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05-22 16:44:22作者:阿锦

锦瑟无端思华年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阿锦原创小说锦瑟无端思华年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锦瑟无端思华年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锦瑟无端思华年免费阅读:翟家少帅。性格难以捉摸,战场上杀伐果断,一掷生死,私下里却喜欢流连夜场,对女人一掷千金。传闻中,但凡是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求他,只要他能做得到,便一定会答应。段锦瑟素来被称作美人,此时却心虚了,因为他们之间的牵绊从多年前就已经开始

《锦瑟无端思华年》段锦瑟翟年华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锦瑟无端思华年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甘愿

  中西结合的书房里,紫檀木长方书桌前。

  穿着堇色旗袍的段锦瑟站着,纤细的手指攥紧,柔弱的巴掌小脸上,带着和她气质不符的倔强。

  粉嫩的嘴唇微动,怯弱的声音响起:“求你,帮我保住我爷爷的墓园。”

  皮质沙发椅上,端坐着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手指随意交叉着,转了转碧玺扳指,脸上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打量着段锦瑟。

  他的五官深邃而精致,尤其是眼睛,深褐色的眼仁似乎永远都冷冷的笑着,让人感觉十分的疏离,宛若高高在上的神邸,漠视一切。

  这是,翟年华。

  翟家少帅。

  性格难以捉摸,战场上杀伐果断,一掷生死,私下里却喜欢流连夜场,对女人一掷千金。

  传闻中,但凡是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求他,只要他能做得到,便一定会答应。

  段锦瑟素来被称作美人,此时却心虚了。

  翟年华久久开口,空洞虚无充满磁性的声音在空荡荡的书房里响起。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帮你?”

  段锦瑟咬了咬微厚娇嗔的红唇,黑琉璃的眼眸转了转,回道:“因、因为我们有婚约在身,帮我,就等于帮你。”

  “哦?我倒是不记得我还有个婚约。”

  翟年华勾起桌上的红酒杯晃了晃,捏着抿了一口,随意而优雅。

  这个男人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模一样,丝毫不近人情。

  他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下,从怀中掏出金色腕表看了一眼,遂而站起身来,牵了牵西服袖口:“时间到了,我还有事,你请便!”

  段锦瑟心下焦急,连忙喊道:“等一下!如果,你愿意帮我,那我、我可以做你的……禁脔!”

  翟年华脚步顿下,浓眉拧了拧,踱步转身回头。

  段锦瑟堇色旗袍已经落下,只剩蕾丝粉色里衣,身材羸弱,肌肤透白如玉。

  她的手搭上了他的肩膀,因为紧张有些颤抖,唇靠近他的耳边,轻轻呵了一口气:“我愿意好好的伺候你,只要你帮我。”

  翟年华对她这番大胆的举动,微微诧异,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女人都这般的开放?或者说浪荡么!

  翟年华的眼底沉上一层阴云,段锦瑟却并没有发现,继续着她诱人的举动。

  她抿着呼吸,小脸涨红沁血,手僵硬着解开他的衬衫纽扣,抚上他的胸膛,一路向下……

  翟年华眼中阴霾更甚,猛地握住她的手,拽入怀中,抵在墙上,堵住那张樱果儿似的粉唇。

  段锦瑟睁大着眼睛,如同小鹿乱撞,看着那张放大的俊脸,完全忘了要做什么。

  翟年华钳制住她挣扎的双臂,举至头顶,吻更加的凶猛。

  段锦瑟忍不住低声咛了一声:“恩~”

  “嘶”

  蕾丝花纹的粉色里衣应声而裂。

  段锦瑟的腿被架在了翟年华的腰上,吓得闭上了眼睛。

  却久久没有感受到接下来的动作。

  蓦地,睁开眼。

  翟年华眼底笑意更浓,带着讽刺,遏制住她的下巴。

  “看你身体的反应,湿了吧?”

  “这样的女人,还想爬上我的床?我怕是脏的!”

