,也算是他的福分。

傻根儿看到我哭,他立马拉下了脸,一拳头就对着中山装的脸上砸去。

中山装轻轻的抓住了他的手他便无法动弹分毫。

这孩子叫什么名字。

中山装问爷爷道。

林昆仑。

爷爷道。

中山装点了点头道:我走了。

中山装就这样抱着傻根儿上了车,爷爷捂住我的嘴巴,我大伯死死的拉住痛哭的大娘。

我们就这样看着那辆军车绝尘而去却又无可奈何,直到那汽车消失于我的视野当中爷爷这才松开了我,我立马就追了出去,追到村口我无力的跌倒在地上放声痛哭。

爷爷走上前来抱起了我,我哭倒在爷爷的怀里大叫道:爷爷,八千再也没有哥哥了!再也没有能为八千拼命的哥哥了!

我感觉到爷爷的整个身子都在颤抖,抬起头看到爷爷那满是皱纹的脸上老泪纵横,爷爷跪在地上紧紧的抱着我道:孩子,不哭,十世人两兄弟,你跟昆仑永远是亲兄弟,别怪爷爷狠心,不管是他现在带走昆仑还是你在二十三岁那年跟他走,对于你们兄弟俩来说都是好事,是天大的机缘。

要怪你就怪爷爷,是爷爷没本事不能护你们兄弟俩周全。

看着满脸泪痕的爷爷,我又说不尽的心疼,我伸出手擦干了爷爷的泪道:爷,不哭,八千不哭,你也不许哭。

孩子啊,爷爷知道你心里苦,村子里的人恨不得你死,孩子们每一个都欺负你,嘲笑你有一个苦命的亲娘,咒骂你是山鬼的野种,可是孩子,你要记住,你今日所经受的一切苦难都是老天爷欠你的,你早晚要加倍的从他那里拿回来,老天爷不让你活着,你偏要活给他看,不仅要活着,更要活的漂亮,要出人头地!今天所有看不起你羞辱你的人,迟早有一点要跪在你的脚下。

爷爷抱起了我道。

我咬着牙点了点头。

爷爷擦干了泪抱起我回到了家,刚到家门口就看到吴队长正在院子里急的团团转。

看到我们进来,吴队长走上前来道:老先生,我已经按照您说的带那个中山装来见您了,您是不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找人带上话,您说救出我弟兄那件事儿?

爷爷点了点头道:吴队长你放心,这件事老汉自然是不会忘,但是咱们话说在前面,这件事我尽力去办,若是救不出来你的那些兄弟,老汉我自当赔罪,若是侥幸救出了那几位同志,我希望吴队长能帮老汉我保守这个秘密,他人要是问起来了,你就说是那个中山装帮忙救的人,如何?

吴队长点头道:明白,我明白。

爷爷道:今夜子时,你在山下等我。

第5章 终要成佛

当天晚上,爷爷便抱着我上了山,吴队长则开着车在山脚下等我们,上了山之后看着那幽幽的密林,还有那耸立的古碑,再想起前两日我看到的巨大的鬼脸,我心中难免有些害怕,爷爷把我放在地上,他跪在地上撒了一把纸钱,朝着不归林的方向叫道:山下有女,入山三年,三年而归,生下幼童,托付于我,取名八千,八千年幼,生死两难。

爷爷说完,再撒了一把纸钱,对着那不归林磕头道:今日找到有缘之人,肯帮八千排除艰险,有望在这人间生还,希望你给孩子留条活路。

八千,跪下磕个头吧。

爷爷说道。

我其实是有一万个不愿意,爷爷说的话让我心里十分难受,我想起了村外的三个坟头,想起了村子里指着我骂孽障的流言蜚语,这一切都是拜那个负心汉还有山中的这个妖怪所赐。

可是再一想,那些警察叔叔为了任务进入山林现在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他们的家人现在肯定哭干了泪水,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待哺的婴儿定然也是极其可怜。

想到这里,我缓缓的跪了下来,但是我在心里告诉我自己,我今天跪下来不是求他救我,而是求他放过那些警察叔叔。

我跟爷爷就这样跪在这里把头伏在地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了不归林里传来了一阵阵的脚步声,我抬起头顺着脚步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这一看顿时是吓了一跳,只见有五个警察正排成一排,缓缓的从不归林的方向往外走来,他们一个个目光呆滞,有着惨白惨白的脸,身上更是泥泞不堪,看起来如同是行尸走肉一般。