 

第2章你帮我,我解除婚约

  翟年华的手松开,段锦瑟跌落在地。

  黑色西装外套扔在了她的身上,她抬起头,一双深邃的眼眸里,满是疏离和嘲笑,仿佛要把她践踏到地底。

  他是故意的。

  故意要羞辱她。

  强烈的屈辱感涌上心头,泪珠儿啪嗒啪嗒的掉落下来,砸进地毯里。

  翟年华没有理睬,肃然转身离开。

  换好了衣服。

  段锦瑟决定继续等着,然而翟少帅府的管家却将她赶了出去。

  无奈,她只好站在翟年华的少帅府外。

  四月的天,前一刻还阳光正好,下一刻便还是细雨蒙蒙。

  段锦瑟站在雨里瑟瑟发抖,目光一直盯着路口。

  这一等,便等到天色渐黑,打更的人敲了三下。

  她的腿酸涩打颤,翟年华才端坐在一辆纯黑色的汽车里,款款驶来。

  段锦瑟身形晃了晃,张开双臂,拦在了车前。

  翟年华打了一个响指,车子停下。

  段锦瑟有些昏昏沉沉,嘴唇泡的发白,神态却依旧倔强。

  “你帮我,我解除婚约。”

  翟年华没想到段锦瑟竟这么执着,觉得事情似乎变得好玩了起来,薄唇勾勒。

  “好,明天晚上百乐门找我。”

  车子继续往前开去,段锦瑟匆忙让开,水溅了她一身,险些跌倒。

  不过,事情总算有些希望了。

  在诊所照顾了父亲一天。

  到了约定时间,段锦瑟赶往百乐门。

  百乐门正是翟家投资七十万两白银,购静安寺地营建ParamountHall,并以谐音取名“百乐门”。

  如今提起蒲州,怕是没有一个人不知道百乐门的,传说中的金窝窝,每当夜幕降临,便是歌舞升平、纸醉金迷的时候。

  段锦瑟一直在国外留学,家中出了事情才刚归来,所以说她也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

  黄包车在百乐门的路边停下。

  饶是见过不少世面的段锦瑟,也被这里的豪华震惊了!

  段锦瑟今天穿着一件粉色洋装,特意烫了头发盘了起来,露出精致雪白的脖颈,坠着一条珍珠项链,气质不俗。

  但是走进百乐门里面一看,发现自己这一身打扮实在是不够起眼。

  那些舞女、歌女们,一个个穿的姹紫嫣红,修长的大腿纤细的胳膊露出来,妖娆华丽。

  段锦瑟心里咯噔一下,不知道今天自己的这身打扮翟年华会不会喜欢。

  直上三楼。

  来到翟年华的专属房间。

  据说,因为翟年华有洁癖,所以找女人的时候,从来都不会在自己的府中。

  站在楠木门前,段锦瑟鼓了一口气,敲了门,充满磁性、慵懒的声音自里间传来。

  “进来。”

  推开门。

  翟年华侧身穿着一件敞口睡袍躺着,单腿撑起,手托着头,闭目养神。

  健硕的胸口半露出来,肌肉线条分明,上面分布着一条条细细密密的伤疤,可窥见其金戈铁马的日子。

  “站着做什么?你不是要献身么?”

  翟年华的眼睛没有睁开,凉薄的嘴唇动了动,矜贵优雅。

  段锦瑟一怔,慌忙的走过去。

  站在了翟年华的面前,她默默的安慰自己,反正他们本来就是有婚约的,她迟早都是他的人。

 

第3章我是他的未婚夫!

  想到这里,她鼓足勇气伸手探进他的睡衣里,整个人贴了上去。

  红唇附上,小舌滑入,软软绵绵,轻轻地舔舐撩拨着。

  淡然的翟年华,小腹缓缓升起一丝热气,他竟不知段锦瑟的技术这么好。

  这只小野猫儿!究竟和多少男人偷过腥?