哪怕是他们跨过了古碑经过我们身边,眼神依旧呆滞,如同是几个死人。

爷爷大喜,拉着我给不归林的方向磕头道:谢了。

说完之后,爷爷拉着我,跟在这五个警察的后面缓缓下山,那守在山脚下正坐立不安的吴队长在看到我们下山的时候,他睁大了眼睛显的是那么的不可置信,之后火速的朝着我们的方向走来,走到我们面前的时候,吴队长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双眼通红的道:老先生,大恩不言谢,以后有任何用的上我吴某人还有我们兄弟的地方,万死不辞!

爷爷掺起了吴队长道:不用谢,这几位同志有你这样护犊子的领导也是他们的幸事。

吴队长站了起来,叫了几声这几个警察的名字,可是这些警察都站在山脚下,不动也不回应,吴队长推了推他们他们也是毫无反应,吴队长不由担心的问道:老先生,这!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本身已经死了,三魂七魄已经离体,如今魂魄刚归,如同人大梦而初醒,你带他们回去,待明天鸡鸣三晓便能正常醒来,只是要魂魄刚刚归体难免六神不安,最近要注意休息,切勿受了惊吓。

爷爷说道。

吴队长长舒了一口气,他抱起这五个警察放在警车上,可以看的出来吴队长现在是难以掩饰的激动,他对爷爷说道:大恩日后报,我先带他们回去了。

回去吧,记得你我之间的承诺,此事万万不可对外人外泄,不然老汉我定然终生不得安宁。

爷爷说道。

您放心,我就是死,也不会对外人说起今日之事!吴队长点了点头发动了汽车。

看着吴队长汽车逐渐远去,爷爷抱着我,低声念叨道:但愿今日的这桩善缘,能在关键时刻救你三叔一命。

这次经历并没有帮我解开青龙山后山那神秘无比的面纱,不过我也知道,这个几千年的难题并非是一朝一夕能够揭晓答案的,而这个中山装的出现,一方面算是应承下了我二十三岁那年的生死劫难,另一方面他打开了我原本迷茫而幼小的心扉——我本身过的极其茫然,我有着不可告人的身世,这个身世让我内心非常的自卑,同样的我心里也藏着血海深仇,虽然爷爷一家都很疼我,但是有些东西并非是别人可以代替,比如说母爱。

还有他人看我时候那厌恶的表情,这些东西都让年幼的我不知所措。

我跟中山装接触的并不多,可是他的自信和强大毫无疑问的深深感染了我,我回头看到的那一幕青龙环身无数次出现在了我的梦里让我内心无比的激荡沸腾。

在青龙山上,他面对的是高大于他数倍的巨大鬼脸。

我要面对的,则是让我压的喘不过气的心魔。

只有做到他那样强大,才能淡定从容无所畏惧。

所以我决定,在课余的时间跟着爷爷学习玄学方面的知识,爷爷自然也乐意教我,他说现在打好基础免得以后中山装来带我走的时候一问三不知,至于中山装的身份我跟我爷爷也探讨过,爷爷也不能拿定主意,只是他说那个人年纪轻轻那么厉害肯定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师门传承,而看军区首长跟他的关系,似乎他也有很深的官方背景,很有可能是来自于某个神秘的机构,爷爷当时没有明说,后来我才知道这个神秘的机构,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龙组。

玄学分为山医命相卜,看似分为五支,实则万法同源,根源都是来自于阴阳五行的大道理论,传说皇帝当时得九天玄女相助,传授天书破蚩尤的妖术,皇帝平息内乱之后,命仓颉造字,将九天玄女所传授的天书内各种秘术记载了下来,这本书就叫做《金篆玉函》,这本《金篆玉函》乃是玄学的根源,在五千年历史的流传当中,后有很多玄学门派能人典籍传世,比如说《梅花易数》《纳甲断易》《六壬神课》,还有大家非常熟悉的《太乙神数》《奇门遁甲》等等。

爷爷的那本泛黄古书,其中山医命相卜皆有涉猎,而爷爷平日里在地摊上淘回来的书籍也是五花八门种类繁多,但是正如爷爷所说,这些东西都是入门类的书籍,就算是把他所有的书全部吃透怕是也难以在玄学一途上登堂入室,不过做为基础倒也绰绰有余。

我每天除了上学写作业之外,大多时间都泡在房间里读爷爷的书钻研玄学之道,毕竟我就算是出去玩也没有小伙伴们愿意跟我玩。

中山装后来来过一次信,他没有提及昆仑的情况,信里只有一行字:任它风雨飘摇,任它跌宕起伏,任它群魔乱舞,我自岿然不动,我自心若磐石。

看完中山装的这行字,我瞬间泪泪满面。

谁能理解一个孩子被所有的人认为是该死的孽障?

谁又能理解在学校被所有的人孤立被同学们无尽嘲笑的场景?

我也想有几个朋友,可以在课余的时间里去跟同学朋友玩耍,可是谁肯陪一个山鬼的孩子玩呢?

我醉心于爷爷玄学的书籍,一放学就把自己关在爷爷的房间里,别人可能以为我是爱好,可是我不把自己关在这里我又能去哪里呢?

爷爷是很疼爱我,可是有些东西是别人无法去替代的,看着别的孩子有父母疼爱,我又有多少次去跪在我娘的坟前痛哭叫着我从来没有喊过的妈?

中山装的这行字,恰恰说到了我心里最为脆弱最无助的地方,这个算起来只能算是一面之缘的中山装无疑再次的给我指明了方向。

让我在如此的困境中怎么样坚持自己的心态。

岿然不动,心若磐石!

我把中山装的这封信贴身收好,之后在我床头的墙上写下了一行字:

浮世万千于我如历练,如是我闻,终要成佛。

第6章 瞎子钓鱼

在中山装来之前,?我只当爷爷口中的那个老瞎子是一个普通的阴阳先生,随着我对阴阳堪舆之术的了解,我越发的感觉到那个老瞎子绝非是常人,?甚至有可能,?那个给爷爷留下一杆铜烟枪的老瞎子就是中山装口中那个半疯半魔半神仙的江南刘瞎子。

在有一天,爷爷再次擦拭那杆他视若珍宝的铜烟枪的时候,我拿这个问题问了爷爷。

爷爷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点上了烟枪,第一次详细的对我说起了他跟老瞎子的故事。

爷爷的父母按照我们本地的叫法应该是太爷和太奶,这个各地叫法都有所不同,不用深究,在爷爷八岁的时候,太奶得了咳嗽病,太爷在去县城给太奶抓药的时候被人抓了壮丁从此下落不明,家里的顶梁柱这就算是塌了,?太奶本就疾病缠身,太爷的离去让她悲痛欲绝,病情那叫一个急转直下,临终前把我爷爷过继给了娘家的一个本家弟兄,爷爷管那个人叫七舅老爷。

?七舅老爷是条老光棍,本想养着爷爷继承香火,一开始也待爷爷是视为己出,?可是两年之后,七舅老爷从外地捡了一个傻媳妇儿回来。

别看七舅老爷已经年逾不惑却生的老当益壮,两年之后那傻子竟给七舅老爷生下一个大胖小子,?有了亲儿子,?这个捡来的儿子自然就是土坷垃了,爷爷那时候小,干活也没个斤巴子力气,就是一个张嘴要粮食的赔钱货,?七舅老爷一气之下就把爷爷赶出了家门,?爷爷也是命硬,?硬是在方圆几个村子靠着吃百家饭当小乞丐活了下来。

这一晃就是十年过去了,十年后,?十里铺来了一场历时三年的大旱,庄家是颗粒无收,?在加上当时外面是战火纷纷,?村子里的人饿死了大半,年轻力壮的都出去逃命去了,?留下老的小的在村子里等死,?爷爷从小乞讨为生身子骨就弱,甚至连逃命的力气都没有,?所以只能留在十里铺等死,也就是这一天,?村子里来了一个老瞎子,?那老瞎子一看就是要饭的,?在老瞎子的背后还背着一个用黑布包着的东西,?那东西看起来挺大,几乎跟老瞎子差不多长短,当时爷爷好不容易扣了点树皮正在干啃,?看这个老瞎子也怪可怜的,?出于好心就递给老瞎子一半,?那老瞎子放鼻子下面嗅了嗅似乎非常嫌弃又把树皮还给了爷爷。

你这老头是真不知道好歹,十里铺已经大旱了三年,?就这块树皮还是我从一帮子人手里抢来的,你不稀罕要我还不想给呢,?等进了村子,?你怕是连树皮都要不来半块。

?爷爷抓着树皮说道。

你们这村子还有管事的没??老瞎子问道。

没了,早都逃命去了,?现在留下来的,?都是逃都逃不动的。

?爷爷道。

老瞎子对着村子的方向掐算了一番,道:村东头是不是有一口古井?