  翟年华脸色阴沉,热气渐盛,猛地一下按住了段锦瑟的肩膀,翻身而上,深邃的眼睛睁开,隐隐升起的怒气,如同一个黑洞要将段锦瑟吸入。

  “女人,你在玩火!”

  如火的唇落下,段锦瑟瞬间觉得呼吸困难,所有的氧气都要被剥夺一般,大掌一下握住了她的柔软,霸道的揉捏着。

  眼看着,段锦瑟就要被吃干抹净。

  门“哐当”一声被推开。

  床上的两人被打搅,一同侧目朝着门口看去。

  项彧南闯了进来,看见面前的场景,有一瞬间的眩晕,喊了一声:“锦瑟?”

  段锦瑟此时衣衫不整,整个脸涨红着,见到来人,慌忙的将衣服拉扯好,从床上跳下来。

  翟年华目色沉着,非常不悦。

  “你是谁?”

  “我是他的未婚夫!”

  此话一出,段锦瑟吓得差点跌倒,慌忙朝着翟年华看去。

  果然,翟年华的眼眸阴沉的可怕,周围的空气仿若冰冻凝结。

  她慌忙的朝着项彧南摆手:“彧南你乱说什么,我不是已经拒绝你了么!”

  “你说你回国来将亲事处理好,便会好好考虑我们两人的事情的。”项彧南却看不懂段锦瑟的脸色般,继续轴着。

  段锦瑟感觉到翟年华的气场越来越可怕,额头冷汗细细密密的冒出来,小脸涨的通红,声音都陡然提高了:“你快走,我后面再跟你解释。”

  项彧南非但没有走,还上前作势要去拉走段锦瑟:“不!我不会走的!我已经听说了,你家里出了事情,但是你也不能因为这个就做出这种事情来!”

  “我不会看着你走上绝路的,我也可以帮你的!”

  段锦瑟连忙退了一步,知道以项彧南的性子,她再怎么说,他也是不会相信的,但是他要是再不走,她真担心翟年华会一枪崩了他。

  心下一计策,段锦瑟开口道:“彧南,你真的想错了。”

  “之前我是答应过你,回国后退掉亲事,我便会考虑我们的事情。”

  “可是,当我第一眼看见翟年华的时候,我就被他不凡的气质所吸引,深深的爱上了他,所以我们的事情还是算了吧,你赶紧走吧!”

  段锦瑟违心的说着,她不敢去看翟年华,她怕被翟年华掐死。

  项彧南身子晃了晃,不敢置信的看着段锦瑟,“你、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段锦瑟还没有开口,翟年华站起身来,一米八五的身高笔直的立在那里,如同一株苍松,居高临下的蔑视着项彧南。

  项彧南一张混血脸,涨的通红,咬着牙:“我要和你公平竞争!”

  “公平竞争?你莫不是把这里当成了欧洲。这里是我的地盘,你没有资格!”

  翟年华缓缓的开口,不紧不慢之间,却散发出强大的气场。

  眼看着两军对垒,剑拔弩张。

  段锦瑟上前,一把将项彧南推了出去,“你赶紧走吧,我已经是他的女人了!”

  门咣当一声被关上。

  项彧南看着房门,耳边嗡嗡着段锦瑟的话,即便他受西洋思想,再开化骨子里却依旧是华人,怎么可能容忍自己爱慕的女人承欢别人膝下。

  一拳砸在了墙上,愤恨离去。

  段锦瑟嘘了一口气,转过身来,猝不及防一下子撞上一堵人墙,鼻子一阵发酸,眼泪咻的一下,就从杏眼里落了下来。

 

第4章一室旖旎

  抬头看着人高马大的翟年华,段锦瑟捂着鼻子嘟囔着:“你怎么走路没……”

  声音渐低,段锦瑟朝后退了一步。

  翟年华一把握住她的皓腕,头低了下来,鹰隼般的目光盯在她的面前:“你刚才说,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段锦瑟水汪汪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默默的咽了口气,“我是说……恩……”

  “啊!”