还真有,?那口井是老祖宗留下来的,村里人都说那口井压根儿没干过,?这不大旱了三年,?前两年全靠那口井给顶着,?结果这第三年旱的实在是太狠,?那口井都干了,大家伙一看这才绝了希望逃命去了。

?爷爷说道。

带我去那口井看看。

?老瞎子说道。

我才不去咧,啃了这块树皮,?我要是不动能顶半天,?这要是让我走到村东头我指定又要饿的双眼发昏。

?爷爷往地上一躺道。

老瞎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窝窝头递给了爷爷道:你要是带我去了,?这块窝窝头便是你的了,?不比你吃的这半块树皮顶饿?

爷爷一看到这窝窝头眼睛都直了,?立马带着这个老瞎子去了村东头的古井,?到了那边之后老瞎子也信守承诺把那个窝窝头给了爷爷,?爷爷从小吃百家饭长大那察言观色的水平自然不在话下,他一下子就感觉出了这个老瞎子的不凡之处,?别看这个老瞎子穿的破破烂烂的像个老乞丐,?能出手就是一个个窝窝头在那个年代可绝对是大手笔。

爷爷就问老瞎子道:你是个先生??早些年村里人倒是也请了不少祈雨的法师回来,那些法师可是看起来比你厉害多了,?结果钱财没少折腾,?雨就是没下来,?那些法师说了,村里的人得罪了龙王爷,?要受八年的大旱,?我劝你还是别费力气了。

我不是法师,?法师哪有瞎了眼的,?小伙子,?我就是今晚在这借宿一晚,?你快去找个地方躺着吧,?尽量少说话,?说话也费力气。

?老瞎子道。

爷爷表面上答应要走,?却躲在远处看着这个老瞎子,?直觉告诉他这个老瞎子绝对不简单,那老瞎子把背后背的东西放在地上,?又摸着去折断了一根枯死的小树,?回去之后在那树枝的梢子上绑了一根红绸绳,?红绸绳的另一端绑着一个诺大的鱼钩。

爷爷以前饿的没法的时候也在河里钓过鱼,?一看这老瞎子的弄的就是钓鱼的阵仗,?他就寻思这老瞎子莫不是脑袋有什么问题???

村子里旱的一滴水都没有了,?整一套钓鱼的家伙事去哪里钓呢???他干脆闭上眼睛闭目养神起来,?等到后半夜的时候爷爷渴醒了,?想爬起来找露水去喝,?他下意识的往那老瞎子的方向看了一眼。

却看到那老瞎子正手拿着那根枯树枝,?那红绸绳连着的钩子放在那古井里,?看这架势仿若是在那古井里面钓鱼一样。

有毛病,?井都旱干了,?还在里面钓鱼!爷爷爬起来自顾自的说道,?说完他就去找露水,?转了一圈之后回来那老瞎子还是那个姿势在钓鱼。

爷爷左右也睡不着,?就借着月光瞪着眼睛往那老瞎子的方向看去,全当看傻子在做傻事了,?就在爷爷看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那老瞎子抓着的树枝来了一个大弯弓,?似乎井里面真的有什么东西咬钩了一样!

这一下就把爷爷给吓清醒了,?爷爷瞪着眼睛看着那老瞎子抓着树枝一甩,?这一甩,爷爷看到在那钩子上,?竟然勾着一条大蛇!?那大蛇有七八尺那么长,?那鱼钩正好勾着那大蛇的嘴巴,?那么大的一条蛇竟然被老瞎子一下子甩到了地上。

那大蛇巨大无比,?在地上盘旋了一下扯断了那根红绸,?蛇嘴巴上还勾着那个鱼钩,?那大蛇昂起头要比老瞎子高大的多,?它吐着长长的芯子死死的盯着老瞎子,?爷爷不禁为那老瞎子捏了一把汗,?而那老瞎子却丝毫不怕,?而那大蛇在盯着老瞎子看了一会儿之后,没有进攻那老瞎子,而是转了一下头一溜烟的钻进荒草里不见了踪迹。

所谓见蛇不打七分罪,爷爷一看这大蛇跑了,心里替这个老瞎子感觉委屈,下意识的叫道:它跑了,?快去追啊!