  段锦瑟被翟年华打横抱起,丢进里间双人浴缸里,水瞬间没过了头顶,呛了一口。

  好不容易挣扎着起来……

  翟年华的浴袍丢在一边,精致的躯体彻底赤果果的露在她的面前,浑厚性感的声音响起。

  “伺候我!”

  翟年华将她从水中拎起来,把她的手按在了自己的敏感部位。

  燥热蹭的一下上来,段锦瑟浑身红个通透,手握住了坚硬,整个石化。

  “你究竟还要不要我帮!”低沉的语气里透着不耐烦。

  段锦瑟反应过来,连忙点头:“帮、帮!”

  只是……第一次接触男人身体的段锦瑟,并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只能僵硬的抚摸着,力道忽大忽小。

  翟年华的火气,愈发旺盛!

  这个女人,果然和小时候一样,轻易挑起他的怒火,真的不是故意的么?

  段锦瑟还在忐忑着究竟该怎么帮翟年华用手……并没有注意到周围的气氛已经变了。

  翟年华一把将她按进了水里,欺身压了上去,大掌一动,本就松松散散在身上的洋裙,应声破碎。

  就着温热的水。

  翟年华一个挺身。

  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那里竟然紧致的难以想象,似乎初入的时候,还有了一层阻碍。

  段锦瑟“啊”一声,疼的眼泪彪了出来,感觉身体被贯穿,手指本能的嵌进了他的后背。

  翟年华心情莫名的好了些,动作稍稍放缓。

  一进一出之间,段锦瑟被折腾的像是散了架的木偶,最后只能软绵无力的挂在翟年华的身上。

  折腾半宿。

  段锦瑟总算是悠悠转醒,睁开眼。

  翟年华正坐在一边的沙发里,手里捏着一根雪茄,烟雾缭绕将他的脸遮挡的朦朦胧胧,灯火昏黄之前,愈发俊朗深沉。

  段锦瑟有片刻的失神,这个男人是真的完美的不像话啊。

  咬着牙,撑着身子侧了起来,段锦瑟朝着翟年华开口:“现在,你该履行你的承诺了吧?”

  “你是指……什么?”翟年华弹了弹烟蒂抬眸问道。

  看着翟年华一脸淡然的模样,段锦瑟心里冒起火气,这是什么意思?不打算认账?

  “你!”段锦瑟噤言,生生的将火气压了下去:“你不是说要我服侍你,就帮我么?”

  翟年华将烟蒂掐进白玉盘制的烟灰缸里,站起身来,俯身看着她:“你也说了,我是说‘服侍’,你‘服侍’我了么?”

  段锦瑟的小脸低着,红彤彤的好像六月天的晚霞,要说服侍还真没有,从头到尾……她似乎都像是一条死鱼。

  不!

  一条垂死挣扎的死鱼,拼命的甩着尾巴,她记得没错的话,她应该还弄伤了他……

  但是,话不能这么说,到底她的贞洁都给他了,他就该认账,段锦瑟攥着手指,强行骨气勇气:“不行,反正我都已经和你那个了,你就得认账?”

  “看着你这么有精神,莫不是我还不够用力?”

  翟年华的眼睛微眯,朝着她一步步靠近。

  段锦瑟感觉到危险来临,一步步后退,抵至床边退无可退,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男人伟岸的身躯再次压了上来。

  又是一室旖旎。

  凌晨初亮十分,翟年华醒来,手朝着右边一勾,却勾了个空。

  睁开眼,右边被窝已空,段锦瑟已经不知去向……

 

第5章翟少帅的女人

  翟年华一个鲤鱼打挺快速的坐起来,举起右手一看。

  本一直戴在拇指上的碧玺扳指已经不见,只剩下常年佩戴的痕迹。

  这个该死的女人!