老瞎子听到爷爷的声音,?对爷爷招了招手道:是你这个小伙子,?既然看到了就过来吧。

爷爷见识到了老瞎子的手段,?赶紧走到老瞎子的身边道:老先生您真是厉害,?我在这村子里住了十年,?从来没听说过这井里还有这么一条大蛇!

老瞎子笑了笑对爷爷道:你去井边看看。

爷爷走到井边,?在看到井里场景的时候,?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一口干枯的井里,?此时竟然是一泓清泉!?爷爷趴在井里就牛饮了一通,?喝饱之后他回头对老瞎子说道:老神仙,?今天是我多有得罪,?不该收您的窝窝头!?可是我也实在是没东西还给您!

不用,?你能把那救命的半块树皮赠我,?我给你的那块窝窝头又算的了什么?还有小伙子,这条不是蛇,这叫望月鳝,每逢圆月它便会探出头来望月,因此得名,普通的鳝鱼乃是圆头,这条鳝鱼头呈三角之势,额头上还有两个隆起,似蛇似鳝,普通鳝鱼能吃,望月鳝却绝吃不得,它又名化骨龙,人若是吃了便会化为一滩脓水,?堵住了井水的泉眼这才导致古井干涸,?如今这望月鳝已经被我钓了出来,?这口古井便会恢复往日生机,?本地百姓也不至于渴死。

?老瞎子道。

可是就算井里有水,?这三年大旱滴雨不落,?井里虽然有水喝,?地里却也种不了庄稼,?靠着井水灌溉庄稼那是杯水车薪,?老先生既然是神仙下凡,?何不给本地百姓祈雨呢??爷爷道。

这个我自有打算,我今双目失明,?今虽能钓出这望月鳝,?它虽不敢攻我,?我却也奈何它不得,?我走之后,?这望月鳝定然会重回古井,?那时还是生灵涂炭,?这样,?小子你过来,?明日子时,?你依我言。

?老瞎子把爷爷叫到身边耳语了一番。

第二天村子里的人发现了古井中有了水,?纷纷跪拜叫着祖宗显灵了,?爷爷有心告诉他们这件事跟祖宗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要谢应该谢这个老瞎子,?不过老瞎子早就对他说过这件事不想让外人知道,?爷爷这才作罢。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等到晚上子时的时候,?爷爷按照老瞎子的吩咐找了一个碗,碗里装了半碗古井里的水,?之后手端着碗朝着昨晚那条望月鳝走的方向走去。

走路要稳,那碗中的水万万不可撒出来。

爷爷一边走一边嘴巴里轻声念叨:日出东方一点红,?水半碗中化成龙。

爷爷就这么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忽然看到前面的树上挂着两盏黄色的大灯笼,那大灯笼似乎感觉到了爷爷的到来,?在空中猛然的一窜朝着爷爷冲来,?一股子腥膻的气息也是铺面而来,?下一瞬,?一条大蛇已经在爷爷面前昂首而立,?那两盏黄色的大灯笼正是那大蛇的两个眼珠子,?大蛇的嘴巴里还挂着昨晚的鱼钩,?鱼钩的钩柄处仍旧系着半截红缨绳,?大蛇立在爷爷身前,?两个硕大的眼珠子就那么死死的盯着爷爷。

老瞎子交代过,?爷爷端着半碗水口中念词一路走去,?遇到大蛇也不要惊恐害怕,?饶是如此这样一条大蛇立在爷爷身前的时候,?那猩红的蛇芯子离爷爷不过一步之遥,?爷爷依旧吓的浑身颤抖。

按照老瞎子的说法,?大蛇拦路,?爷爷若是转身就逃,?定然会命丧蛇口,?但是如果爷爷不跑,反而与这大蛇对视,?大蛇就不会伤害爷爷,?所以这时候爷爷虽然害怕,?却也只能咬牙坚持,?他抬起头强忍着恐惧与这大蛇对视。

过了一会儿,?那大蛇看着爷爷忽然口吐人言问道:你看我是像人还是像神?

龙抬棺

龙抬棺

作者:三两二钱状态:已完结

龙抬棺林八千林更臣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林八千林更臣的小说名字叫做《龙抬棺》,这本书是由作者三两二钱倾心打造的悬疑灵异小说,龙抬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龙抬棺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