  竟然大胆偷他的东西。

  蒲州西山陵园。

  这里已经安葬了段家上下五代人了,从前朝伊始便是段家的私家陵园。

  段锦瑟的败家子哥哥,将段家家产赌了个干净,竟然连最后这里都给抵了出去,父亲也因此一气病倒。

  整个段家也就只有她能出来阻止这件事情发生了。

  她手里紧紧握着翟年华的扳指,快步朝着山腰上跑去。

  三五个人居然已经开始在掘坟,土都已经挖了半丈高,眼看着就要看见棺材。

  段锦瑟心里梗的难受,厉声呵斥着:“谁允许你们动这里的,给我停下!”

  挖掘的工人抬起头看了段锦瑟一眼,见是段家的落魄千金,继续埋头苦干。

  段锦瑟跑了过去展开双臂,挡在坟前:“住手!我让你们住手!”

  “段小姐,这里已经是我们裴家的了,你凭什么让他们住手?”人群之中,一个穿着马靴马甲的男人走了出来。

  只见他吊眉长眼,宽膀窄腰,看上去就很老练。

  段锦瑟眯着眼睛,脑海中有些许记忆,裴家的二少爷,专门设立赌坊,干这种坑蒙拐骗的勾当,她哥哥就是被他带到了沟里,赔了万贯家财。

  “你看这是什么?”段锦瑟将手中的扳指拿了出来,高高举起。

  裴仟惑看过去,先是诧异了一下,眼眸之中一闪而过的恐惧,在场的其他人亦是。

  “翟少帅碧玺扳指,如同亲临,你们还不停下,不怕没有命么?”段锦瑟声音陡然提高,气势凛然。

  裴仟惑顿时笑了起来:“你说这扳指是翟少帅的,谁信?他凭什么给你?你又是他的谁?”

  “我自然是他的女人了!”段锦瑟也不甘示弱,杏眼微眯扬声回着。

  “呵呵……你说……你是什么?翟少帅的女人?”

  裴仟惑仰面笑了起来,朝着其他人看了看,周围的人也跟着哈哈大笑。

  段锦瑟一脸不知所措,窘迫结语道:“你、你笑什么?”

  “我笑什么?只怕你在国外待傻了吧!连翟少帅最讨厌的就是出国留学的女人都不知道,但凡这样的女人他连正眼都不会看的!你还说是他的女人……”裴仟惑笑着笑着,顿时脸色一变,凶光一闪。

  “好了,来人,不要跟她废话,给我挖!”

  段锦瑟倒是真不知道。

  那边三五个人再次一拥而上,锹插进土里,继续哼哧掘着。

  段锦瑟急了,一下扑在坟上,用身体做掩护,阻止他们:“你们疯了,这里是翟少帅的扳指,弄了一粒尘上去,你们都得死!”

  然而,这群人却没有理,不知道哪个胆大的,干脆一脚踩在了段锦瑟的手上,将扳指踩落,陷进泥土里。

  其他人上前去拽段锦瑟试图将她拉开,然而她的手紧紧的扒住墓碑,就是不松手,他们拽不动。

  一个人不耐烦了,便高高的举起铁锹,朝着段锦瑟的后脑勺砸去。

  段锦瑟眼看着铁锹就要砸下来,吓得闭上了眼睛。

  “住手!”

锦瑟无端思华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锦瑟无端思华年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锦瑟无端思华年小说全文

锦瑟无端思华年

锦瑟无端思华年

作者:阿锦状态:已完结

锦瑟无端思华年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阿锦原创小说锦瑟无端思华年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锦瑟无端思华年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锦瑟无端思华年免费阅读:翟家少帅。性格难以捉摸,战场上杀伐果断,一掷生死,私下里却喜欢流连夜场,对女人一掷千金。传闻中,但凡是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求他,只要他能做得到,便一定会答应。段锦瑟素来被称作美人,此时却心虚了,因为他们之间的牵绊从多年前就已经开始

在线阅读